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脈搏

廣告 Close Ad
釋放正能系列講座

日本郵政提供「守護服務」,無微不至照顧長者。除了送食物丶送背墊丶家訪之外,還有⋯⋯

香港01 | 2018-09-07
日本郵政於去年10月,全面展開長者「守護服務」(圖:日本郵政網頁)日本郵政於去年10月,全面展開長者「守護服務」(圖:日本郵政網頁)

提到「日本郵政」,相信很多人都不感陌生,不少港人遊日時都會到當地郵局「朝聖」一番。其實,除了一般的郵件派遞服務外,日本郵政對長者也相當「貼心」。例如在每年9月第三個星期一的「敬老日」,他們都會有禮物送贈服務,禮物當然也投其所好,由一些傳統的食物以至溫感背墊,可謂包羅萬有。而近年更延伸至在社區推出的「守護服務」(みまもりサービス)。

何謂「守護服務」?一般來說就是由服務供應商或社福團體,為年邁的親人或獨居長者提供定期慰問、探訪、緊急支援以至一些防遊走裝置等服務。這些服務一方面保障長者身心安全,另一方面亦減輕親屬無法常伴長者左右所帶來的不安。過往的服務供應商都是一些大型保安公司及居家設備公司,但面對近年社會龐大的需求,日本郵政於去年10月,全面展開針對長者的「守護服務」。相比其他服務供應商,日本郵政擁有遍佈全國24,000個服務點,基本上郵件能送抵的地方,「守護服務」都能「送抵」,這樣滿足了一些偏遠地區的需求。

日本郵政提供的「守護服務」:

家訪(みまもり訪問サービス):由郵局的職員進行家訪,每月一次,每次約三十分鐘。職員會帶同備有專用App的平板電腦到訪客戶家,並根據十個與日常生活有關的問題,向客人提問並作記錄。

電話安心通(みまもりでんわサービス):由郵局職員定期致電客戶,進行簡單日常問候及詢問近期身體狀況。

代城市打工的子女探望父母

日本郵政「守護服務」(みまもりサービス)的廣告,描述在城市工作的兒子,雖惦念著鄉郊的母親,卻因工作忙碌未能常伴左右。透過日本郵政「守護服務」,郵局職員定期到訪母親家,並為送上「報平安」簡報和合照,為兒子放下心頭大石。


其實除了郵政局,日本的「守護服務」有很多種類,這裏列出幾項比較常見的幾種:

家訪型:由專責職員定期到長者家,確認最近身體健康、飲食等情況,最後把紀錄傳送給家人。

感應器型:在家中特定地方設置感應器,例如玄關、床邊,家人透過電腦或智能電話確認情況。

自動電話/電郵慰問型:由電腦定期致電/發送電郵慰問長者,透過選擇題形式,確認其身體健康等情況(也有由專責職員直接致電慰問)。

遙距監控型:在家中特定地方設置攝錄機,二十四小時遙距確認長者的健康及生活等情況。

快遞配送型:「上門送飯」服務,由配送員確認(除了食物、也有日常生活用品的配送)。

聊天型:每星期兩次致電長者聊天,並製作報告。

民生委員探訪區內居民(圖:高槻市官方網站)民生委員探訪區內居民(圖:高槻市官方網站)

維繫地緣:民生委員

在《【日系護老誌】《小偷家族》的孤獨與老人「無緣死」》中,筆者提及了日本的「無緣」現象。《小偷家族》其中一幕,有位自稱是「民生委員」的中年男子探訪花枝婆婆。其實,民生委員的職責就是維繫「地緣」,並擔當「守護」區內居民的職責。

民生委員猶如義務「區代表」,作為政府與居民的「橋樑」,在區內生活的同時,亦處理區內大小福祉事務。每位民生委員家的門前都有一個「民生委員」的名牌,居民如有需要,他們能隨時「找上門」,民生委員亦會主動探望一些獨居及「無緣」的高危一族。可是,近年隨著日本少子高齡化問題日益嚴重,民生委員自身亦出現老化問題(2012年八成以上達六十歲或以上)。面對社區的日益嚴重的「無緣危機」及「無緣死」事件,一眾老將們亦漸見吃力。與此同時,各縣市地方政府及團體都各施奇法,各式的「守護」活動應運而生。

由老人生活需要設計的守護服務:垃圾收集

其中,京都市便以「垃圾收集」作切入點,「守護」市內居民,特別是一群獨居長者。在日本,市民都要預先把垃圾分類,並在指定日子及時間把已分類的垃圾,放置到指定位置給垃圾車收集。雖然垃圾收集點一般都在住宅附近,但對於部分行動不便的長者可不簡單;加上收集時間都在大清早,錯過的話就要等待下一次的收集。特別在炎夏,一些垃圾像廚餘,如不及早處理會引起臭味甚至惹來害蟲,大大降低生活品質之餘,對衛生亦有負面影響。

於是京都市近年便針對行動不便的長者或傷殘人士,實施了名為「真心收集」(まごころ収集)的免費服務。服務使用者只需把已分類的垃圾袋放到門口,職員便會協助收集(一星期一次)。更重要的是,當職員發現門口沒有垃圾袋,便會聯絡當事人,確認其安全與否。有需要的話,「介護支援專門員」更會進行家訪深入了解情況。

誠言,日新月異的「守護服務」的確能提供更多創新科技應對緊急情況,讓家人得到安心。「民生委員」亦能為有需要的鄰居提供「具溫度的守護」。然而,兩者都有其局限——上門探訪的郵局職員即使再熟練再親切,自動慰問的來電再頻密,都替代不了親人的一點關懷;民生委員即使再落力,亦無法充分應對社區龐大的需求。筆者一直相信,家人的關懷、鄰居的守望,才是最強大的「守護」。

(作者簡介:岑啟灝,曾赴京都修讀碩士學位,研究日本長者福祉政策、同時在京都老人院工作兩年。希望將日本的護老理念及值得參考的例子帶來香港,與大家一起應對人口老化帶來的各種挑戰。)


轉載自香港01:
https://www.hk01.com/%E7%A4%BE%...%81%9D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