時事脈搏

【印光大師圓寂日】弘一大師介紹印光大師盛德四端:他一生最注重的是⋯⋯

新浪佛學 文:弘一大師 | 2019-11-29
印光大師德相(圖:網上圖片)印光大師德相(圖:網上圖片)

今天農曆十一月初四是印光大師圓寂紀念日,我們轉載弘一大師的文章《略述印光大師之盛德》,以示紀念。

大師為近代之高僧,眾所欽仰。其一生之盛德,非短時間所能敘述。今先略述大師之生平,次略舉盛德四端,僅能於大師種種盛德中,粗陳其少分而已。

一、略述大師之生平

大師為陝西人。幼讀儒書,二十一歲出家,三十三歲居普陀山,歷二十年,人鮮知者。至1911年,師五十二歲時,始有人以師文隱名登入上海《佛學叢報》者。1917年,師五十七歲,乃有人刊其信稿一小冊。至1918年,師五十八歲,即餘出家之年,是年春,乃刊《文鈔》一冊,世遂稍有知師名者。以後續刊《文鈔》二冊,又增為四冊,於是知名者漸眾。有通信問法者,有親至普陀參禮者。1930年,師七十歲,移居蘇州報國寺。此後十年,為弘法最盛之時期。1937年,戰事起,乃移靈巖山,遂興念佛之大道場。1940年十一月初四日生西。生平不求名譽,他人有作文讚揚師德者,輒痛斥之。不貪蓄財物,他人供養錢財者至多,師以印佛書流通,或救濟災難等。一生不畜剃度弟子,而全國僧眾多欽服其教化。一生不任寺中住持、監院等職,而全國寺院多蒙其護法。各處寺房或寺產,有受人佔奪者,師必為盡力設法以保全之。故綜觀師之一生而言,在師自己,決不求名利恭敬,而於實際上,能令一切眾生皆受莫大之利益。


二、略舉盛德之四端

大師盛德至多,今且舉常人之力所能隨學者四端,略說述之。因師之種種盛德,多非吾人所可及,今所舉之四端,皆是至簡至易,無論何人,皆可依此而學也。

甲、習勞

大師一生,最喜自作勞動之事。餘於1924年曾到普陀山,其時師年六十四歲,餘見師一人獨居,事事躬自操作,別無侍者等為之幫助。直至去年,師年八十歲,每日仍自己掃地,拭幾,擦油燈,洗衣服。師既如此習勞,為常人的模範,故見人有懶惰懈怠者,多誡勸之。

乙、惜福

大師一生,於惜福一事最為註意。衣食住等,皆極簡單粗劣,力斥精美。1924年,餘至普陀山,居七日,每日自晨至夕,皆在師房內觀察師一切行為。師每日晨食僅粥一大碗,無菜。師自云:「初至普陀時,晨食有鹹菜,因北方人吃不慣,故改為僅食白粥,已三十餘年矣。」食畢,以舌舐碗,至極淨為止。復以開水注入碗中,滌蕩其餘汁,即以之漱口,旋即嚥下,惟恐輕棄殘餘之飯粒也。至午食時,飯一碗,大眾菜一碗。師食之,飯菜皆盡。先以舌舐碗,又注入開水滌蕩以漱口,與晨食無異。師自行如是,而勸人亦極嚴厲。見有客人食後,碗內剩飯粒者,必大呵曰:「汝有多麼大的福氣?竟如此糟蹋!」此事常常有,餘屢聞及人言之。又有客人以冷茶潑棄痰桶中者,師亦呵誡之。以上且舉飯食而言。其他惜福之事,亦均類此也。

丙、注重因果

大師一生最注重因果,嘗語人云:「因果之法,為救國救民之急務。必令人人皆知現在有如此因,將來即有如此果,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欲挽救世道人心,必須於此入手。」大師無論見何等人,皆以此理痛切言之。

丁、專心念佛

大師雖精通種種佛法,而自行勸人,則專依念佛法門。師之在家弟子,多有曾受高等教育及留學歐美者。而師決不與彼等高談佛法之哲理,惟一一勸其專心念佛。彼弟子輩聞師言者,亦皆一一信受奉行,決不敢輕視念佛法門而妄生疑議。此蓋大師盛德感化有以致之也。

以上所述,因時間短促,未能詳盡,然即此亦可略見大師盛德之一斑。若欲詳知,有上海出版之印光大師永思集,泉州各寺當有存者,可以藉閱。今日所講者止此。(摘自《晚晴老人講演錄》)


轉載自新浪佛學: 
http://fo.sina.com.cn/o/2012-12-13/09124414.shtml

延伸閱讀:
印光法師生前在他閉關的地方,總會貼一個大大的「死」字;南懷瑾先生說過,念佛先應該「念死」。為甚麼他們都勸勉修道的人,要念念不忘「死亡」?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