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脈搏

鄭振煌教授:翻譯佛教經典,必須要有實修經歷!為甚麼?

鳳凰網佛教 | 2019-08-14
英國倫敦大學東方與非洲研究學院榮譽教授鄭振煌(圖:鳳凰網佛教)英國倫敦大學東方與非洲研究學院榮譽教授鄭振煌(圖:鳳凰網佛教)

2019年8月10日至12日,《中國佛性論》翻譯暨在海外出版學術研討會在南京大學中華文化研究院召開。本次國際研討會對於推動漢傳佛教學術經典的翻譯事業,促進漢傳佛教在西方世界的傳播具有著重要的現實意義和深遠的歷史意義。研討會期間,鳳凰網佛教跟鄭振煌教授對話。鄭振煌教授表示,佛教的經論,不是在談哲學,而是再談如何修身養性,如何讓我們解脫煩惱,這是完全從實修的角度來談的。如果翻譯者本身沒有實修的經歷,那翻譯者看不懂經文的。

如何看待賴永海教授「當今漢傳佛教學術經典的翻譯仍然是一個短板,在一定程度上阻礙了漢傳佛教在西方世界的傳播」這一觀點?

鄭振煌:這大體上是對的。如果我們要去追究漢傳佛教經典的翻譯比不上南傳佛教、藏傳佛教,有兩個特別重要的原因。

第一個原因,從現實面來看,華人特別的多,對於漢傳佛教的大師們來講,華人都已經度不完了,更沒有力量去度非華人。同時,華人已經能給漢傳佛教提供足夠的支持,不必另外開闢「市場」。這跟南傳佛教、藏傳佛教的大師們不一樣,南傳佛教、藏傳佛教的大師們為了求生存,就必須向他們之外區域的人傳播佛法,當中,英語就成為傳播工具之一。

第二個原因,漢傳佛教的理論特別深,西方學者很難理解。南傳佛教基本跟兩千多年前的佛教沒有太大區別,都是非常簡單,每一個人都可以修的來,很容易就能讓人接受。藏傳佛教基本上也是印度佛教的「移植」。固然藏傳佛教有密宗的部分,這是受到印度非佛教密宗以及藏區本土宗教苯教的影響,但藏傳佛教在顯教方面的理論,基本上是從印度佛教的「移植」過去的。

漢傳佛教不是這樣,漢傳佛教已經完全中國化。中國化的佛教就深深受到儒家影響,強調現世的意義,以及受到道家的影響,有了那種無為的修行方式。中國的高僧大德們,能夠融合印度佛教跟本土的傳統文化,創造出新的理論出來。這樣誕生出來新的理論,非華人是很難理解的。

以前日本都讀漢字版的大藏經,即使是他們,有時候都不能還原文字的本身,更何況是歐美人士。

非傳統漢文化的研究者,其實很難理解漢傳佛教。即使可以把漢傳佛教的種種學說、理論翻譯成英文,也沒有市場,外國人也看不懂。市場沒有需求,產品做出來,也沒有多大的用處。所以這就需要思考,漢傳佛教著作翻譯時,需要採取甚麼樣的態度。

漢傳佛教學術經典翻譯應該如何做?

在古時候,譯經是國家的大事,都是皇帝促使,譯場規模都是幾百上千人,組織翻譯的人,一定都是有修行的,在修證方面,在譯學專業方面,都是第一等的人才,還會同時召集全國的高僧同時創作。

我們這次《中國佛性論》的翻譯團隊規模,雖然沒有達到幾百人上千人,但有這種發心,已經是非常好的。

當下漢傳佛教經典的翻譯,日本在經典方面的翻譯已經相當多了,其水準方面,還有待提升。但最重要的就是,他們對漢傳佛教沒有充分的理解,翻譯的人,沒有實修經歷。實修經歷非常重要。

因為佛教的經論,不是在談哲學,而是再談如何修身養性,如何讓我們解脫煩惱,如何拯救世界,莊嚴國土,這是完全從實修的角度來談的。

如果翻譯者本身沒有實修的經歷,那翻譯者看不懂經文的,只能依文字表面來翻譯。所以我一直說,翻譯是最好的修行。

翻譯者一定要有「戒」,「戒」就是翻譯的原則,翻譯的原則要先定出來。

翻譯者要有「定」,如果沒有禪修、念佛、持咒的定力的話,你很難體會文字背後的意思。

翻譯者要有「慧」,這個「慧」分「根本智」跟「後得智」,要先有「根本智」,再有「後得智」,你要有對文字、表達的掌握。

還要有「解脫」,你要站在一個修行者的角度來翻譯,修行者的發心是解脫眾生的煩惱,要讓漢傳佛教能利益更多的眾生。

最後是解脫知見,就包括修行有沒有體驗,文字有沒有善巧。

如果能具備「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應該可以把漢傳佛教翻譯的更好。
 

轉載自鳳凰網佛教:
https://fo.ifeng.com/a/20190813/45677101_0.shtml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