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脈搏

廣告 Close Ad

年輕設計師將遺棄舊竹重生,變成拐杖、家居義肢⋯⋯種種創意設計,令你意想不到!

香港01 | 2018-05-28
(左起)阿雪、Sarah和Kay有份參與是次「舊竹再造展覽」,分享如何將舊竹循環再造,把它們賦予新生命(圖:香港01)。(左起)阿雪、Sarah和Kay有份參與是次「舊竹再造展覽」,分享如何將舊竹循環再造,把它們賦予新生命(圖:香港01)。

最近青衣戲棚活動剛過,大量竹又被棄置——在大型活動用的竹一般已用到第三次,成為了無人想再要的殘竹。但另一邊廂,年初年宵的舊竹卻被升級再造,最近更展出變成晾衫架、拐杖兼多功能棍、家具義肢⋯⋯設計師都直言舊竹韌度、堅硬度不如新竹,「家具義肢」設計者Kay說:「有新竹當然是新竹好,有卡板當然是卡板好,怎會說舊竹好?」然而最後他們都說會繼續用竹。到底一直被睥睨的舊竹,有甚麼未被發現的吸引力?

用創作和民間智慧 將廢物再造

「舊竹再造展覽」展出了八件作品,有的舊竹變成了枱的支架,可撐起無數書本;有的變成了野外專用咖啡桌、竹匙;有的變成了「一碌竹」,扭開接位,就可配上不同組件,變成拐杖、丫叉等;有的成了家具的義肢。舊竹,其實也可像卡板一樣被廣泛應用。

「舊竹製造展覽」主辦者「JupYeah 執嘢」的Ren,曾撰文引用一個外國廢物再造參與者的話:「首先你要找出可用的廢物,然後思考怎樣運用它。升級再造源於創作——它是一種技能,但也是一門藝術。」「垃圾」,或者能透過創作變成有用的東西。

而創作並非設計師才有的技能。作品「一碌竹」的創作者「One Bite Social」創辦人Sarah和設計師阿雪曾舉辦工作坊,和公眾一同想像一支竹還可加上什麼配件,她們發現許多參加者的想法都令人驚喜——例如加盞燈成為半夜去廁所的指路燈、在竹的罅縫接種植物、掛上風扇⋯⋯有些參加者日常已會自己動手做木工,Sarah說:「他們的冒險精神比我們更大。」

阿雪(左)和Sarah表示曾去過板間房,居民都說「沒東西需要」,「因為他們的東西已放得很密。」因此她們才想出一支省位的萬用竹,更指日後如能量產,這萬用竹將享保用,「柄壞了可以配過第二支。」(圖:香港01)阿雪(左)和Sarah表示曾去過板間房,居民都說「沒東西需要」,「因為他們的東西已放得很密。」因此她們才想出一支省位的萬用竹,更指日後如能量產,這萬用竹將享保用,「柄壞了可以配過第二支。」(圖:香港01)

萬用竹怎跌怎打都不爛

Sarah笑言,相比之下她們自己卻被許多框框限制,「一開始時阿雪聽到用舊竹做拐杖,還說:『竹一定不行!很危險的,令公公婆婆跌倒、竹斷了怎麼辦!』很驚。」但再想想、再測試,還是造到一枝堅強的拐杖——她們將竹打直削成兩半,挑選質素較好的合在一起,「很多都可以造一個很美的形狀,做到很對稱,竹的結構都還在。」阿雪笑笑說:「掉過落地,用刀砍它都沒事。」竹的受壓力,原來也不可小看。

許多原本要成為垃圾的舊竹,就如此變成了實用的拐杖,除此這枝竹還可以換上不同配件,她們希望日後經研究可變成傘、擔挑等,用一枝竹取代多個物品,為居住空間狹窄的港人省些位置。

Kay發現舊竹可以壓彎至變成夾角,可作「家具義肢」用途(圖:香港01)。Kay發現舊竹可以壓彎至變成夾角,可作「家具義肢」用途(圖:香港01)。

竹也有好處:可彎曲、易取得

同樣以創作再造生活的,還有作品「家具義肢」。創作者Kay說,平日常見到街坊自行修補的街邊家具:「座位的皮爆了,就用封箱膠紙黏着;手柄爛開了,就用繩、鐵線等綁住,『挨pan』沒了,他們會在後面加條繩,但其實坐得不舒服。」

這次她將竹破開,將幾條幼條拗彎,用繩固定在椅上,就成了背靠,夏天坐上去更覺清涼。Kay直言舊竹不會比其他物料好用,「但竹也有基本的特性可以利用,例如它可以彎曲,如果木要弄彎就要花很多工夫。」而且雖然舊竹韌力比新竹弱,但原來仍可以壓彎至變成夾角,Kay就利用了這特性,削去竹的中心,再折成九十度,中間加一短竹固定,就成了另一爛凳的義肢。

竹可製作成不同的東西,例如這野外咖啡桌椅(圖:香港01)。竹可製作成不同的東西,例如這野外咖啡桌椅(圖:香港01)。

舊竹在街邊都有得執?

未來Kay也考慮辦研討工作坊,「如果參加者帶他們爛了的凳來一起研究如何用竹去美化或優化,有這些討論都是好的,不一定是我的方法是最好。」

「一碌竹」的阿雪也覺得辦工作坊是好事:「造東西文化近年在香港開始盛行,大家都很想去學,但未必有師傅可傳授,辦工作坊可令大家更加知道竹的結構、如何處理竹。」Sarah說:「竹是一個每次年宵後、平日搭棚後會剩下(的物資)⋯⋯其實是常有的材料,如果我們將這些材料轉化成大家都需要的東西,就變相省了一些新的材料。」Kay也說現在懂得用舊竹後,多了一種物料選擇,更指竹的好處是其隨意性:「這是幾方便去找到的物料,又免費。平日大家隨便找條繩、封箱膠紙去維修(家具),那會不會考慮在街上找枝竹都可以?」

可種植物的椅子,上面的竹已被磨滑,坐上去不會覺得刺痛(圖:香港01)。可種植物的椅子,上面的竹已被磨滑,坐上去不會覺得刺痛(圖:香港01)。

大量被棄 如何大量重用?

今年年宵收集了近四十九噸竹,最近青衣戲棚又用了無數的竹,平日街上也常出現搭棚後被遺棄的舊竹。長遠而言,Ren希望政府可研究出一套系統回收及重用舊竹。「其實Kay已買了個一開十六的破竹器,希望造竹篾支持造燈籠的師傅。」她說。Sarah也希望可以量產多功能竹,會繼續研究減輕拐杖重量、尋找更好的防潮保護物料,只是現在缺乏機器,要一天才造到一枝竹。

她們都說現時香港沒大型機器處理竹,「因為沒有大量需求。」如果有更多人用竹,也許又多一樣東西不用送到堆填區。問過環保署現時及未來處理舊竹的措施,署方回覆指去年推出了《大型活動減廢指南》,讓活動主辦單位及早規劃以減省不必要資源,日後會加強鼓勵各單位參考指南;另外青衣戲棚的舊竹資料未有紀錄;至於日常地盤所用的竹,署方指有與政府工程部門保持聯絡,探討減少及回收工程產生的廢物。本身投身二手物資交換多年的Ren說,除了竹,同樣急需重用以免浪費的,還有衣服。找出可用的「廢物」,動動腦筋,也許你都能為地球省下許多垃圾。


轉載自香港01:
https://www.hk01.com/%E7...A4%A7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