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脈搏

淹沒水下三十六年,摩崖石佛重見天日!它為何成為了「水下文物」,又是如何重見天日的?

中國新聞網 | 2020-11-20
白河佛爺灣摩崖造像近日因水位降低而露出水面,揭開其神秘面紗(圖:上游新聞短片)。白河佛爺灣摩崖造像近日因水位降低而露出水面,揭開其神秘面紗(圖:上游新聞短片)。

多年淹沒在水庫中,白河佛爺灣摩崖造像因此被披上了一層神秘面紗。近期,延慶區白河堡水庫持續向下游輸水,隨著水位降低,這組摩崖造像漸漸露出水面。據了解,這是白河堡水庫蓄水三十六年以來,佛爺灣摩崖造像的首次「現身」。

白河堡水庫位於延慶區東北部,距離北京市區約110公里。近日,有記者走訪白河堡水庫,乘巡邏船行至一處名為佛爺灣的水域,在一塊花崗岩崖壁上見到了「出水」不久的摩崖造像。

三尊淺浮雕造像並列於同一塊岩石上,形狀體量相當,均為坐式,每尊高約1.7米、寬約0.8米。左側石像漫漶不清;中間石像隱約可以看出輪廓;右側石像保存相對較好,石像雙耳垂肩,短頸,身著通肩大衣,裙於胸前打結,雙手交於腹前,陰線勾勒衣褶,下承蓮花寶座,背後有浮雕的頭光和背光。石像前擺放著新鮮的蘋果,為水庫工作人員供奉。石像周圍存在明顯的斧鑿痕,以及安插木樁用的方孔和圓孔。右側石像上端的斧鑿痕中,刻有「石匠」二字;佛像左下方的刻字較為模糊,能辨識出來的只有「安」、「馬」兩個字。兩處字體都比較隨意。


摩崖造像如何成為了「水下文物」?據了解,1983年竣工的白河堡水庫,是白河引水工程的重要組成部分,存水最高時達到6,000多萬立方米,摩崖造像因此被淹沒。白河堡水庫工作人員魯冰玉表示,今年10月1日前後,水庫開始向下游輸水,存水量已減至800多萬立方米,水位下降了十六米,石佛因此重見天日。魯冰玉坦言,她在白河堡水庫工作了20年,常聽當地老人說起「佛爺灣」,這是他頭一次親眼見到這組石像。

此事引起了延慶區文物管理所的關注。延慶區文管所副所長於海寬介紹說,他的一個同學在白河堡水庫工作,10月中旬發給他石像的照片,他隨即和同事去現場查看,發現這正是延慶區隱沒多年的普查登記文物——白河佛爺灣摩崖造像。

因為石像多年來被水淹沒,於海寬在延慶從事文物工作十四年,這是他第一次親眼看到白河佛爺灣摩崖造像。「延慶區文物部門在職的同事,沒人親眼見過這組摩崖造像。」於海寬透露,他的父親於秉銀,曾任延慶縣文物管理所所長,1983年以前白河堡水庫尚未建成,在進行文物普查時,老父親曾親眼見過白河佛爺灣摩崖造像。1983年水庫建成,1984年蓄水,石佛便沒於水下。

在延慶區文物管理所的檔案中,可看到了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拍攝的白河佛爺灣摩崖造像。歷經三十多年,浮雕的立體感發生了一定程度變化。於海寬解釋說,從目前的狀況看,水流對於摩崖造像的影響和空氣流動差不多,好在白河堡水庫的水流比較緩和,對於石像衝擊較小。

石像出自哪個歷史時期?面部細節為何缺失?於海寬研究發現,石像所在崖壁,附近是明代的靖安堡,在遼、金、元三代,這裡曾是御路的一段,名為黑谷路。元代尚佛,因此御道兩側有不少佛像石刻,通過形制判斷,這組石像出自元代的可能性較大。就石像面部來看,不排除其在歷史上遭到過人為破壞。於海寬透露,白河堡水庫目前的水位,估計還能維持一年左右。接下來,他們會請石刻文物專家,對這組石像的斷代、保護措施做進一步論證。


轉載自中國新聞網:
http://www.chinanews.com/cul/2020/11-14/9338215.shtml

延伸閱讀:
日本延曆寺的護法童子像內,收藏著一尊不動明王鍍金造像!它是怎樣被發現的?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