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脈搏

廣告 Close Ad

媽媽用愛陪伴智障及自閉兒子,從沒想過放棄。面對「天賜的磨練」,她為何說這是一份禮物?

香港01 | 2018-11-21
Alice樂觀的說:「他跟我是有血緣關係,如果連我也不理他,他會很可憐。我是很徬徨的,也很辛苦,但我沒有想過放棄他。」(圖:香港01)Alice樂觀的說:「他跟我是有血緣關係,如果連我也不理他,他會很可憐。我是很徬徨的,也很辛苦,但我沒有想過放棄他。」(圖:香港01)

「白頭人送黑頭人」是很多智障人士家長的心聲,李詠旋(Alice)有一名患有智障及自閉的十九歲兒子曾載善(Celvin),她同樣希望自己長命一點,讓兒子的生活得到保障。惟近日兒子情況突變,嚴重時會出現暴力傾向,傷害別人,情況令Alice十分擔心與徬徨。

有些智障人士表面是看不出來的

認識Alice,緣於超強颱風山竹襲港後的一個親子義工重建活動上。烈日當空下,她帶著兒子Celvin,汗流浹背地收拾路邊的垃圾,我上前訪問這位落力的年青人,Alice在旁邊微笑說:「他是智障人士。」當下我有點愕然,覺得自己冒犯了他們,但那刻我更由衷的欣賞他們。

兒子踏入青春期 經歷前所未有的改變

兩個月後,相約他們做訪問,Alice說:「他最近情緒出現了一個比較急劇的變化,會有突發性的暴力行為,包括鬧人、打人,他會通過暴力來發洩自己的不滿。如果訪問時我看到他有狀況,我會提示你們暫停。」 這讓我與攝影師有點不知所措,但就讓我們更加想知道他們發生了甚麼事。

(圖:香港01)(圖:香港01)

與兒子有規律的日常生活 培養他做家務訓練獨立

回想起初次見到Celvin的畫面,再看見眼前的他,情況並不是很差。「以前他是可以自己返學放學,平時星期一至五,他會自己搭巴士返學,放學後會自己坐巴士回家,有一個朋友會在他放學後幫忙照顧他,我大概六時多下班回家吃晚飯,之後就出去做運動。星期六日他會和我一起做家務,他會洗米、煲飯、洗碗、收拾。就在10月的第二個星期,他的情況開始出現劇變,不時會胡言亂語,有時候會表現得很鬱結,這些症狀之前是完全沒有出現過,所以我會害怕 ,會擔心他出事,不知道他會否想到去跳樓。」

兒子被警察帶走了

Celvin曾試過被帶返警察調查,那時正在上班的Alice,收到學校的來電說兒子被警察帶走了。「因為隔壁學校一個女生投訴他,在巴士上做出不雅的行為,我猜想他只是在抓癢,可能動作誇張,將性器官露了出來,惹人恐慌於是報警。也有試過在街上撞到別人,可能他沒有即時跟對方道歉,那位女士就說:『你信不信我告你非禮?』 我沒有感到不開心,因為對方可能未接觸過這類人士,感到害怕與驚慌是很正常,智障人士不是『大晒』。」

訪問選址在Celvin學校進行,方便Alice全天候看著兒子,這就是媽媽的用心良苦(圖:香港01)。訪問選址在Celvin學校進行,方便Alice全天候看著兒子,這就是媽媽的用心良苦(圖:香港01)。

必要時用盡自己所有力氣 送他去醫院

Alice說家中早已準備好一根粗繩子,情況最壞時,縛他去醫院。「去過一次急症室,醫生立即開精神科藥物,但那些藥要兩三個星期後才能看到是否有效用。如果他真的嚴重傷人,醫院會開「懵仔藥」給他,吃後整個人變得呆呆滯滯。」

請假全天候守在兒子身邊

由於智障人士的青春期來得比較慢,狀況變幻不定,任職公務員的Alice於是立即請假,全天候守在自兒子身旁,Celvin身邊有些同學也正在經驗類似的情形,有些甚至已不能再到學校上課了。「家人說他那麼危險,叫我不要出街,就連學也不要返。我們停學一個星期,我繼續帶他跑步,去運動場跑圈、做體能、游水、聽音樂、唱卡拉OK、幫他按摩,我覺得這些是一個治療,透過運動與音樂幫他紓緩,始終最熟悉他的人是自己,做家長是要找出適合他的方法去教他。當然我有帶他看醫生,給他吃藥,不過如果你問我,藥物是否完全有作用,我會說不要100%依賴西藥。」

兒子情況反覆 母親為前路感到徬徨

Alice每天記錄住Celvin的情況,並再三向我說:「我真的非常感謝我上司,可以體諒和支持我們這一類家庭,讓我可以放一個比較長的假期去照顧家人。」作為父母,要照顧一個正常的孩子成長,單是吃喝拉撒睡已足夠勞心勞力,更何況照顧一位智障自閉症的兒子十九年,當中的艱苦與辛酸,絕對是不足為外人道。Alice樂觀的說:「我上班是很投入,雖然很忙,但有同事、朋友跟你交談互動是很開心的,這對我來說是另一種生活,不過必須要將心理包袱放低,否則只會一邊工作一邊擔心。他跟我是有血緣關係,如果連我也不理他,他會很可憐。我是很徬徨的,也很辛苦,但我沒有想過放棄他。」

希望自己長命一點

當智障人士成年後,所讀的特殊學校會安排他們接受評估,安排出路。大致上分成三類,第一是去日間中心,中心會提供活動予他們進行,第二就是去庇護工場,第三是公開就業。Alice希望自己將來可以長命一點,令Celvin生活質素有保證。「希望過多兩年離開學校可以轉到庇護工場,在一個被保護的環境做一些簡單的工作,因為庇護工場的僱主不會開除員工,不像公開就業市場,一旦被老闆開除了,很難再找到工作,最後留在家中變成隱閉青年過日子。再長遠只想到他去宿舍或老人院之類,我真的不會去想他會成家立室、養兒育女這些事。」

天賜的磨練 會當成禮物一樣接受

Alice自言原來自己的性格是好勝愛贏,凡事力求完美。「我喜歡和別人比較,想自己好過別人,又比較心急,我曾經問過個天為何要這樣懲罰我。但上天安排了這個兒子給我,他的性格與我是截然不同,他沒有要贏的觀念,他很溫純又不懂得與別人比較,我們在跑步的比賽成績開始有明顯進步,當獲得的獎項越來越多,我對自己、對他的要求就越來越高。所以比賽期間,我試過忍不住罵他,為甚麼跟著慢的人跑,而不去扒頭超越他。直到今次兒子的情況異常 ,令我陷入反思。上天特別安排一隻蝸牛給我,可能是想訓練我的耐性。如果你身邊有個孩子是自閉或智障的,希望你們不要灰心和氣餒,這是一份訓練我們更加刻苦、堅毅的禮物。他們的成長永遠、永遠不會進步,甚至是退步,那我們唯有提醒自己,要珍惜跟他們一起過的每一天 。」

施比受更有福  日子再苦也要向前望

一談到跑步做運動,Alice面上會流露出一份自信,她與Celvin跑過萬里長城、戈壁沙漠、柬埔寨吳哥窟、濟洲等,足跡遍佈大江南北。十二小時、十八小時、三日三夜的越野馬拉松都難不到他們,就連用輪椅推著患有罕見疾病的患者橫越沙漠也試過,如此的戰績,正常母子也可能力有不逮。「跑步讓我們很快樂、很放鬆,讓我們堅持自己,學會不放棄。」他們如此落力跑,因為想通過跑步籌款,幫助更多有需要人士,把比賽贏得的獎項、獎杯都拿出來義賣。「 我只想過我們喜愛的生活,有工作、做運動以及幫助有需要的人,希望當Celvin情況進一步穩定後,我們可以繼續透過比賽籌款,到大家更加關心精神健康出現狀況的年青人。」


轉載自香港01:
https://www.hk01.com...BB%96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