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真實的自己而活,幸福才是成功⋯⋯學會打破自我的無形「鐵鏈」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我在印度接受非暴力溝通培訓時,導師跟我們分享了一個這樣的故事:

我在斯里蘭卡時,有一位朋友說要帶我去一個非常特別的地方,是一所孤兒院。我說:「我在印度已到過很多的孤兒院,我來斯里蘭卡是渡假,不想再去孤兒院,請帶我去別的地方。」但我的朋友堅持,他說這是與別不同的孤兒院,這是一所大象孤兒院。

來到孤兒院,嘩!我從未見過如此壯觀之景,有二、三百隻大象在大河中「嬉戲」。另一邊廂,大象媽媽用鼻子捲起小象,舉到空中,打落水裏,然後又從水裏把小象抽出,拋到空中,好玩極了。看著此情此景,我開心極了,非常享受。

忽然,汽笛聲響起,河中所有大象迅速走出水面,隨隨到岸邊列隊,馴服地、有秩序地往森林走去。我驚訝極了,心忖是怎麼一回事?原來,牠們是排隊返回孤兒院。隊伍中,但見有些大象斷了一條腿,或斷了兩條腿,或身體某些部位殘缺。細問之下,得知當年斯里蘭卡陷入戰爭,人們在森林埋下很多地雷,大象誤中地雷,死的死,傷的傷,很多小象喪失父母……因此,有人便建立了這所孤兒院。

我驚嘆如此巨大的動物,怎麼聽到汽笛聲便乖乖列隊?我從大象隊伍的左方望去,發現有幾隻小象,大約只有一兩個月大,牠們被粗壯的鐵鏈鎖住。因為沒法弄斷鐵鏈,所以只能鐵鏈範圍內走動,或玩弄鐵鏈。我非常好奇,為何不鎖大象,卻鎖小象?孤兒院的護衛告訴我:「秘密就在此,小象因為還小,也很弱小,所以牠們的沒法自行斷開鐵鏈。被鎖一星期後,小象就會被約制了,牠們會深信:『我不能破斷鐵鏈!』多年後,縱使牠們長大了,變得巨大無比又強壯,有足夠的力打斷鐵鏈,可是因為那制約性的信念說『我不能!』而讓他們不再嘗試去掙脫。之後,人們在晩上把鐵鏈解開,換上繩子套在牠們腿上,牠們也以為牠們被鎖了,並相信這是不能打破的『鐵鏈』。」

我們人人都像大象一樣,早已被「訓練」成機械化地反應,不加思索,毫無意識。我們沒有鐵鏈,卻被慣性緊緊鎖著,而這些慣性比大象的鐵鏈還要強大。我們最大最強的「鐵鏈」是甚麼呢?

近日發生的一件事,我們看見了朋友阿水(化名)很強的「鐵鏈」。阿水非常有野心,美其名充滿理想。他滿腦子計劃,極度渴望成功。這心態本身沒有甚麼不妥,只是他攀緣有利自己的人,輕視對他沒有明顕有利用價值的人,又會「走精面」去中飽私囊,以笑臉扮豬吃老虎。看在眼裏,不禁讓人有嘔吐感。

感受內裏不舒服的同時,我能跳出局外去觀察,看到那拼命要成功的心態背後,蹲著有一個抱頭受傷的小孩。他很弱小,很脆弱,他很想被看見、被聽見、被注視,很渴望得到保護。

忽然,我也看到自己與阿水有相似的行為的我,只是程度上的差別而已。藉此,我也看到自己那個脆弱、不被注視的小女孩。我想像自己分身為三個人,一個是真我,很有愛和力量的部分,一個是那抱頭受傷的小女孩,另一個是那個拼命要成功的人。真我把小女孩抱起,來到拼命要成功、想出類拔萃的那個自己面前,我們三「人」相擁,深深地呼吸,我們各人道出各自的感受、想法和需要,然後真我抱著小女孩向要奮力成功者道謝,感謝她的保護、努力和善意,我們緊緊相擁,滴下淚水,淚水滲透著苦澀、難受與感恩,我們終於可以「三位一體」了。

我可以依然追尋成功,也可以同時關懷自己,平等地對待內在的不同部分以及外在不同的人,我可以以真實的自己而活。如此,我的存在(Being)就是成功的標誌,不是我做了甚麼 (Doing)來定義成功。然後,此刻,我更清楚:幸福才是成功!

感謝各師長聖賢的教導,幫助我解開了一條強大的「鐵鏈」!

分享: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