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佛曲創作人兼歌者王詠思,堅毅傳頌音樂禪悅

Wincy經過禪修得到感悟,於2013一手籌辦了首個個人佛曲音樂會,從此人生不斷成長和轉化,變得正面、自信。

尼采說過,沒有音樂,生活將是一種錯誤。音樂成為不可缺乏的生活養分。許多研究證實音樂有減壓、提升腦力、止痛等力量,特別是古典音樂有鎮定、撫慰的作用。相信無論你有否宗教信仰,當處身莊嚴的道場,現場聽著王詠思自彈自唱佛曲,悠揚悅耳,必然心生歡喜敬重之幸福感,初次體現到甚麼是佛歌唱誦的強大感染力。

佛曲創作人兼歌者王詠思 (Wincy) 指出,禪修練習可以加強虔敬心和培養內在素質,例如慈悲、愛與勇氣等,而透過助緣──練習唱誦佛曲,一邊唱一邊帶著覺察來修身、口、意,從中學習佛法。「作為一個修行人,我常常提醒自己,每天帶著覺知去生活,內省是非常重要的,一旦察覺自己掉失了,就停一停,讓自己回到覺知之中。」

Wincy坦言,自己未接觸佛法前是個膽小鬼,又不懂覺察自己的真實情緒。禪修後,整個人開心自在很多。

唱誦功德廻向全世界

看似平凡的一名白領儷人,Wincy白天幫家族打理生意,自小學鋼琴到八級,公餘參加歌詠團,一步步發展至今天滿滿的正能量,生命力豐盛;不停用音樂傳播禪修的力量。

這幾年疫症期間,Wincy每週都會與她的合唱團Rainbow Singers練習唱誦她作曲的《薩迦癒病》與《藥師佛簡要祈請文》,並把佛曲唱誦的功德迴向全世界。祈願人類面對疫症挑戰,保持身心康泰,祥和安樂。 她每天早上四點半起床,五至七點修持,包括金剛乘修法、禪修、讀書和寫日記。間中也要在這段時間在網上參加美國阿南渡登仁波切 (Anam Thubten Rinpoche) 主持的共修或僧團讀書會。每隔星期二她還要帶領施身法共修、星期四帶領一般共修,當中包括禪修、誦心經、讀書或看老師的錄影片段和分享等;間中晚上她也會私人教授意識歌唱 (Conscious Singing)[1]

看著她的日程如此充實,很難想像十多年前芳華正茂的Wincy曾經好一段日子陷入完全迷失的境況。因為某些人生打擊大病了一場,隨後墮入持續驚恐、無自信、缺乏動力、拒絕社交的不良精神狀態。直至一位好友Maggie出現,拉Wincy一把,陪伴她一起四出訪道,Wincy感到跟佛教特別相應,聽了了一法師講經,便皈依了一法師。未幾,她認識了德噶香港禪修中心,多次參加其禪修班,於2016年在明就仁波切主持的十日禪修營中皈依,這次她認為是真正皈依,確立了自己是名藏傳佛子。現在,她師從美國如是基金會 (Dharmata Foundation) 阿南渡登仁波切。


Wincy主要師從阿南渡登仁波切,學習金剛乘修法。2018年仁波切來港說法,並與僧團聚會。

持續禪修重拾喜悅

2010年,她參加了一行禪師在烏溪沙的關閉禪修營,從此與禪修結緣。在營中認識了一位師兄鼓勵她參與《世界上最快樂的人》作者明就仁波切的密宗佛教活動,當時Wincy感到抗拒的,直至有機會看到一場明就仁波切的音樂禪修演奏會,因緣和合就發生起來。

Wincy身體力行定期參加禪修營,2016年與明就仁波切 (左) 合照。

大病康復之後,她的身體精神仍然不足,要定期到北角推拿護理,巧合的從推拿師那裏得知德噶香港禪修中心 (Tergar Hong Kong) 就在推拿中心樓下,二話不說便親身到訪詢問和報讀德噶的開心禪課程,其後持續上不同程度的禪修課程,藉此逐漸重拾新生活。這個階段,Wincy滿以為自己已大蛻變過來,重拾喜悅。

但人生無常,起起跌宕,Wincy又再度跌入低谷。她帶著低氣壓的抑鬱心情於2012年12月參加創古密宗佛教中心一個禪修營。到了營期中段,她仍然練習不到老師教的一切。於是她向當時主持堪布嘎瑪拉布 (Ven. Khenpo Karma Lhabu Drupon) 求教,問道是否一個人在抑鬱時候不適宜禪修。

堪布嘎瑪拉布說﹕「你也可以做練習的,每個人一日裏都有高高低低的情緒狀態。只要每天觀察自己,把握每日感覺較好、較正面的時刻做少少禪修,那怕三分鐘也可,只要持之以恆,每天練習的時間遞增,你的正能量便會日漸增加,逐步你的負能量就會消退。」

Wincy照著做練習,一個月後情緒漸漸好轉,令她對禪修重拾信心。從此,禪修成為她生活的一項不可或缺的元素。

Wincy公餘投放不少心血與時間推廣佛歌唱誦,她認為練習過程可慢慢培養覺知的修養。

逆境禪修成就更好的自己

她誠然道:未患上大病之前,我完全不察覺自己的情緒狀況,以為自己不會發火,表面上很和順平靜,碰釘也沒有不愉快的感覺。誰料久而久之,積壓的負能量令自己崩潰了。經過十多年禪修的高高低低,一邊練習,一邊會懷疑自己,會感到驚慌,很多負面情緒湧現。透過練習禪修,我便慢慢學會鑽研內心深處,察覺每刻的精神狀態,並學會擁抱和接受所有不同的情緒,慢慢超越並克服那些負面情緒,讓自己活得輕鬆自在。體現開心、靜心、智慧的狀態。「當你練習禪修和唱誦後感到好自在,恢復開心的狀態,感恩有效果,很自然你會持續去做。」

Wincy補充道,不少初學禪修的佛子,當見到自己最黑暗的精神思想層面時,他們會害怕,產生複雜的情緒,從而會放棄或者怠慢。禪修猶如「儲蓄+胎換」的過程,佛子須要靠勤力和毅力無間斷練習,才能夠儲存足夠的正能量種子,消除負能量的壞種子,最後才可突破,為生命帶來正面的轉變。

到了2013年,Wincy用「儲夠」的正能量許下一個新年志願──舉辦一個個人音樂會,在藝術中心搞了一場用自己名字點題的《思·心音樂會》 (Infinite Love Concert ) ,傳達正面訊息,結果反應很不錯。自此,Wincy就持續在「音樂」禪方面作出不同的貢獻,包括為佛教創古密宗佛教中心創作佛歌,包括《薩迦癒病》、《藥師佛簡要祈請文》與《無盡意》中心三十週年主題曲,成立佛曲唱詠團,參加法會和共修唱誦,教意識歌唱等等。

Wincy能自彈自唱,兼會作曲,音樂造諧深厚;全因禪修開拓了「音樂」禪的貢獻。


創古密宗佛教中心邀請了Wincy為其三十週年慶作曲,堪千‧創古仁波切 (右) 送贈她一份紀念品。
Wincy於堪千‧創古仁波切壽宴上獻唱佛曲。

佛曲唱誦必須培養內在元素

她闡述道,唱誦祈請文時不單純靠唱歌的技巧,唱誦的練習可以加強虔誠心。當歌者修禪日子有功,培養了內在的正量種子,例如四無量心——慈、悲、喜、捨,透過樂曲並唱出歌詞(即法本),那股唱誦出來的力量更能夠打動聽眾,為他們帶來喜悅和轉化。

近幾年世界發生預料之外的事情太多,Wincy給予修行人兩個關鍵的建議去面對突變。首要是承諾,第二點是改善、研究了解自己深處的意願。期間你會有想躲懶的時候,最重要你懂不懂「倦鳥回巢」。日積月累的修煉你會比較自己在不同階段的進化與成長,用成熟的態度去面對人生的種種遭遇。「學習了解自己實在有很大樂趣!」

每天Wincy會發願:「願我圓滿智慧、慈愛、力量,成就三藐三菩提。願六道眾生出離輪迴苦海,速成三藐三菩提。」Wincy發菩提心定為人生終極目標,虔誠堅毅修行,祈願利益一切大眾有情。

延伸閱讀

她將父親所傳的藏語密咒,與創新的旋律和現代樂器結合--「神妙之時」:藏人音樂家德欽·夏克-達格賽的新作

[1]甚麼是意識歌唱(Conscious Singing)? 意識歌唱是整全的實踐經驗,透過訓練身、口、意去發現和表達自己外在和內在的聲音,釋放內在壓抑的情緒,並培養有益身心的昇頻情緒,包括自信心、活力、愛、堅毅心等。除了個人提昇狀態外,更能感染其他人,令生活變得更和諧愉快。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