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脈搏

廣告 Close Ad

這張名為《吻別》的照片,獲香港影展金獎。攝影師分享緣起:這是張神奇的照片,母親親吻父親後,父親又奇蹟般的日漸康復⋯⋯

人間福報 | 2018-10-12
攝影師徐英喆表示,父母親從青梅竹馬到白髮蒼蒼,七十多年來始終形影不離,夫唱婦隨(圖:徐英喆)攝影師徐英喆表示,父母親從青梅竹馬到白髮蒼蒼,七十多年來始終形影不離,夫唱婦隨(圖:徐英喆)

一張由大陸秦皇島六十四歲攝影師徐英喆所拍名為《吻別》的黑白照,獲得香港影展金獎榮耀,照片中的主角正是他的父母親,徐英喆說:「這是張神奇的照片,母親親吻父親後,父親又奇蹟般的日漸康復。」

徐英喆表示,父母親從青梅竹馬到白髮蒼蒼,七十多年來的相濡以沫,在歲月的旎旎風光中,透過鏡頭記錄一個以身相許、一個以心相托的至真至純的愛,始終形影不離,夫唱婦隨,一生牽手慢慢變老,無論是艱難的歲月或生活的富庶,愛的箴言就是不求榮華富貴,無須海誓山盟,只要彼此牽著手,相互享受柴米油鹽和裊裊炊煙的滿足,一生足矣。

相互扶持 廝守一生

據了解,這一段愛情故事,兩人是無血緣關係的養子女,小時候皆以「兄妹」相稱,但兩人之間的感情隨著時間,逐步昇華成愛慕之意,到談論婚嫁的年紀便決定相守一生。

徐英喆說,父母親一起生活了近八十年,從沒吵過嘴、紅過臉。兄妹四個也都以他們為榜樣,一旦有吵架的架勢,就會有人跳出來說,看咱爸咱媽,此話一出立刻風平浪靜。

徐英喆表示,父親被六次通知病危,在長達五年的治療中,母親儘管也已七十多歲,仍堅持自己照顧丈夫,餵藥餵飯,擦臉洗身,寸步不離!母親也從未喊過累,從沒有說過一句煩,而為了提醒按時給父親服藥,更在屋子貼滿了「吃藥」的紙條。

而父親怕母親擔心和難過,不管檢查和治療多痛苦,從沒有叫過疼,更沒有對母親發過一次脾氣。在病痛中讓他唯一的變化,就是變得越發像個了孩子,對母親也越發依賴。

他說,有一次看母親實在太累,父親又睡著了,就讓母親回家休息。當父親半夜醒來,第一句話就問:「你媽呢?」接著竟像小孩子一樣鬧個不休,只好在凌晨三、四時把母親接來。而在看到母親來了,父親卻像犯了錯誤的孩子一樣,立刻就安靜下來。看到父母親間如此深的愛,徐英喆決定在父親快結束生命的最後三個月中,以拍照的方式盡孝。


深情留戀 令人不捨

徐英喆表示,2016年父親再次被通知病危,住進重症加護病房時,開始不斷呼喚母親的名字。母親連忙走到床前、俯下身聽他說話。父親用盡全身氣力說,「看來,這一次是要來真的了。」話未說完,八十三歲的母親已淚如雨下,連一旁孫女也哭成了淚人。孫女俯下身親吻了爺爺的額頭,父親把目光轉向母親,顫抖地說,「親親,親親⋯⋯」母親即俯下身子,輕輕閉上眼睛,將嘴唇印在父親的嘴唇。看到這一幕,他立即按下快門,拍下了這寶貴的一幕。

一張沒有過多色彩的照片,所敘述是兩位八十多歲耄耋老人的深情與留戀,令世人看了為之動容。

徐英喆說,在父親去世後,母親心中始終有遺憾有掛念,房間裏掛滿了父親的畫作和他們從年輕到老的照片。經常看著看著眼淚就流了下來,充滿著十分不捨。母親表示,與你父親從青梅竹馬到舉案齊眉,那雙牽了七十多年寬厚手掌,怎麼能說放下就放下呢?想念從年幼的相識,到少年的相知;想念成為夫妻和養育子女;想念走過的春夏秋冬,愛多久,才算是長久?十年太少,百年未知,最深情,莫過於離開之後,她願意,想念他終此一生。


轉載自人間福報:
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524381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