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學會愛語嗎?

“around, every, support” - 在廣島摺和平紙鶴 (http://touchingwhatilove.blogspot.hk/2011/12/around-every-support.html)
“around, every, support” - 在廣島摺和平紙鶴 (http://touchingwhatilove.blogspot.hk/2011/12/around-every-support.html)

「你的文案太不濟了,不到point!」

「你的想法太落伍了!」

「你有沒有帶腦袋上班?」

每次在緊急的工作會議上,不少同事都會互相批評,有時夾雜粗言穢語,有時甚至作人身攻擊,言語之間沒有包容。當出現問題時便互相推搪,電光火石間,工作會議成了一個戰場,只有成敗得失,沒有半點慈悲。

曾經不只一次看到同事因為接受不了批評而暗自落淚,繼而孤立自己,然後黯然離職。又見過本來合作要好的夥伴,因為工作會議的一言一語而劍拔弩張,後來各自扯對方後腿。我們的一言一語,有時有利於情感表達,但同時也會對別人造成傷害。

深度聆聽 觀察內心

的 確,在繁忙的職場生活中,講求效率和速度,決策要快,想法要快,回應更要快,有時總是未有考慮別人的感受,雙唇先於腦袋,衝口而出,無心快語令對方受到傷 害,同事之間的感受被忽視,引發不少的誤會和爭執。一行禪師曾教導我們好好學習愛語及深度聆聽,要了解愛語就是要觀察內心。

透 過襌修,我開始觀察自己內心的感受,慢慢追溯,覺察到原來在爭執的時候,內心既憤怒又不安,為了保衛自我利益,嘗試透過攻擊別人去宣洩情緒。如果細心觀 察,憤怒背後全因為內在的絕望和無力感。選擇遷怒於人是因為我們除了把責任推卸給對方,便再找不到辦法。每當我們對事情感到無力時,憤怒這種心理策略可以 讓我逃避承擔責任,我們遷怒別人,表示我們對事情無能為力。

給自己的幾個問題

認真地思索職場中遇上衝突,發現自己口出狂言時,總是缺乏正念,被情緒主導自己。要培養在職場上使用愛語,當我向同事表達意見時,我總會問自己六條問題:

「我應該如何客觀地描述事情的發生?」

「我這一刻的感受是甚麼?」

「我的感受背後有甚麼需要?」

「對方這一刻的感受是甚麼?」

「對方感受背後有甚麼需要?」

「有沒有甚麼建議可以滿足彼此的需要?」

這 六個問題令我學會小心措辭,並且集中關注彼此的感受和需要。很多時候我們的說話並沒有真正表達自己,基於習慣把情感收藏,當希望得到別人的重視時,我們不 會直接跟對方說:「親愛的,我希望你重視我的作品」,卻用了暴力的語言指責對方。如果有足夠的正念,我們便能夠覺察對方真正的意思並不是指責,而是希望得 到幫助,如此溝通便變得可能。

因此,每當聽到批評時,我會先呼吸一下讓自己平靜下來,接著嘗試連結大家的感受,然後才說:「朋友,你是否感到憤怒?你是否也希望自己的建議得到尊重?我們可以一起改善你的提議嗎?」如此,我開展了在辦公室的愛語修習。

《法 句經》說:「諸法意先導,意主意造作。」我們的行為言語都是由心主導,大多的時候口還未說出來,心已經說了。因此,要有良好的溝通必須從心下手,在對話之 際確保心已經安穩。如此,加上常攜六句真言在心中,讓自己在衝突中仍能找到了解別人的空間,就像《法華經》勸人以慈眼見、聞,用心傾聽,這不就是最踏實的 愛語嗎?

分享: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