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脈搏

廣告 Close Ad
釋放正能系列講座

法鼓文理學院副教授楊蓓的人生課題是「從內心學習獨立」。這源於她曾三度送走摯愛⋯⋯

康健雜誌 | 2018-09-07
法鼓文理學院副教授楊蓓說:「如果不是多年的信仰與修行,面對中年後這麼多失落,我恐怕不是現在這個樣子。」(圖:康健雜誌)法鼓文理學院副教授楊蓓說:「如果不是多年的信仰與修行,面對中年後這麼多失落,我恐怕不是現在這個樣子。」(圖:康健雜誌)

法鼓文理學院人文社會學群副教授楊蓓三十八歲時發現老花眼,醫師宣佈檢查結果時,她不發一語,但在回家的路上卻開始掉淚,「還不到四十,竟然就有老花眼!我從來沒想過自己會老。」

老花眼、白頭髮只是中年的小考,更艱難的關卡──疾病與死亡還在後面,不想面對,卻又迎面而來,不容迴避。

2009年法鼓山創辦人聖嚴法師圓寂、2011年父親驟逝、2014年丈夫從發現罹癌到往生,僅兩個月,楊蓓在六年內接連失去三位生命中重要的支柱,傷痛與失落難以言喻,「生命的無常迫在眼前,」她平靜地回憶人生的連連重擊。

生活獨立容易,心理獨立難

先生彌留時,楊蓓在他耳邊說:「你的身體已經壞了、不能再用了,你應該離開了。修行了一輩子,也不過是在等這一刻,你就灑脫地走,不要留戀,剩下的事我處理。」

她當時並沒有想太多,這些話就脫口而出,事後回想,當時就是為了他好,為他的自在灑脫而努力,不能只為自己哀傷而捨不得他走。「消融自我、不再事事以『我』為先,是中年後需要學習的。我欣慰在這件事上,有那麼一點點實踐。」

面對喪夫之慟,她提醒自己「老實過日子」,不太壓抑情緒,很清楚自己的心處在痛苦狀態,「看著那痛苦,慢慢發現痛苦在改變,有時特別痛苦、有時淡一些。其實情緒是流動的。」她運用禪修培養出來的覺知能力,觀察情緒起落、生滅,哀傷慢慢就沒有那麼濃了。

親友離世有時是推力,促使人直視自己的心。楊蓓說,已婚者常以為可以白頭偕老,可是當這個夢想破滅,心理上就覺得只剩自己一個人了。「一個人生活不難,但心理上的一個人,讓我發覺原來自己心理上並不獨立,是很依靠先生的。」「從內心學習獨立」便成為她此後的人生課題。


「如果不是多年的信仰與修行,面對中年後這麼多失落,我恐怕不是現在這個樣子,」她微笑道。

她說,信仰不一定指宗教,它可以是人生的基本信念或生命觀,「也就是你如何看待自己和生命歷程;遇到挫敗、變故,能夠幫你度過關卡。」

不過不少人的信仰接近「利益交換」:認為拜神明、捐錢做功德、四處參加宗教聚會,祂就會保佑我、事事如我所願。「但是當遇到不圓滿、無法控制的事時,這些信眾往往覺得失望:『我做了那麼多,祢為什麼沒保佑我?』這樣的信仰能發揮作用、助人度過難關嗎?恐怕有困難。真正的信仰,應該要能夠安定人心,幫助人過得更好。」

生氣三天變一天,就是修行

而信仰最可貴的是在生活中修行、實踐,「讓你有力量面對人生的挑戰,甚至是老病死種種變故。到深山裏修行,那是武俠小說的情節,」她笑說。

舉例來說,如果以前會為了某人或某事生氣三天,但經過修行提升心的力量,慢慢改變自己,不那麼容易受外境影響,變得可以只生一天氣,甚至不經意發現,十分鐘就過去了,「這就是修行的功效。」

聖嚴法師、楊蓓的父親與丈夫,骨灰都植葬在法鼓山生命教育園區,而她在法鼓文理學院教書,有空便去園區走走,回憶點滴湧上心頭。「其實我們依舊彼此陪伴。」在大化時空裏,生命流轉不息,不曾遠去。


轉載自康健雜誌: 
https://club.commonhealth.com.tw/article/1419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