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脈搏

廣告 Close Ad
HKBuddhist-Ads-May2018

用兩張A3紙書寫67400字《法華經》,字字都在一毫米之間!鄭春翔以鋼筆跨越「心中的山頭」:看不到字距時,就用「觀想」書寫⋯⋯

人間通訊社 | 2018-05-02
鄭春翔寫的《藥師經》,每個字不超過一毫米,十分細微(圖:人間通訊社)。鄭春翔寫的《藥師經》,每個字不超過一毫米,十分細微(圖:人間通訊社)。

台灣高雄科學工藝博物館館訊主編鄭春翔著迷於硬筆書法已有三十年,且練就寫小字的功力,每個字不超過一毫米,雖然極細微,但一筆一畫皆清晰可見。書寫的內容有古典詩詞、動輒上萬字的佛教經典,沉浸在鋼筆書寫的樂趣裏,讓他直呼:「是人生的意外!」而且成本低廉,喜悅最大,又易於收藏,儘管公務繁忙,只能利用下班後的空檔書寫,但仍樂此不疲。

鄭春翔認為,極細緻的表現挑戰一般比例的概念,更是視覺上的衝擊。從書寫《藥師經》的5,000多字,到在A4紙張上寫的17,051字的《地藏經》。至於最近半年書寫的《法華經》,有67,400多字,用兩張A3的紙書寫,一張A3紙是半部的《法華經》,每個字都在一毫米之間。

那麼,寫錯字怎辦?「這沒有回頭路。」寫錯字怎辦? 「往往沒有回頭路。」鄭春翔說,如果是數千字的就重寫,數萬字以上的就用修訂的方式。工具選擇倒不難,例如德國製的三倍閱讀用放大鏡、日本製的紙張,好寫的鋼筆等。

小玻璃瓶裏面可能是一部《心經》,或是意味深遠的話語(圖:人間通訊社)。小玻璃瓶裏面可能是一部《心經》,或是意味深遠的話語(圖:人間通訊社)。

對鄭春翔來說,書寫過程中最大的收穫,是重溫、咀嚼四十多年來學習過的經典和古典詩詞的文意。在寫的過程裏,「心,才是最重要的。」排除旁鶩,帶出清涼音,寫到最細緻處,天地萬籟俱寂。最細微的地方,往往連字的間距都看不到,此時唯一憑藉的就是心念,用觀想書寫,在方寸之間爭取空間。

鄭春翔說,《法華經》像是一座山頭,當跨越後再回首,發現原來見山還是山,再來看看先前不多於50,000字的經典,例如《金剛經》、《心經》,早就可以信手拈來。

此次在佛光緣美術館總館的「藝行者—2018年佛誕特展」,鄭春翔將會展示所有與書寫佛典有關的東西,「和大家分享是種歡喜。」他常以小玻璃瓶跟大家結緣,玻璃瓶內往往是一張小小的紙條,或是捲起來的一張紙,裏面可能是一部《心經》,或是意味深遠的話語,一管迷你到可以放在手心的玻璃瓶,彷彿大千世界就在掌上,「拿來與大眾結緣,很有意義。」鄭春翔說。


轉載自人間通訊社:
http://www.lnanews.com/ne...%AD.html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