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脈搏

廣告 Close Ad
釋放正能系列講座

6年內拯救25000野生動物,全靠一位澳洲男青年!在世界盡頭的「野生動物諾亞方舟」,他救助的動物背後有甚麼故事?

香港01 | 2018-09-07
六年拯救25,000生命,澳洲暖男成動物界真英雄(圖:Brighton Community News)六年拯救25,000生命,澳洲暖男成動物界真英雄(圖:Brighton Community News)

他一天救十條動物命。日復一日,他把一家普通的動物園改造成動物療養院,專門救助受傷的野生動物。 六年來,這所療養院一共救助收養了25,000頭動物。 

他叫格雷格艾恩斯(Greg Irons),三十三歲,一位尋常澳洲男青年。

這家動物療養院開在澳洲唯一的島嶼州塔斯曼尼亞(Tasmania),此州地處澳洲最南端,被稱為「世界的盡頭」。2014年,療養院收養的一頭鸚鵡度過百歲生日,英國女王特地致信慶生。

格雷格為甚麼要做這樣一樁暖心事?他收養救助的動物還有甚麼故事?好奇的記者遠赴塔斯曼尼亞,親探「世界盡頭」的野生動物諾亞方舟。

拯救野生動物

波諾朗野生動物(Bonorong Wildlife Sanctuary)療養院的入口並不顯眼,往這條小路裏走,就能看到一個低矮的柵欄門,進進出出的遊客都會自覺把插銷插上。

就是在這兒,我們第一次見到了格雷格。

那天,雙方剛打完招呼,他就說:「有一頭茶色蛙口鷹,因為大風的原因和父母走散了,現在正在一個有惡狗出沒的地方,我要去救牠。」說完,他就出發了。

在這裏,救援是第一位的。每年,塔斯曼尼亞州都有超過500,000動物受傷,柵欄、來往車輛、狗、貓、甚至垃圾,都有可能威脅到牠們的生命。

茶色蛙口鷹(圖:一条)茶色蛙口鷹(圖:一条)

這就是茶色蛙口鷹,也叫茶色夜鷹。牠虎頭虎腦的長相和晝伏夜出的生活習性都很像貓頭鷹,但其實是個冒牌貨。蛙口鷹全身黃褐,頂着個大腦袋,滿臉是戲,嘴巴像蛤蟆,因而得名。找到這個小可憐並不容易。蛙口鷹是偽裝小能手,喜歡一動不動地停息在樹叢中,乍一看活像塊樹皮。 格雷格給報警的女孩打了五個電話,才最終在幾百棵一模一樣的樹裏找到了牠。

蛙口鷹baby(圖:一条)蛙口鷹baby(圖:一条)

牠還是一頭小baby,不會飛。格雷格仔細地查看了周圍的環境,沒有發現牠的父母,所以將牠帶回了療養院。帶回這頭蛙口鷹後,格雷格開始給療養院裏的各種小動物喂食,來感受一下撲面而來的萌值吧。

塔斯尼亞小惡魔(圖:一条)塔斯尼亞小惡魔(圖:一条)

這個醜萌醜萌的小動物就是大名鼎鼎的塔斯尼亞小惡魔。小惡魔學名袋獾,叫聲凄厲,像來自地獄的魔鬼,由此得名。牠的聲音到底有多難聽?想像一下被激怒的驢子。

格雷格說,二十五年前,一種叫面部腫瘤的疾病殺死了90%的小惡魔,現在世界上只剩5,000到10,000頭小惡魔了。塔斯曼尼亞迅速開展了拯救小惡魔的項目,人工介入牠們的繁殖過程。

但小惡魔不可能一直生一直生,格雷格為牠們建了退休中心,所有喪失生育能力的小惡魔都可以來這裏安心養老。


東袋鼬(圖:一条)東袋鼬(圖:一条)

這是東袋鼬。別看牠小小一隻,但性格凶猛,反應敏捷。牠們的日子並不好過,由於疾病、毒殺、狩獵和外來入侵的捕食者,東袋鼬基本滅絕了,只在塔斯馬尼亞還生活著一小部分。在街邊遊蕩的流浪貓都能威脅整個種群的存亡。

蜜袋鼯(圖:一条)蜜袋鼯(圖:一条)

這個毛茸茸的小可愛叫蜜袋鼯,性格粘人,可隨身攜帶,相比放歸自然,更適合做寵物。每天,療養院都要發出15,000條短信為這類適合圈養的小動物尋找寄養家庭。

這是針鼴鼠(刺食蟻獸)(圖:一条)這是針鼴鼠(刺食蟻獸)(圖:一条)

針鼴鼠(刺食蟻獸),渾身長滿了刺,生活在澳洲和新幾內亞島,由於棲息地的過度破壞和人類的獵殺,針鼴鼠正瀕臨滅絕。

袋熊是生活在澳洲的大型食草動物(圖:一条)袋熊是生活在澳洲的大型食草動物(圖:一条)

做完這些,格雷格才坐定下來,安心接受我們的採訪。

聊得正歡時,他又被一個緊急任務叫走了。一個搗蛋鬼把奶瓶藏進了土坑裏,他得去挖出來。

幹壞事的就是牠!這是一頭袋熊,是生活在澳洲的大型食草動物。日常就是吃草,挖洞,賣萌,在洞裏屯糧食,如果不把瓶子及時從牠的洞穴裏挖出來,很有可能被牠誤吞或咀嚼。

於是,整個攝製組,扛着長槍短炮,看格雷格刨了二十分鐘的坑。最後,奶瓶被挖出來了,警報解除。但好不容易偷來的口糧沒了,小家伙很委屈,還得格雷格好好安撫。

說起來,格雷格從小就特別喜歡動物。十歲時,他撿到了一頭受傷的貓頭鷹,但那是一個獸醫不開張的周六,他找不到可以求助的人。

這件童年憾事,是他在六年前成立二十四小時療養院的一個重要原因。
格雷格立志從事動物保護,大學一年級他就輟學來到了波諾朗野生動物療養院,那時他十九歲,這裏還只是一個普通的動物園。

二十五歲時他接管了這裏,逐漸把動物園改建成了今天的療養院。

療養院裏有三十個正式員工和434個救援志願者,遍布整個塔州。每年療養院會接到8,000個救援電話,平均每天二十二個,最多的一天接到了六十五個電話。

這家療養院每天有這麼多小動物要養,是靠甚麼維持運轉的呢?除了好心人的捐贈,療養院的主要經濟來源是門票收入,遊客越多,他們的資金就越充足。格雷格說:「每年會有大約100,000遊客來參觀,但我們需要更多,這樣才能為動物做更多。」

被格雷格救助的每個生靈都是幸運兒,但還有太多的野生動物沒有那麼好的運氣。

比如,在中國廣袤的土地上,穿山甲、禾花雀還在因為肉質美味被當做盤中餐,河狸、小熊貓還在因皮毛珍貴被盜獵⋯⋯

在和野生動物交朋友這方面,格雷格和他的療養院先走了很遠很遠。


轉載自香港01: 
https://www.hk01.com/%E5%AF%B5%E7%89%A...%9A%96%E7%94%B7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