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脈搏

廣告 Close Ad
2021佛誕節-Ads

尼泊爾農村女子跑出人生的束縛和限制,成為超級越野賽的頂尖跑手,也啟發了繼承者⋯⋯

拾方視角 | 2021-04-21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2019年12月,在阿曼舉行的「環勃朗峰超級越野耐力賽」(Ultra-Trail du Mont-Blanc,簡稱Oman by UTMB)阿曼系列賽(Oman by UTMB)五十公里女子組賽事,來自尼泊爾的桑瑪亞・布達(Sunmaya Budha)和米娜・拉爾(Mira Rai)分別在女子組賽事中奪得冠軍和第三名。

「環勃朗峰超級越野耐力賽」是世界上最著名的越野賽事之一,每年8月在阿爾卑斯山舉行,賽程橫跨法國、意大利和瑞士三國,比賽距離大約為166公里,跑手須在各自國家的系列賽事中足夠分數,才能獲得的參賽資格。

現年二十四歲的桑瑪亞,是尼泊爾越野跑新星,她是傳奇跑手米娜・拉爾的徒弟,她倆均出身自尼泊爾的農村,但卻能擺脫對女性的限制,在賽場走出不一樣的人生。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米娜在1988年12月31日,生於尼泊爾一處偏僻的村子波澤布爾(Bhojpur)村。這條村四周被群山環繞,村民主要靠牧養牲畜維生。米娜在五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二,也是最大的女孩。在這裏,大部分女孩自少便在家裏幹活,年紀稍長後出嫁、生孩子。不過,米娜卻有不同的想法。

米娜雖然也有上學,但她根本沒有時間學習,因為她大部分時間要幫助母親幹活。她除了要上山趕羊,還得去撿柴取水。十一歲時,米娜就背著二十八公斤重的米到鎮裏賣,由清晨4時出門,到晚上7時才能回家。

2003年,十四歲的米娜騙媽媽說她去宿營,加入了反政府游擊隊,之後七個月沒有和家裏聯絡。

當時游擊隊遭尼泊爾政府軍追剿,時刻充滿著危險,但是米娜得到了250盧比,得以買日常必需品。她也接受了軍事訓練,學會很多生存技巧;但給她留下最深印象的,是游擊隊的運動設施。她說:「他們有足球、排球、田徑設施,這讓我得到非常好的機會接觸運動。」

米娜在游擊隊兩年,沒有機會上戰場,之後政府就與反政府軍簽訂了停戰協議。政府收編了這些反政府軍,但由於米娜尚未成年,被迫離開軍隊。2014年,米娜來到首都加德滿都碰運氣,碰上加德滿都河谷的五十公里賽(Kathmandu West Valley Rim 50K)。

2014年3月,二十四歲的米娜在缺乏訓練和裝備下,參加第一次越野跑。參賽的日本選手三木(Miki Apreti)說:「米娜面帶微笑、裝備不足到可悲,但她卻如同小精靈般飛奔穿越叢林。」

米娜跑了約四十二公里,幾乎不支。她靠著他人借來的五十盧比(約合五十美仙)買了泡麵和飲品充飢,最終贏得比賽。

賽事主辦者理查德・布爾(Richard Bull)立刻看上了米娜的天賦。來自英國的布爾是加德滿都越野跑組織「Trail Running Nepal」的聯合創辦人,致力發掘和培訓尼泊爾的越野跑運動員。

在布爾的贊助下,米娜參加並且贏得了200公里的環木斯塘山地越野跑。之後,布爾策劃送米娜到歐洲參賽,分別贏得兩項賽事。單在2014年,米娜共在七項賽事中勝出。

2015年,米娜在香港舉行的「天空跑亞洲錦標賽」(Skyrunning Asian Championships)和八十二公里的勃朗山世界系列越野賽勝出。2017年,她更成為《國家地理雜誌》票選的 「2017 年度最佳探險家」。

2017年,米娜創立了非政府組織「Mira Rai Initiative」,為尼泊爾的越野跑運動員提供支援和訓練;2019年,米娜和香港的長跑界合作成立「Mira Rai Exchange and Empower Programme」,為女運動員提供教育、訓練和資助,兩年來協助了十位運動員,當中包括桑瑪亞。

桑瑪亞來自尼泊爾中部的久姆拉(Jumla),這是尼泊爾最貧窮的地方之一。她成長於一個貧困的家庭,和家人靠耕作維生。桑瑪亞從小就在山區長大,經常背著蔬菜和柴火赤腳在山間行走,雖然生活艱辛,卻也練就了她一項天賦——跑步。

在一次校園運動會上,尼泊爾著名的山地運動員哈里∙羅卡亞(Hari Rokaya)發現了桑瑪亞,便邀請她接受訓練。2015年,推廣越野跑的布爾邀請桑瑪亞參加尼泊爾竹的瑪納斯魯越野賽(Manaslu Trail Race),獲得女子組第一名,從此展開了跑手生涯。

在布爾和米娜的協助下,桑瑪亞踏足國際賽場,贏得多項冠軍。今年3月,她已是「國際越野跑協會」(International Trail Running Association)排名頭十名的運動員,她正追隨著米娜勝利的步伐,跑向未來。

 
延伸閱讀:
捨己為人的菩薩精神象徵 尼泊爾大菩提塔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