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脈搏

廣告 Close Ad
HKBA-Ads-Aug2018-2

怨恨父母十年,楊士毅因為這件事而放下憤怒丶學會謙卑。人生出現轉機後,他要以剪紙藝術為他人帶來幸福⋯⋯

人間福報 | 2018-05-17
楊士毅作品〈有閒來坐〉像大樹溫暖擁抱人群。(圖:台中市新聞局)楊士毅作品〈有閒來坐〉像大樹溫暖擁抱人群。(圖:台中市新聞局)

去年蘋果公司在台北101的直營店開幕,長達七十五公尺的〈有閒來坐〉剪紙裝置藝術,大樹輕柔環抱來往行人,這件作品出自年輕剪紙藝術家楊士毅之手。楊士毅將在11月開幕的台中世界花卉博覽會再次大顯身手,在后里園區打造全台灣最長240公尺、薄度僅0.2厘米的鐵雕剪紙藝術。對他來說,藝術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如何用藝術帶給大家幸福。

身兼導演、剪紙藝術家的三十七歲「阿貴」楊士毅,四年前幫新家入厝剪紙「囍」字,激發靈感,創作源源不絕。

溫暖小語刻進花博

楊士毅分享他的花博裝置藝術創意,將用大紅色當基調,規劃花、樹、大地三大主題,剪出石虎、黑熊等主視覺,搭配小朋友寫下的「給大自然的話」;例如小小身體彎靠樹下的圖樣搭配「傷心時謝謝你在身邊」、依偎石虎代表「感謝你的存在」,還有「你是我難過時最想來的地方」等簡單卻動人的字句。

「我是很爛的小孩。」楊士毅幼時在雲林鄉下由奶奶拉拔長大,父母在台北打拚寄錢回家,六歲時父母帶他到台北念書,他哭喊不想離開阿嬤,「小時候就覺得,為甚麼我們脫離貧窮之前,要先跟我愛的人分開?」

在台北寄人籬下的生活,「被打被罵,被人看不起,在別人家裏被打當然要找爸媽,可是媽媽可能會再打一次,因為我們住在別人家」。楊士毅成為憤怒與自卑的孩子,一直被歸類在壞小孩的他,直到遇到好老師人生才出現轉機。

另一位讓他人生轉變的是舞蹈家林懷民。十一年前楊士毅參加雲門舞集的流浪者計劃,踏上西藏、陝西,「看到怎麼有人的藝術創作是充滿幸福、喜悅跟溫暖的?而我的作品都是黑暗、苦悶跟憤怒」,讓他好奇那裏的人是怎麼生活的。

陝西剪紙大娘,三歲即被大人決定婚姻,一生辛勞,讓楊士毅飽受衝擊,「她們在想的是生活那麼辛苦,怎麼在匱乏之中,用自己的雙手為孩子帶來一點好生活。我才發現原來我跟那個大娘的差別,只是來自於動手做事的時候,大娘有把別人放在心裏,但我沒有,我就想到自己」。

楊士毅表示,以前學東西是為了競爭,但在陝西行七年後,女友搬家向他要了剪紙作品,他看到對方收到剪紙開心的模樣,體會到那不是出於競爭,而是祝福帶來的感動,「同一雙手,因為心裏有一點點祝福、感謝,就能造就不同的風景」。

憤怒孩子學會謙卑

阿嬤過世讓楊士毅驚覺,那些來不及為阿嬤做事的遺憾,不該在父母身上重演。童年時對父母的憤怒持續了十年,卻沒有讓他變得幸福快樂,於是楊士毅停下來「算計」自己,放棄怨恨的人生,更謙卑地學會為他人著想。他以母親為主題的剪紙作品,巨大的母親懷抱著孩子,唯有一雙腳小得不符比例,象徵著母親放棄最珍貴的行動能力,一心只為孩子。

楊士毅受邀到偏鄉小學教孩子剪紙,三個小時的課程不是讓孩子學技巧,而是讓他們花時間想想所愛的人、想感謝的人,動手剪一份祝福給對方。

與多數藝術家不同,楊士毅對於藝術並不執著,滿腦子想的都是如何利用剪紙讓大眾感受到幸福。「眼睛閉上,身邊人需要甚麼?社會需要甚麼?我就是一架印表機,把我看到的畫面再列印出來而已。」楊士毅作品裏的人物,個個都有圓滾滾身體與燦爛笑容,他說:「如果作品我自己看了不會笑,我也不太會把它拿出去。有時候我為了找到一個笑容,我剪了十幾個笑容,就是要找到最恰當的微笑。」


轉載自人間福報:
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507114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