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脈搏

雲居寺珍貴經書重生記:七個人花兩年修復203塊清代《龍藏》木經板,修復時連大氣都不敢出⋯⋯

梵華網 | 2020-07-30
(圖:北京日報)(圖:北京日報)

在雲居寺珍貴文物修復成果展上,首次亮相的明代紙經和清代龍藏木經板吸引了無數觀眾。

是誰能讓「沉睡」了幾十年的208卷明代紙經和203塊清代龍藏木經板,從蟲蛀、裂隙、糟朽、變形、發霉到煥然一新⋯⋯記者走進文物修復師的工作室,揭開了這批文物背後長達四年的重生之路。

劫難 輾轉破損後落戶雲居寺

走進雲居寺藥師殿北配殿,展櫃內陳列著清代龍藏木經板。經板旁的圖片,暴露了它修復前的老樣子:斷裂、發霉、缺損、字跡模糊⋯⋯這是歷經了怎樣一段歲月?

雲居寺文物管理處文物保護科科長續曉玉說,「我們珍藏的22,000餘卷明代紙經和7,000餘塊清代龍藏木經板,是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幾經輾轉來到雲居寺的。」

據考證,龍藏木經板是清代皇室下令,刊刻於1733年至1738年的一部佛教典籍叢書。刊刻完成後初存故宮武英殿,乾隆朝末年遷入柏林寺存放。 1966年,經板由寺內遷出存放於寺外臨時搭蓋的大棚內。在長達十六年的時間裏,由於臨時大棚簡陋粗糙,致使這批珍貴文物長期受到水浸雨淋,加之蟲蛀、重壓等傷害,損毀非常嚴重。1982年7月,為搶救這一批珍貴文物,經板被移至智化寺,由北京市文物局保管。1991年1月,經板被全數運至雲居寺。1993年7月,北京市文物局和北京石刻博物館重印《龍藏》,之後出於長久保存的考慮,將大部分經板存放到了昌平十三陵文物庫房內,雲居寺只留下少部分。

從那時起,這些珍貴的佛經在專人的看護下,在雲居寺的庫房和藏經閣裏「沉睡」。直到2016年,雲居寺文物管理處與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合作,開始對兩宗文物開展科學化、規範化的保護工作,這些紙經​​和木經板便開啟了它們的「復生」之路。

復生 修復時連大氣都不敢出

2019年,修復師王治濤帶領著二十人的專業修復團隊,在中國國家圖書館專家的指導下,承擔起了雲居寺裏的500卷明代紙經的修復重任。

走進20℃的恆溫恆濕修復室,俯在桌前的王治濤正在用手中的小鑷子輕輕地將破碎的紙經一點點拼起來。漸漸地,王治濤的額頭上滲出了一層薄汗,兩名助手一邊幫他擦汗和做安全防護,一邊負責遞上工具⋯⋯

「歷經數百年的一冊明代紙經,經頁全都脆化了,一點風,甚至喘一口氣兒,它就能被吹碎了。所以,修復它們時都要戴上雙層口罩。」放下手中的工具,王治濤說,「修復師就是『文物醫生』。在我的眼中,需要修復的紙經就像是一位病人,身上可能有水漬、斷裂、絮化、蟲蛀等多種頑疾。治療中要又輕又準,還要最大限度地保證安全。」

記者了解到,一頁紙經的修復必須一次性完成,所以修復一開始,就不能停下來。因此,修復師常常在桌前一坐就是大半天。直到處理完成,才能喝口水、喘口氣。

王治濤說,修復一頁經書,事前的準備要非常充分,有時要用幾個月,甚至幾年的時間。就拿這批經捲和經板來說,從2016年文保團隊的專家們開始研究,僅紙經和木經板的基礎病害調查就長達一年半的時間,然後編制修復方案和論證,直到2019年初,第一階段的修復工作才啟動。可在正式修復前,還要對紙經和木經板「體檢」,制定詳細的修復方案,才能進入繁瑣的修復工作,整個過程中,要歷經滅菌殺蟲、經文色牢度測試、顏料加固等十餘道工序。這些過程,全部都要用文字、圖片和視頻記錄下來。

王治濤介紹,這些工序中,難度最大的是要把粘連十分嚴重的書籍,一點一點地剝離,又不能傷害到經書。「那本經書就像是一塊『紙磚頭』,因為經書質地纖薄且年代久遠,上百頁紙已經粘連在一起無法翻開了。」王治濤清楚地記得,第一次見到明代《南藏》紙經時的驚訝。揭經前,通過溫濕度的控制讓紙恢復到蓬鬆的狀態。然後坐在桌前,左手輕輕翻起頁腳,右手用特製工具將頁面輕輕剝離。這一環節不能有一點失誤,因為稍有不慎就可能導致經面缺損。哪怕是一個筆劃缺損,也會造成無法挽回的損失。修復一卷《南藏》紙經尚且如此,修復整個208卷明代紙經就更複雜了,僅揭經頁就重複了成千上萬次。

挑戰 剔除積墨用了四個多月

上百年的木經板,歷經多次輾轉,出現了蟲蛀、裂隙、糟朽、變形、發霉,甚至個別經板已斷裂、掉字,作為保護經板四周之用的披麻掛灰也被不同程度地破壞,這給修復帶來了極大的挑戰。

指著字口十分清晰的一塊清代龍藏木經板,修復師魏子茗說,「我第一次見到它時,表面滿是灰塵,上面還生了霉斑。因經板有一定程度的糟朽,其周邊已經變得非常脆弱,輕輕一碰就會掉渣。板上的積墨也很厚,經板上寫的是什麼,已經無法辨認。」

清除積墨成了修復的重中之重。魏子茗先對這塊木經板進行乾式清潔,拿軟毛刷和棉籤去除表面的灰塵和黴菌,繼而用蒸汽清洗機把經板表面的積墨軟化,用特製的竹籤將卡在經板上的積墨一點點剔除。

木經板上的字因年久腐爛變得十分脆弱,有的表面上看起來是完整的,其實底下全是空的,輕輕一碰就會塌下去了。由此,剔除木經板上的積墨要格外小心仔細。

「經板上都是繁體字,筆劃多,筆劃之間的距離只有頭髮絲兒那麼細。我們採取數字掃描技術,把經板上的字放大到數倍,就是要將肉眼看不到的積墨,也清理乾淨。」魏子茗介紹,「清理工序完成後,還要對經板進行加固。這要按比例調和出一種特製的膠,刷在經板上,讓它慢慢滲透進去。然後膠的比例再一點點變濃,一遍遍刷。刷完後用毛巾將其擦拭乾淨,卡在細小的字體裏面的部分,再用棉籤清理出來。這樣加固過後,木經板就會變得堅硬,還易於保存。」

就這樣,靠一點一點剔墨清理,一遍一遍滲透加固,一塊木經板才能夠以百年前的原貌出現在世人面前。

魏子茗所在團隊的七名成員,光是清理清代龍藏木經板表面的積墨,就用了四個多月時間,常常在修復台前一坐就是一整天。

七個人用了近兩年時間,修復了203塊清代龍藏木經板。

「每當一件文物修復完成,那就是修復師們感覺最榮耀的時候。那種感覺,不能用金錢來衡量。」魏子茗說。

目前,這批修復完成的208卷明代紙經和203塊清代龍藏木經板已存放在雲居寺庫房,管理人員定期進庫檢查,並對庫房內投置的防蟲、防黴藥品進行更換。雲居寺將對修復技術經驗進行整理存檔,為下一階段的文物保護修復工作打下基礎。


轉載自梵華網:
http://fh.china.com.cn/ch2017/zx/2020-07-27/4313.html

延伸閱讀:
「生了病要去醫院,最好的辦法是別讓它生病!」敦煌研究院如何做到不讓文物「生病」,將文化遺產代代相傳?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