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脈搏

廣告 Close Ad

研究:「我」常掛嘴邊,多半容易出現憂鬱、焦慮等負面情緒!話題不斷圍繞著「我」,不一定跟自戀有關,可能傳達了更多你不知道的信息⋯⋯

人間福報 | 2018-05-30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身邊是否有朋友聊天時,常說「我」今天怎樣、「我」最近如何?將話題不斷圍繞著「我」說個不停的人,不一定跟自戀有關,可能傳達了更多你不知道的信息。根據一篇今年3月刊載於《每日科學》的研究指出,一直以「我」開頭,「我」結束話題的人,多半容易出現憂鬱、焦慮和其他負面情緒。

這項由亞利桑那大學所做研究,以來自美國和德國六個實驗室,超過4,700人的大型資料庫進行分析,資料包含憂鬱和負面情緒測量數據,以及個人使用以「我」為中心談話(I-talk)的書面或口頭測量數據。若談話內容涉及個人情境,如最近發生的分手事件,則計入以「我」為中心談話和負向情緒的關係;若談話內容不涉及私人事件,如描述一張圖畫,則不列入計算。

研究指出,每人每天平均會說16,000個字,其中約1,400字是第一人稱單數代名詞,而那些有情緒困擾傾向的人每天用「我」、「我的」的次數高達2,000次。研究發現,經常使用第一人稱主格「我」(I)和受格的「我」(me)與負向情緒有關。但頻繁使用第一人稱所有格「我的」(my)則否。結果顯示,以「我」為中心談話,在憂鬱症評估上並非最佳,但卻能更廣泛評估負面情緒。

諮商心理師公會全聯會理事胡延薇表示,當經歷負面的生活事件,若過於專注在自己身上,很可能產生以我為中心的談話(I-talk)。例如「為甚麼我會這麼衰?」「為甚麼只有我這麼慘?」並連接到負向情緒如憂鬱、沮喪、焦慮等。

她提醒,當發現身邊朋友,聊天時容易以「我」為中心,且出現「不快樂」的形容詞時,不要誤以為他只是想引起注意,可能他正經歷著心理困境或情緒困擾,可多給予傾聽及陪伴。

心理鎂光燈 放大無望感

董氏基金會心理衛生中心主任葉雅馨表示,這個研究,提醒了在平常人際互動中,不經意的情況下,可能傳達了人需要被協助及支持的實情,但大量的談論自己,在「心理鎂光燈」效應影響下,只關注自身處境,容易放大對事情的負向或無望感,接連帶來憂鬱、焦慮、緊張、憤怒、擔心、無望等負向情緒。

她建議,民眾作為一個傾聽者,除了談話中「我」的警訊,若發現對方同時有一些身體症狀,如感冒反覆不好、原有的疼痛(頭痛、胃痛)加劇等,要了解這可能是個求助的信息,可給予更多支持與言語上的肯定,若發現自己無能為力時,可陪同對方找到其他支持管道。

「我執」與「無我」

佛教術語裏有我執一詞,又名人執,即妄執人有一實在的我,也是眾生苦惱的來源,我執重的人,容易焦慮、憂鬱。

無我,指對於(實在的)我的否定,為佛教根本思想之一。這個名詞有二方面的意思,一方面,它可以解釋為,沒有(實在的)我,我並不存在;無我之人,比較快樂。


轉載自人間福報:
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508096

標籤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