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脈搏

恭迎太虛大師圓寂紀念日:我們應如何紀念太虛大師,如何發揚他的精神?且看聖嚴法師開示⋯⋯

人生雜誌Humanity Magazine Facebook 文:聖嚴法師 | 2019-03-15
「建僧」是太虛大師一生的心願(圖:禪風網)「建僧」是太虛大師一生的心願(圖:禪風網)

3月17日是太虛大師圓寂紀念日,我們轉載聖嚴法師於《太虛──人生佛教的追尋與實現》一書撰寫之代序,以示懷念。


曾經有一家媒體訪問我時,問我:「在你心目中最敬佩的人是誰?」我說:「近代的人物之中,我最佩服的是太虛大師。」我佩服他一生都以宗教師的身分要求自己。他的生活不離戒律,他的言談不離佛法。儘管當時許多守舊的長老們,看到他跟政治界、軍界或商界的人都有來往,認為他不像個和尚,但他的目的是保護佛教、振興佛教,而這也是他一生的志願。為了振興佛教,他推動很多改革,其中最令我敬佩的是致力於興辦佛教的教育,培養佛教的人才。

我們應如何來紀念太虛大師,如何發揚他的精神?除了興辦佛教的教育,另外就是要「建立清淨的僧團」。儘管太虛大師身處抗戰期間,但是他仍然堅持辦僧教育以培育佛教人才。雖然他只創辦了「武昌佛學院」和「漢藏教理院」,但是在辦教育上,他是成功的,影響也很深遠。

第二項就是要「建立清淨的僧團」。他一生中最早的計劃,是要建立一個整體的、全國性的僧團制度。但由於反對他的勢力太強,而他自己也太忙,再加上政治晦暗,全國各地兵荒馬亂,因此無法取得全國佛教界的共識。後來,他將理想中的僧團範圍縮小成為一個區域、一個地方,結果由於種種因緣不具足,仍然失敗了。最後他設立了一個道場,但是還沒完成他便圓寂了。

建僧,完成太虛的心願

「建僧」是太虛大師一生的心願,圓寂後,在他靈堂掛了一副對聯「行在瑜伽菩薩戒本,志在建立僧伽制度」。也就是說,瑜伽菩薩戒是他持戒、持律、行為的準則。而他一生一世要努力的是甚麼?對佛教要努力的是甚麼?就是要建立僧伽制度,雖然他建僧的理想,始終未能如願。

建立僧團制度,實際上即是在戒律的規制下,將僧伽制度建立起來,以養成出家的人才,出家的人才就是佛教的宗教師,就是弘法、利生、住持三寶的僧才,如此,佛教才真正有前途,佛教才真正有希望。太虛大師就看到了這一點。很可惜,他在五十九歲便圓寂了,如果他能住世人間更長,尤其是他若能夠到台灣弘法十年、二十年,中國佛教的發展會更不一樣。

太虛大師的一生都是在為國家、為民族、為佛教全力以赴。當時如果沒有太虛大師的努力和奔走,今天台灣的佛教也不可能復興,亦即無法從日據時代的日本佛教,復興為中國佛教,所以太虛大師的影響是非常深遠的。

我曾經遇到幾位越南的長老法師,他們在越南解放之前,已經有非常健全、堅強的僧團組織。他們僧團裏的宗教師悲願心非常強,所以當國家有難時,僧團一號召,就有幾百個、幾千個出家人一起參與。我問長老法師:「你們這樣的悲心和願力,是怎麼來的?」他們說;「是向中國的太虛大師學的。」

當我看完太虛大師的傳記時,很受感動。我說過:「我要建立僧團。」雖然自己的德行不足,德化的力量也不夠,但是我抱著有多少人出家,就建立多大僧團的心情,有十個人,我就建立一個十人僧團;有一百、一千人,就建立一百、一千人的僧團。最重要的是,這個僧團是照著戒律生活的現代出家人,現代出家人要為社會、眾生服務奉獻,這就是現代化的僧團,也是法鼓山目前所建立的僧團。


教育,實踐太虛的理想

所謂「現代化」是甚麼呢?就是推動大關懷、大普化、大學院教育的方向。只要把教育的、普化的,以及關懷的功能和目標結合在一起,便不會跟社會脫節。僧團對社會是有用的,不會被社會大眾認為出家人只曉得念經、打坐。只曉得在山裏面修行,卻不曉得社會的疾苦、社會的艱難、社會的災變等等,我們不是!我們的反應非常靈活,社會上有甚麼災變、困難,就可以派一個救援團去賑災,並從救災、救人到救心,一直到將他們生活安頓好為止。這是法鼓山對社會的功能,我們只想要實踐太虛大師所言,以出世的人用入世的心態來救世,並不是以出世的心態來逃離世界。太虛大師的思想如此,而我也是效法他的精神。

所以當我還在農禪寺時代,我就常常跟弟子們說:「我們佛教不缺出家人,但缺的是有悲願的出家人。」培養有悲願的出家人,一定要從教育開始,但僅僅是教育,卻沒有建立僧團,教育出來的人沒有著力處,也未必具有出家人的悲願心。

我常告訴僧團弟子們,今天正面臨一個競爭非常劇烈的時代,除了要對佛教、僧團負責,也要對社會有貢獻,亦即要從事社會服務。我們用甚麼來服務社會?用法鼓山的理念、用佛法的原則,使社會能安定,得到利益。服務的人群越多,佛法推廣的範圍就越廣,流傳得就越久。這需要我們更加努力服務眾生。否則,佛教現在看起來很興盛,但只要社會的政治、經濟動盪不安,佛教的未來就會岌岌可危。

法鼓山「建設人間淨土」的理念,是根據太虛大師的思想而來的,雖然他在一生之中未能實行,而我到現在為止,很慚愧的,並沒有能夠普遍地弘揚實施,但還是能夠在我們法鼓山這個小小的團體中,努力耕耘。(摘錄於《太虛──人生佛教的追尋與實現》之代序,講於2007年3月27日法鼓山僧伽大學「高僧行誼」課程;2008年11月18日補充採訪整理。)


轉載自人生雜誌Humanity Magazine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humanitymagazine/pho...eater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