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脈搏

廣告 Close Ad

吳哥古蹟曾湮沒在森林莽藤中數百年,各國如何致力修復,讓吳哥的微笑長存?

鳳凰網佛教 | 2017-10-13
柬埔寨吳哥的巴戎寺(圖:網上圖片)柬埔寨吳哥的巴戎寺(圖:網上圖片)

柬埔寨吳哥的巴戎寺,數座巨型的四面佛像高聳入雲,每一張臉都微笑著俯瞰四周。無論從哪一個角度看,都流動著深杳無言的微笑,彷彿經過歲月的侵蝕獲得了這傾城傾國的力量,讓你每凝視一次就輕嘆一聲,每離開一步就回望一次。

吳哥古蹟是吳哥時期城市和建築遺跡的總稱,它起源於公元六世紀的真臘王國,消失於公元十五世紀的吳哥王朝,近千年的存在留下了數量驚人的各種寺廟,宮殿,陵墓和城市工程設施,是東南亞古代文明的代表,也是世界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因而於1992年成為世界遺產。但它曾經湮沒在無盡的森林莽藤中數百年,被重新發現時是廢棄已久的蒼涼,坍塌,崩裂,散失的建築顯示著它所遭受的徹底的損毀。從一塊塊石料堆砌成宏大壯觀的建築,需要經過多少的不捨晝夜?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同時將它列入「瀕危世界遺產名錄」,並希望動員全世界的力量來保護它。

吳哥的古蹟,也就是現在列入世界遺產名錄的寺廟,大部分是由石塊或石質構件搭建起來的,有的寺廟保存較為完整,佈局和大部分建築的結構主體基本完好,建築原有的空間也基本維持。也有如巴戎寺,塔布隆寺,週薩神廟等僅存寺廟的格局,大半建築結構坍塌或者傾倒,但建築構件保存較多。當然還有一些古蹟倒塌後構件也大多散失,幾成殘垣斷壁的廢墟。雖然人類深藏在廢墟之上憑弔歷史的格調與情懷,但吳哥的古蹟畢竟還是需要經過基本的修復和維修,進一步重現出古代建築的特點,甚至進行必要的考古,搞清楚當年的輪廓和佈局。

可以說,吳哥是世界遺產保護修復的一塊試驗田。自1993年起,三十個國家陸續參與到了吳哥窟的修復工作中。比如日本修復了吳哥寺的北藏經閣,法國人修復了癩王台和巴方寺,印度負責修復了塔布隆寺,意大利修復了比粒寺,德國修復了吳哥寺的雕刻,美國人修復了聖劍寺和塔遜寺,瑞士人修復了女王宮,中國負責修復了週薩神廟和茶膠寺,還有位於柬埔寨與泰國邊界的柏威夏寺⋯⋯ 遊人今天去參觀,可以看到無處不在的腳手架,看到不同國家的修復理念在已修復建築上的存在。

不能不提的是法國的貢獻。吳哥是由一位叫作亨利•穆奧的法國博物學家發現的。中國元朝時的使者週達觀曾居住吳哥長達一年,寫下了8,500字的《真臘風土記》。這位法國博物學家相信這本書的記載是真實的,便來到柬埔寨的叢林中尋找這失落的王國。穿行五十多天,在幾乎絕望時找到了書本記載的古王朝的遺址。法國對吳哥古蹟的保護修復工作從十九世紀末就開始了,現在人們經常提到的是法國從1960年開始幫助柬埔寨修復的巴方寺。當時考古學家認為巴方寺結構不穩,於是將古寺拆散,將三十萬塊石頭編上號以方便重建。然而維修工作開始不久柬埔寨就爆發了內戰,1975年柬埔寨紅色高棉政權上台後,趕走了法國專家,屠殺了幫助法國人修復古蹟的柬埔寨人。更為遺憾的是,當年這些石頭編號的書面資料在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初柬埔寨恢復秩序後也找不到了,所有石頭的編號都失去意義。法國的建築師甚至開發軟件來幫助辨識這些石塊,做著世界​​上最複雜的拼圖遊戲。經過十五年時間,法國遠東學院的建築師們基本復原了巴方寺的三十萬塊石塊,大致完成了這個難言其繁的拼圖遊戲。儘管經過了細緻的拼對,一些重要構件仍然不能找到。現在我們可以看到,很多地方因為找不到原來的石頭只好用新的石頭代替,因此也就有很多石頭因為找不到它原有的位置而被遺棄在一邊。在補配新的構件時,也有不同方式的探索,一種是參照相同的構件的形式進行一些必要的雕刻,雕刻要求盡量體現原樣,但由於新補配的石料色澤明顯不同於老料,其可區別性是明顯的,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區別會縮小;另一種是保留素面,不飾雕琢。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巴方寺的引道,長約200米,彷彿是引領著人們進入另一個世界。走出巴方寺回望時可以看到一個約長七十米高九米的臥佛,它的拼接工作依然沒有完成,因而臥佛的微笑並不明顯。

塔布隆寺目前是遊人的最愛之一。據說二十年前這裏還是荒蕪寂然,如今,每天至少有6,000多位遊客前來參觀。印度負責這個寺廟的修復工作。很顯然他們在修復工作中尤其注意保持廟宇目前的「自然狀態」,我們現在所看到的除了必要的支持之外,樹木依然在生機勃勃地擴展自己的領地,甚至分不清是先有寺廟還是先有茂密的叢林,有人拿過去的照片對比,認為這裏的狀態更接近吳哥窟在十九世紀被發現時所展現的樣子。

從保護世界文化遺產真實性和完整性的目的出發,文物的修復自然應該堅持最小干預和可逆性兩個重要原則。最小干預就是盡最大限度不對文物本體動手,對於石刻構件應盡可能不對材料本身進行直接干預,將現代人的手段降到最低限;而可逆性原則要求在採取保護措施時不會因措施本身傷及文物本體,並且今後若有需要撤除或修改時方便回溯。不過印度保持「自然狀態」的做法,也會有各種隱患。雖然現在樹與塔暫時互相依附,看似達成了一種平衡,但樹木會生長,它的力量是強大的,廟宇的空間終究會被擠壓而最終導致坍塌。

區別於其他國家,日本一直著眼於吳哥古蹟的整體研究,長期監測吳哥地區地質,水文,氣候,森林,旅遊的多項數據。在導致吳哥地基沉降的地下水和導致石材老化的氣候因素變化的監測上,他們積累了大量的資料。而且隨著旅遊業的發展,暹粒城市用水急劇增加,大量抽取地下水已經成為危害吳哥古蹟的突出因素。日本的工作為計算與古蹟承載能力相匹配的城市人口以及遊客數量提供了重要參考,他們已經提出修復吳哥地區水利系統遺存,使其恢復原有功能的建議,這樣不但可以與現有地域景觀一起組成吳哥古蹟的重要環境背景;並且可以真正地恢復其實用的功能。當然日本的修復工程更是嚴格,堅持探究原建築所採用的原工藝,原技術,他們的修復措施普遍具有可逆性和可識別性。

隨著在吳哥進行的考古工作的順利開展,人們對於吳哥的認識也在不斷豐富,需要修復的範圍也越來越大,保護工作似乎遙遙無期。有時你會很絕望地想,今人對於它的任何修復也許只是徒勞,我們不過是在與時間比賽,與自然妥協,看一看如何能讓那些彌散在空中的微笑成為更久遠的存在。


轉載自鳳凰網佛教:
http://fo.ifeng.com/a/20171013/44713978_0.shtml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