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脈搏

廣告 Close Ad
釋放正能系列講座

對很多南韓人來說,監獄是釋放壓力的地方?人們換上「囚衣」,住進「 心中的牢獄」靜修。美國教授認為,這種靜修源自佛教的靜觀⋯⋯

文:拾方視角 | 2018-07-06
如果你工作過勞,會考慮「入獄」嗎?南韓給你這樣一個選擇(圖:網上圖片)。如果你工作過勞,會考慮「入獄」嗎?南韓給你這樣一個選擇(圖:網上圖片)。

他們仿似身陷牢獄,反而覺得更自由…

五十七歲的姜鍚元,曾在南韓現代車廠任職工程師,每周工作達七十小時。這個周末,姜錫元住進首爾近郊的「 心中的牢獄」(Prison Inside Me)治療中心,作為期七天的靜修。

這是姜鍚元第三次來到這所「監獄」主題減壓治療中心。說是監獄,因為參加靜修的人士,真的是會被關進一個模擬囚室內。

「自由⋯⋯」姜鍚元在這裏感覺到在首爾所欠缺的。他說:「我覺得重新得力,心靈更輕省。」

根據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OECD)的2016年資料,在組織的三十八個成員國中,南韓工人的平均工時僅低於於墨西哥及哥斯達黎加;每位南韓人平均每年工作達2,069小時。今年3月,南韓國會剛以高票通過將最高工時由每周六十八小時降低至五十二小時,包括四十小時標準工時及十二小時加班。

南韓與日本一樣有「過勞死」(Gwarosa)的現象,為了紓緩工作壓力,南韓人以不同方式減壓,近年出現類似監獄的靜思設施。每逢周末,就有人住進這所監獄。

「心中的牢獄」治療中心位於首爾近郊的洪川郡,由非盈利組織「快樂工廠」(Happy Factory)營辨。中心建築外形和內部設計幾乎和一所監獄完全相同。參加者入獄前,要交出手機、書籍、手表等個人物品,在管理人員的帶領下,像被關押的犯人一樣換上「囚衣」,就可以開始為期兩日一夜的「牢獄」生活。

中心共有二十八間「牢房」,每間大約5.57平方公尺,裏面有洗手間、洗手盆、一張小桌、一套茶具以及一張地墊。「牢房」的門只能從外面打開,裏面是打不開的,因此房內設有緊急按鈕,遇到緊急事故時可以請求救助。

「牢房」為前來「入獄」的客人提供餐膳,食物由門上的小門送進去(圖:網上圖片)。「牢房」為前來「入獄」的客人提供餐膳,食物由門上的小門送進去(圖:網上圖片)。

客人一旦進入「牢房」就出不來了,除非在放風時間和學習時間。學習時間主要由專業人員為客人講解相關的減壓課程知識;如果不想聽,也可以留在自己的房間裏。

中心為客人供應的早餐和晚餐,以米粥為主。工作人員會把食物通過門上的小門送進去。期間客人也可以叫一點奶昔或番薯作小點。

客人可以在裏面進行靜思、寫作,以至睡覺,也可以從窗外欣賞江原道一帶山巒的景色,或泡一杯茶慢慢品嘗。

這家「減壓監獄」的創辦人,是四十七歲的權勇碩,曾任職濟州的地方檢察官。他每天工作十分繁忙,每周工作達100小時,心理壓力非常大。曾經,為了擺脫苦惱和困惑,權勇碩常常買醉。權勇碩一次想到進入監獄裏避靜,一個人面對冰冷的牆壁,身體就能放空一樣,所有工作上的壓力和煩惱都被拋諸腦後。

這所「監獄」,成為不少南韓人的解壓場所(圖:網上圖片)。這所「監獄」,成為不少南韓人的解壓場所(圖:網上圖片)。

權勇碩忽發奇想,於是在2010年設立了這所以監獄為主題的精神減壓中心,讓備受生活、工作壓力困擾的人有一個靜修的場所。中心初時主要提供三日兩夜的監獄靜修活動,去年改為二十四小時的活動。每次收費大約146美元(約1,139港元)。

目前,來「減壓監獄」體驗的客人非常多,既有大學教授、公務員、演員,也有家庭主婦。不少曾到過「監獄」的人,覺得中心的活動有效治癒心靈,讓他們有更多時間認真思考自己的人生。

獨處一室,有時讓人面對存在的焦慮,有些參加者在房間裏飲泣。與權通碩一同創辨中心的盧姬香。最近亦親身體驗了一次二十四小時的牢獄靜修。她在牢房裏也哭起來,她說這讓她有機會反思,究竟工作過度如何影響她的生活。

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校區韓國歷史及文化教授金正(Jennifer Jung Kim)認為,這種靜修源自傳統佛教的靜觀。她說:「南韓人經常躲到寺院避靜,那裏不准上網用電腦,更不准交談。」

南韓前總統金大中曾被捕下獄,當選總統後公務繁忙,曾慨嘆無暇讀書,當時他曾說:「我寧可返回獄中。」對很多現代人來說,監獄也是一個釋放的地方。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