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脈搏

廣告 Close Ad

她大學畢業後成為毗盧寺壁畫守護人,20年來初心不改。「可能冥冥中自有定數吧,是毗盧寺將我呼喚過去的⋯⋯」

梵華網 | 2018-12-04
武育紅(左一)做壁畫講解(圖:梵華網)武育紅(左一)做壁畫講解(圖:梵華網)

如果你從北京名校畢業,面前有一個三線城市郊區的工作,工資特別少,你願意嗎?

如果這份工作大部分時間要自己一個人完成,「孤獨」是常態,你願意嗎?

如果讓你連續二十年都在這個單位工作,把青春都奉獻在這裏,你願意嗎?

1997年,有一名剛剛從中國傳媒大學畢業的年輕姑娘,毅然決然對這份工作說:「我願意」。

歲月似乎對武育紅格外溫柔,並沒有在她身上留下許多痕跡。明朗的笑容,亮晶晶的眼眸,言談間,她仍像二十多歲的小姑娘一般。她說,多虧這二十年來在毗盧寺的磨練,讓她的心境一如大學剛畢業那般澄澈。

武育紅是土生土長的石家莊人,上大學之前,她來到歷史悠久的佛教名剎毗盧寺義務做壁畫講解工作,並逐漸地喜歡上了這個地方。

毗盧寺位於石家莊市杜北鄉上京村,始建於唐天寶年間,素有「小敦煌」之稱。1996年,被國務院公佈為第四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毗盧寺壁畫作為中國四大壁畫之一,和敦煌壁畫一樣,具有極高的文物價值,藝術價值和宗教價值。

在來寺裏做講解工作之前,武育紅對佛教一竅不通,只覺得那裏的壁畫很漂亮。隨著對佛教和壁畫深入了解,她覺得越來越美妙。「畫師們能夠用畫的形式把我想像中的佛教,想像中的美好世界描繪出來,簡直太神奇了!」從那開始,她的心裏就埋下了一顆種子。

上大學期間,武育紅跟同學們一樣,去電視台實習,但始終提不起精神,隱約覺得這不是她想要的工作。後來機緣巧合,她又去了毗盧寺實習,這次實習,讓武育紅清楚地知道,這就是她該來的地方。

「可能冥冥中自有定數吧,我覺得那時是毗盧寺將我呼喚過去的。」實習期間,武育紅騎著爸爸的摩托車,穿過整個石家莊市區去毗盧寺做實習講解員,樂此不疲。畢業後,她順理成章地留在了寺裏,通過自己的努力,漸漸成為了毗盧寺的「金牌講解員」。

微薄的工資和命中註定的使命

「我大學專業是『播音與主持』,畢業後在毗盧寺當講解員,始終沒有離開自己的專業。」武育紅說,自己的講解工作就是在傳播優秀的傳統壁畫藝術:「我用我的表達,給大家講述這座千年古剎裏的佛,菩薩的動人故事,講述壁畫藝術的精美絕倫和它所展現的工匠精神。我覺得這就是我的使命,命中註定我要將壁畫中的故事和美傳播出去」。

如果武育紅在乎的是名和利,那麼毗盧寺或許並不是一個好的選擇,甚至是一條很艱難的路。直到現在,她每個月到手的工資也只有2,000多塊錢。

「如果沒有使命,這個地方是留不住我的。」早些年,毗盧寺是荒郊野外,連網絡都沒有,武育紅每天要穿過整個石家莊市區去上班,用自己的青春熱血陪伴毗盧寺壁畫。

武育紅說,文物的挖掘,保護,傳承是一場漫長的馬拉松,她願意一直堅持跑下去。

武育紅(左一)做壁畫講解(圖:梵華網)武育紅(左一)做壁畫講解(圖:梵華網)

曾想過放棄,因為愛而堅持

武育紅之所以能夠大膽追求夢想,跟家人堅定的支持是分不開的。但即便有家人的支持,她也曾萌生過「放棄」的念頭。特別讓武育紅感到歉意的是她的孩子們。

「他們生活很自理,自己會做飯,衣服鞋子臟了自己洗,已經習慣了。跟其他的家庭比起來,我確實做的很不夠。但我必須要有取捨,家庭和事業無法兩全。讓我欣慰的是,他們很支持我,他們在電視上看到我,看到我的書,很為我驕傲。我的先生也很支持我,不管是辦展覽和做講座,他都陪著我,是我的『御用』攝影師。可以說,我把家庭和日子搬到了熱愛的事業裡面,搬到了毗盧寺」。

「二十年來,我一直守著毗盧寺壁畫,時常覺得自己太渺小了。這麼多年來,我覺得自己沒有能力讓大家都知道它,沒有能力更好地保護它。」她說。

毗盧寺壁畫質量上乘,是佛教藝術和繪畫藝術的珍品,卻不為大眾所熟知。

「宣傳需要經費,毗盧寺沒有那麼多錢來做宣傳。我的夢想就是把毗盧寺壁畫宣傳出去,讓它走下雲端,走出殿堂,走入百姓生活。當感覺這個夢想遙不可及的時候,我想過暫時離開它,先去掙錢。但轉念一想,我走了以後它們怎麼辦呢?有可能境遇更糟糕。而且這麼多年的陪伴,也讓我捨不得離開它們。」內心輾轉幾次後,仍放不下這裏的壁畫,武育紅最終還是選擇留下來。

武育紅參與壁畫修復工作(圖:梵華網)武育紅參與壁畫修復工作(圖:梵華網)

自費出書,為伊消得人憔悴

2012年,武育紅編寫的「印象毗盧寺」正式出版。這本書從醞釀到出版,花費了整整兩年的時間。

「毗盧寺在我之前沒有過講解員,我手裏的資料非常少。就得靠我自己將一顆一顆的珍珠串成串,只能用我的講解做大家的『眼睛』,去發現去領略毗盧寺壁畫之美」。

「寫這本書的初衷也很簡單,」她說:「有了書,以後再來新的講解員或工作人員,他們就能很快地進入工作狀態來毗盧寺參觀的專家,學者,想進一步研究毗盧寺壁畫,也可以通過我的書來了解」。

毗盧寺沒有網絡,也沒有電腦,在這兩年時間,武育紅就一邊查閱資料,一邊手寫。當時孩子還小,晚上在家裏加班,哄孩子睡好之後再熬夜整理資料。
 

書稿初具規模以後,跑印刷廠,根據編輯要求修改稿件⋯⋯這都是漫長時間裏需要解決的問題。為了省錢,她化妝品,衣服統統不要。因為資金有限,整本書的圖片都是。黑白的所以當時出書之後武育紅就許了一個願望,日後要出一本彩色的書時隔六年,今年的7月份,她終於如願以償,出版了彩色版本的「初見──毗盧寺壁畫」。

兩本專著出版後,也受到了許多業內專家的關注和稱讚。二十多年的壁畫研究和講解工作,使武育紅也多次獲得省市級榮譽稱號,2013年被授予「河北省傑出青年崗位能手」稱號。

步履不停,陪伴一生

作為「毗盧寺壁畫的女兒」,武育紅最不願看到的是壁畫的日漸老去。她越來越清醒地認識到,最好的保護就是讓壁畫在“有生之年”讓更多的人欣賞到它的美。與其做毗盧寺壁畫的守望者,不如做壁畫文化的傳播者。

經過一系列大膽嘗試和不懈努力,毗盧寺逐漸走進大眾的視野。

2016年12月,「大美若隱」壁畫展在石家莊市撈天下水上店開幕,博得了媒體的廣泛關注。

2017年3月,毗盧寺壁畫進高校活動在河北師範大學博物館會議中心開幕,武育紅的專題講座壁畫漫談讓更多人認識了毗盧寺壁畫。

為表彰她在毗盧寺壁畫研究,宣傳,推廣方面所做出的不懈努力和傑出貢獻,2017年年武育紅被河北省委宣傳部和省文化廳聯合授予「河北省最美十大文化能人」稱號。

2018年7月至10月,「粉壁丹青──毗盧寺壁畫藝術展」。在河北博物館舉行期間武育紅堅持利用每週六上午休息時間,來到展覽現場進行公益講解,連續講了十三場,效果超出預期。

功夫不負有心人,隨著對毗盧寺宣傳力度的加大,現在來毗盧寺參觀的人數增加了很多,專家和學者也多了,參觀人員的層次也提高了。

除了宣傳,武育紅也在積極推動毗盧寺壁畫保護工作。從2017年開始,毗盧寺請來了敦煌壁畫修復的老師,對壁畫進行了將近一年的修復工作。修復之後,壁畫的壽命可以延長300年,期間不會再有細菌種群的侵入。

現在,武育紅把重心放在研究和宣傳上。今年,她辦過講座,將毗盧寺壁畫與全國各地其他壁畫做比較,讓大家知道毗盧寺的美。此外,她還計劃帶著數字化的「毗盧寺壁畫」走進全國各地,走到民眾當中,讓文物活起來。

武育紅把研究,宣傳毗盧寺壁畫作為自己一生的事業。「我從一開始就覺得這個是非常值得的事情,沒有後悔過,我會一直做下去,這就是我的使命。我想我會不忘初心,繼續前行」。
 

轉載自梵華網:
http://fh.china.com.cn/ch2017/zx/2018-11-27/3335.html

標籤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