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脈搏

《此生只為守敦煌:常書鴻傳》追憶首任敦煌研究院長不凡的一生。這是他一生守護敦煌的故事⋯⋯

中國新聞網 | 2020-06-24
二十世紀二十年代,常書鴻在敦煌文物研究所辦公室工作 (圖:中國新聞網)二十世紀二十年代,常書鴻在敦煌文物研究所辦公室工作 (圖:中國新聞網)

至2020年6月23日,被譽為「敦煌守護神」的藝術家常書鴻先生離世已整整二十六週年。近日,《此生只為守敦煌:常書鴻傳》由浙江人民文學出版社推出,書中再度追憶了這位第一任敦煌研究院院長不凡的一生。

《此生只為守敦煌:常書鴻傳》由著名作家葉文玲歷時多年創作,是目前市面上比較詳盡、完整、可信的常書鴻傳記。書中從常書鴻的少年開始講述,娓娓道來,直至常書鴻病榻前的人生回顧。

正如葉文玲在後記中所言:「在面對敦煌的492個洞窟、2,000座彩塑、45,000平方米壁畫時,你沒法不心靈震顫。在深入地了解了這位『守護神』的『九十春秋』後,你也沒法不為他的一生所歌哭所涕泣。」

常書鴻的一生,是不平凡的一生,是為敦煌奉獻的一生。這位出生在西湖邊的藝術家,早年留學法國,因畫功成名就。但就在事業、生活雙豐收之際,他邂逅了遠在中國的千年文化寶地──敦煌,人生之路也從此改變。

1936年,他毅然放棄了法國的安定生活和創作環境,在戰火紛飛的中日戰爭亂世中,回到中國。 1943年,他又幾經轉折抵達敦煌莫高窟,在嚴酷的自然環境和極其匱乏的物質條件下,籌備建立敦煌藝術研究所,並擔任首任所長。由此開始了對莫高窟有組織、有系統的保護和研究工作。


此後風雨人生中,常書鴻嘗盡了家庭離散、橫遭迫害的苦酒。但即便如此,他一生都保留著這樣一種使命感:敦煌藝術是中國的傳統文化,捨命也得保護它。幾十年的堅守,常書鴻為敦煌藝術的保護、研究和傳播寫下了珍貴的歷史篇章。甚至有後來人感嘆:在某種程度上,是常書鴻決定了今天敦煌的這般模樣。

日本作家池田大作曾問常書鴻:如果來生再到人世,你將選擇甚麼樣的職業?

常書鴻的回答再次讓人心生敬畏:如果真的還有來世,我將還是常書鴻。我要去完成我想為敦煌所做而尚未做完的工作。

二十六年過去了,段文傑、樊錦詩、趙聲良⋯⋯幾代莫高窟人接過「敦煌守護者」的使命棒,敦煌文物保護工作不再「危機重重」,而展示出了熠熠生輝的全新面貌。但回顧百年敦煌文物保護史,常書鴻仍是最重要、最動人的那一位。

作家葉文玲與常書鴻結識於1983年,為寫作《此生只為守敦煌》,葉文玲曾六次前往敦煌,歷時多年,幾易其稿。作品以獨特的藝術視角、優美的文筆、翔實的史料,描繪了常書鴻與敦煌的血肉關係,揭示了常書鴻一生守護敦煌的決心和痴心。  


轉載自中國新聞網:
http://www.chinanews.com/cul/2020/06-17/9214975.shtml

延伸閱讀:
在敦煌,我們見證到對永恆存在的信仰的虔敬心——敦煌建窟人的初心與敦煌音樂研究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