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脈搏

饒宗頤的人生智慧:李焯芬教授談「心經簡林」背後的故事

橙新聞 | 2018-09-13
香港大學饒宗頤學術館館長 李焯芬教授(圖:橙新聞)香港大學饒宗頤學術館館長 李焯芬教授(圖:橙新聞)

為人熟知的大嶼山昂坪「心經簡林」,是由三十八根矗立著的巨型木條構成的人文景觀,每根木條上刻著一句佛經,合在一起,就是260個字的《心經》。這些字的一筆一劃皆出自國學大師饒宗頤之手。為何會有這片「心經簡林」?香港大學饒宗頤學術館的館長李焯芬教授給我們講述了當年的故事。

2000年左右,受亞洲金融風暴影響,香港經濟很低迷,香港人的信心受挫。饒宗頤覺得應該做點什麼,於是想來想去,就想到佛教的《心經》。走過名山大川的饒宗頤,受到泰山石刻的啟發,希望能在香港找到一個地方,將《心經》刻在山崖邊上,送給香港人,留作一種祝福。

當時,李焯芬就幫饒公四處尋訪,但做了一輪研究之後才發現,香港的亞熱帶氣候會導致石頭風化和鬆散,很難有像泰山或華山那樣完整的石壁。這怎麼辦呢?

饒宗頤不慌不忙,想到了一個辦法。中國古代人都將漢字刻在竹簡和木簡上,不如我們就找些巨型木條,將《心經》刻在這些木條上,既有古風,又有觀賞價值。這個想法是否可行呢?

於是,大家找來兩根木條,準備請饒宗頤教授先試試,他提筆寫下了「慈悲喜捨」四個字,大小和樣式與今時今日的「心經簡林」相同。請師傅刻完之後,大家都覺得效果很滿意,於是就有了現在矗立在大嶼山的「心經簡林」。而「慈悲喜捨」這兩根木條就留在了香港大學饒宗頤學術館的門口,一直到今天。

國學大師饒宗頤(圖:橙新聞)國學大師饒宗頤(圖:橙新聞)

李焯芬教授摸著門口的兩塊木條,感慨說:「饒教授很喜歡這四個字,『慈悲喜捨』就是他的一個人生信條。譬如某地發生了重大災害,他就帶頭捐錢,還把自己的書畫拍賣,所得的錢都拿去救災。他經常做這些事,所以慈善團體要籌款義賣,經常都問饒教授拿幅字。」

不論大事小情,饒宗頤都心存「慈悲喜捨」的精神。很多人喜歡他的字,於是就上門求字,饒宗頤都欣然提筆。李焯芬說:「給人寫字就是捨得將自己珍貴的東西跟大家分享,既『慈悲』又『喜捨』。」筆者又問李焯芬教授,是否也向饒教授求過字呢?李焯芬擺擺手笑答:「別人求饒教授寫字,已經是麻煩他了,我作為他的助手,不能再給他添麻煩了。」

李焯芬回憶起饒宗頤,有兩個讓人印象深刻的地方:

第一,他是非常勤奮、敬業、認真的學者。

「他做學術研究,經常做到三更半夜,這個是他的特色。廣征博引,國學功底非常深厚,引用很多資料,他不但用中國自己的歷史資料,也引用外國的出土文獻,譬如波斯文、印度梵文文獻。我自己作為一個後輩,覺得非常值得學習。」

第二,他是非常寬容大度的人,對人十分謙和。據李焯芬回憶,自己在饒宗頤身邊二十多年,沒聽過他講一句說別人的壞話。人前沒有,人後也沒有。很多有成就的學者未必有謙和的態度,可能會有很多怪脾氣,但饒宗頤就非常容易相處,待人很謙恭。李焯芬說:「自古文人相輕,很多有學問的人是孤獨的,但饒教授不是。他非常包容,待人厚道,所以有很多朋友。」

採訪期間,正逢饒宗頤學術館展出趙少昂、丁顯容等名家的作品。李焯芬介紹道:「他們都是饒教授的好朋友,部分作品也有饒教授參與創作。所以這個展覽就取名叫『藝道同行』。」

「饒宗頤教授是一個國寶級的國學大師,無論內地、香港、台灣,還是整個華人社會,大家都很尊敬他。這樣一位學術界的偉人,我覺得年輕一代應該多讀讀他的故事。」於是,李焯芬基於自己與饒教授二三十多年來的交往,寫成一本針對青少年的讀物《國學大師饒宗頤的人生智慧》,用簡單淺顯的文字,將饒宗頤的經歷寫成了一個個小故事,啟發大家。

李焯芬說:「寫這本書不是讓年輕人個個都要做國學大師,而是想讓年輕人多學習饒宗頤教授身上的美德和品質,以及他認真的工作態度。因為無論同學將來做甚麼行業,要成功都要勤奮、敬業、認真才行,而且,你要同周圍的同事有一個比較好的關係,這就涉及到待人接物的方方面面。饒教授身上的這些品質是大有裨益的。」
 

轉載自橙新聞:
http://www.orangene...098225.shtml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