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脈搏

音樂治療失語症:她未能完全回復語言能力,但排練時竟能流利唱出一首首樂章!中風歌者:希望在明天⋯⋯

香港01 | 2018-06-29
美玲(右)坐在失語症姐姐美蓉(左)的旁邊,在歌譜上寫上標記,提示美蓉副歌歌詞的先後次序(圖:香港01)。美玲(右)坐在失語症姐姐美蓉(左)的旁邊,在歌譜上寫上標記,提示美蓉副歌歌詞的先後次序(圖:香港01)。

「講唔到嘢喎,點唱歌呀?」六十二歲的梁美玲三年前為患有中風兼失語症的姐姐梁美蓉四處尋找言語復康治療,當她們被香港復康會邀請加入剛剛成立的「樂隨風合唱團」時,當刻反應非常愕然,疑惑完全喪失語言能力的姐姐如何唱得到,又以為合唱團不過是「大家坐埋唱吓卡拉OK」。

這個非一般合唱團是香港首個專為有言語缺損的中風病人而設的。這個為期三年的社區音樂治療計劃,讓不同程度的中風病人,在音樂治療師的輔助下練歌、寫歌,這三年來已有多次公開演出的機會。雖然美蓉至今仍未能百分百回復語言能力,但她和其他團友排練時,竟能流利地唱出一首又一首的樂章。

每逢星期四都是「樂隨風合唱團」的排練日子,三十幾個成員一早已到場預備。他們大部分人是不同康復程度的中風患者,有些坐著輪椅有些手執柺杖,也有行動自如卻表達有困難的,餘下約兩成參加者,就是他們的家屬和照顧者,甚至包括外傭。美蓉、妹妹美玲以及妹夫都是其中一分子。

在合唱團之中,中風患者不斷進步,除了唱歌,樂器表演亦沒有難度(圖:香港01)。在合唱團之中,中風患者不斷進步,除了唱歌,樂器表演亦沒有難度(圖:香港01)。

中風後忘掉四成文字 有口難言

美蓉2014年在家中暈倒昏迷,醫生確診美蓉的左腦患上缺血性中風,病因不明,她的右邊身因此失去活動能力;中風亦損害了其大腦語言區的神經系統,令她患上了失語症,只記得六成學過的文字。

現在,美蓉會記得英文字的讀音和串法、會寫「壹、貳、參、肆」等記帳用的中文數字大寫,都是她以往進修英語學過、或從事會計工作曾經運用過的。但她偏偏記不起看似「簡單」的阿拉伯數目字、英文單字、筆劃少的中文字,「3會變咗8,d會變做c,b又會調轉寫」。對於美蓉的情況,美玲曾感不解:「有咩理由咁簡單你會唔記得?原來真係唔記得就唔記得。」

失語症患者的智力沒受影響,但語言理解和表達會有障礙,書寫及閱讀能力亦可能受到影響。患者可能會詞不達意、難認字、難找字、讀不懂字的意思,或是明白字的意思卻說不出口。說話會斷斷續續,沒有主語,字詞不斷重複。由於大腦受損的位置不同,病況因人而異。

要「尋回」美蓉遺忘的四成字詞,需要啟動她大腦未曾使用的部分重新學習,就像小朋友般牙牙學語。但重學並不等於能夠記住,因為失語症的黃金復康時期是中風後三至六個月,之後吸收能力會減慢,十隻字可能只記到三字,甚至更少。美玲會很有耐性與美蓉不斷講話、不斷溫習,但情況尤如用筲箕裝水,「個筲箕不停咁流,你要不停開水喉,等佢不停咁流,裝得幾多就幾多。」

中風康復者八次公開表演

美蓉中風之後,全家為她物色言語治療師,尋找了九個月都苦無結果,之後輾轉遇上由社區文化發展中心、香港復康會、國際音樂治療中心合辦的社區音樂及復康計劃「樂隨風合唱團」。入團三年來,兩姐妹已經公開演出八次。

最近她們和團員忙著為月底最大規模的一次公演排練。在每星期兩小時的排練中,他們先要練習呼吸及活動口部肌肉,然後熱身,之後一氣呵成地練習奏唱多首表演歌曲。三名音樂治療師擔當指揮和現場伴奏,提點他們注意發音、速度等,而團員可攜詞譜上台和綵排。

綵排時,美玲坐在美蓉的左邊,她會在歌譜上寫上標記,提示美蓉副歌歌詞的先後次序。美蓉偶然會忘詞,但當一群人和唱時,她很容易就反應過來。大多數時間她都不看歌譜,喜歡看指揮的提示,然後字正腔圓地逐字唱出每句歌詞。

當聽到美玲詳述自己失語的情況時,美蓉強忍著淚水,後來卻止不住哭泣。知道姐姐難過,美玲搭一搭姐姐膊頭,安慰道說:「你宜家都好好呀,都識講成句,越來越叻㗎啦! 你睇下人地要八年九年處理,成十年呀,你宜家三年咋嘛!」美蓉聽罷完又重現笑容(圖:香港01)。當聽到美玲詳述自己失語的情況時,美蓉強忍著淚水,後來卻止不住哭泣。知道姐姐難過,美玲搭一搭姐姐膊頭,安慰道說:「你宜家都好好呀,都識講成句,越來越叻㗎啦! 你睇下人地要八年九年處理,成十年呀,你宜家三年咋嘛!」美蓉聽罷完又重現笑容(圖:香港01)。

用旋律引導說話

「成班人一齊唱⋯⋯好好⋯⋯唔緊張。」雖然美蓉很享受綵排,能掌握到歌曲的節奏和歌詞的咬字發音。綵排之後,其實她是無法獨自清唱的,因為她會忘記了;但她會記得音樂,當美玲哼出歌曲的旋律,美蓉會很自然地唱出來,只是歌詞要反覆提醒。

在日常生活中,美玲亦會用音樂引導美蓉說出心中所想。「佢噚日同我講我想去沖涼,講極講唔到,咁我就哼個音樂出來,啦、啦、啦、啦、啦,因為佢曾經學過,『呀!我要去沖涼』,佢即刻講得返出來。」

「佢唱得好唔好聽、有冇走音唔重要,我哋嘅目標係non-musical goal。」「樂隨風合唱團」的音樂治療師鍾敬文表示,合唱團練習配合腦神經音樂治療,可讓患者在日常生活用音樂結合說話,而最終治療目標是當取走音樂旋律之後,他們仍能說出心中所想,由簡單數字到嘗試說出長句子都可以。

鍾敬文認為,當患者慢慢可以說話和表達,內在動力會推到他們進步,由勇於表達心中不開心的情緒到改善社交,再一步步訓練身體機能和自理能力。

勇於表達自己

昔日完全無法表達,美蓉現在已能簡單回答一般疑問句(Yes No Question),但語速略慢,需要時間思考。有時思考不到,她會放棄不答,但美玲會從旁引導她說出心中所想。例如問及美蓉知不知道家人對她的照顧,她會重複問題:「屋企人都照顧我⋯⋯」美玲會細聲重複「知唔知㗎?」,然後美蓉就會回答「知㗎知㗎」。

中風後瞬間失去語言能力,即使知悉身邊發生的每事每物,她就是有口難言。美蓉會擔心難過,至今仍然會為自己「講唔到」而感觸落淚。但她知道自己有妹妹、家人以及一眾中風同路人互相支持,抹乾了眼淚之後,她懂得用力地說:「希望在明天!」


轉載自香港01: 
https://www.hk01.com/%E7%A4%BE%E5...E5%8A%9B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