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脈搏

「推廣素食,欲速則不達!」純素女生曾因心急推廣素食,令家中飯桌變成戰場。她換了新方法推廣素食後,媽媽有了明顯改變⋯⋯

SundayMore 文:Yukey | 2018-06-29
工作讓 Crystal 接觸到不少志同道合的素食朋友(圖:SundayMore)工作讓 Crystal 接觸到不少志同道合的素食朋友(圖:SundayMore)

素食者茹素的原因有許多,可以是健康需要;可以是宗教原因;可以是保護環境;也可以是單純為了保護動物⋯⋯ 但「素膠」一詞的出現,從此把肉食者與素食者的關係添上對立的一筆。眼看矛盾漸深,純素食者 Crystal 決定放棄洗腦式宣傳,從自己開始,提供一個讓兩邊反思的機會。 

我們約在油麻地一所素食餐廳見面。打開餐牌,每道菜都像肉又像花。福建炒飯、椒鹽鮮魷、魚生刺身拼盤⋯⋯應有盡有,有的甚至被分類為「食肉獸之選」。Crystal 舉手示意侍應幫忙點餐:「請問焗葡國雞飯有芝士嗎?」侍應似乎早就料道客人的疑惑,緊接問題回應道:「沒有芝士,蛋跟奶都沒有。」「那就太好了。」Crystal 相當滿意。

從保護動物開始

對座的 Crystal 是一位純素食者,也稱為蔬食者,即以非肉類為主食,也盡可能排除食用或使用一切有關動物製品的素食者。簡單來說, Crystal 的飲食習慣中,並不包括任何肉食、海鮮、蛋、乳製品及蜂蜜等。「動物有痛感,我不想自己成為傷害牠們的其中一個。」她解釋道。

小時候雖對廚房裏的急凍冰鮮雞有莫名恐懼,Crystal 卻從沒深究當中因由,在2016年8月以前,她更是個無肉不歡的「食肉獸」。喜歡旅行的她嚐過世界各地的珍饈百味,各類肉食均曾在她的齒間與舌頭上短暫停留,經過食道進入她的胃部,而後離開整套消化系統。「嚐過的肉足夠有餘,我對肉食早就不留一點眷戀。」沒想到茹素比想像中容易,從 Crystal 決定改變生活習慣,為保護動物出一分力開始,不再有半滴肉汁落在她的飲食清單中。

當初因為想體驗更健康的生活,Crystal 從肉食者轉為素食者,短短一個月便進一步成為純素支持者。令她有如斯大改變的,原來只是一段由外國純素者製作的短片。片段讓 Crystal 從人體構造了解人類對肉食的需要,同時知悉圈養乳牛及雞隻的遭遇,令本來喜歡動物的她立時決定戒掉所有從動物而來的食品。被問到市售雞蛋沒有受精,母雞下蛋也是天然過程,嚴格來說對動物並無做成任何傷害,算是沒有遺背她想保護動物的原則,Crystal 補充:「現代的家禽養殖變成一門生意,飼養雞隻的目的也不如從前,利用動物以符合我的生活,這不是我想看到的。我們也不能完全排除受精雞蛋因意外被當成普通雞蛋出售的機會,我實在不願冒險。」


推廣素食,欲速則不達

儘管素食主義在香港越見普及,一些嚴格素食者仍常遭到旁人爭議甚至挑戰,社會上不少人把他們標籤為「素膠」就是一例(「素膠」意指想法離地,把素食主義推向極端的茹素者)。 Crystal 對他們的行為表示理解,但不支持:「素食朋友急於推廣素食主義,這點我是理解的。因為大家認為這生活方式對所有人都有好處,當然希望在最短時間內讓最多人知道。可惜欲速則不達,用極端手法或語氣推廣,反而帶來更大反效果。」Crystal 努力讓自己不至成為「素膠」,只因她明白最好的推廣是「做好自己」。

當然,有以上覺悟前,Crystal 也經歷不少失敗。最初願意從個人層面走入社會作推廣,最大原因是希望所愛的父母也能成為純素受惠者,但心急累事,家中的飯桌在早年曾是 Crystal 與父母的戰場:「基本上,每次提起有關話題,我跟爸爸都會不歡而散。」雙方關係變差後,父母對她所作的事更為反感及懷疑,Crystal 才發現事情發展與她所期待的背道而馳。明白其中的矛盾,Crystal 決定放下執著,堅持自己飲食習慣的同時,不再主動提起相關話題,換個方法「推廣」素食。雖然年半下來還未能感染父母至少成為素食者,確實令她對自己多少有點失望,但有進步總比停滯不前好:「媽媽有明顯改變,飯桌上的全肉菜式己漸漸變成多菜少肉,肉食更是白肉呢!」

自成為素食者後,Crystal 的旅行多了一重意義 — 認識素食、推廣素食(圖:SundayMore)。自成為素食者後,Crystal 的旅行多了一重意義 — 認識素食、推廣素食(圖:SundayMore)。

思考過後的決定,才值得尊重

讓別人就自己的決定負責,Crystal 在推廣素食的過程中,學習到順應自然的重要,現階段選擇只擔當提供反方意見的角色。「我只是擔心肉食朋友沒認真想過吃肉的原因,便貿然拒絕所有改變。對我來說,那只是他們想要逃避的藉口。因為怕脫離大隊、離開舒適區,所以逃避。」她表示,自成為純素者後,眼光廣闊了不少。除了不斷反省以判斷自己的行為對錯外,如何向肉食者推廣素食也是她會考慮的事情:「要說服別人,不斷強調你認為對的事並不足夠,也要了解對方的擔憂及需要。」

所謂了解肉食者需要,Crystal 所飼養的小貓 Shinny 可能就是她的實習對象。Shinny 跟主人一樣,都是素食者。旁人看來,想必會對 Crystal 有所質疑,貓是肉食性動物,怎能要牠們只吃蔬菜呢?「我有看過一些寵物醫學雜誌,知道小貓茹素對其身體或有影響,所以最初我有餵牠貓罐頭。」 Crystal 不鼓勵貓奴們輕易地讓寵物成為素貓,畢竟貓跟人類對食物的需求不一樣。她跟 Shinny 在過程中也是不斷作資料搜集,然後配合與調整。貓天性喜愛濃味的食物,Shinny 嚐過三文魚貓糧,腸胃卻未能適應,Crystal 後來才發現小貓對蔬菜更着迷,於是以素貓糧作為平衡點:「基於營養需要,我知道不能讓牠單以蔬菜為主食。素糧能推出市場,一定經過多重研究及考量。我想對牠來說,也會是好的。」對 Crystal 來說,一步一調整,思考過後所作的決定,才值得尊重。

訴說着自己對茹素的看法,Crystal 的雙眼總是閃爍而堅定。沒有洗腦式宣傳,「做好自己」讓她跟素食圈子越來越緊密。透過工作,Crystal 接觸到愈來愈多跟她有相似想法的朋友,也令她更相信自己所做的都是正確。因為確信自己走在「對」的路上,Crystal 對推廣素食樂此不疲,表現樂觀:「肉食者與素食者,沒有誰比誰高尚。我尊重每個人的選擇,但不代表我會停止向你宣傳我所看到的好。」


轉載自SundayMore: 
https://www.sundaymore.com/%E9%9D%...%A0-crystal/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