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善心人收養過百隻貓咪,從中學懂感恩與堅持

圖﹕羅佩明
胡太與丈夫抱有同一信念,多年來一直並肩同行,更坦言從貓兒身上,學會感恩、堅持及如何面對生死。

最近經佛友介紹,認識了一對中年夫婦,丈夫胡先生是佛教徒,皈依已有二十多年,而胡太則是基督徒,但她坦言從不抗拒佛教,更認為佛學是一門高深哲學,當中蘊含很多人生智慧與精妙哲理。

宗教信仰各異卻能互相包容,並肩同行數十載,說來也不容易,而最叫人欣羨的是,胡氏夫婦過去十多年一直努力實踐他們的共同信念,讓許多被人遺棄的貓兒有家可歸,期間雖遇過不少困難,也沒輕言放棄。現時,夫婦倆共收養了超過一百隻貓,每隻都有名字,全都與他們同住在一幢三層高的樓房內。為了保障毛孩的健康,胡氏夫婦從不給牠們吃貓糧,堅持以新鮮食物餵飼,單是膳食開支,每月就要數萬元。

我問胡先生,究竟是甚麼推動他們收養那麼多小動物,並一直不離不棄?他謙虛地說﹕「一切純屬因緣,實非別人想像中那樣偉大。」然而,在三個多小時的採訪中我卻清楚看到,因緣背後,其實還有一份守護眾生、珍惜彼此的慈悲心與感恩心。

圖﹕羅佩明
養貓十多年,期間雖遇過不少考驗,但胡氏夫婦從沒想過棄養,更視貓兒如同修。

救回小貓一命,從此與貓結緣

說到養貓的因緣,胡先生回憶道﹕「十三年前,我們收養了兩隻曾遭人虐待的小貓,其中一隻救不了,另一隻獸醫也建議讓牠安樂死,但我們不甘心,不忍就此斷送一條生命,於是把牠帶回家繼續飼養,讓牠活了下來。」胡先生直言,小貓初到他家時,情況真的很差,不但瘦骨嶙峋,而且滿身都是蟲,臉上更有很多被煙蒂灼傷的傷痕。儘管如此,他與胡太沒有絲毫嫌棄,反而加倍用心照料,不久小貓就恢復健康。「那時候才發現,原來牠是一隻很漂亮的貓咪,我們更替牠取名為『女王』。」胡先生續說。

因為怕貓兒孤單,想替牠找個伴,胡氏夫婦後來再收養了一隻雄性小貓,奈何「女王」與牠不咬弦,於是他們又再收養了一對花貓,兩男兩女最終配對成功,四隻貓咪從此開枝散葉。胡先生表示﹕「當時我們有十八隻貓,覺得已很圓滿,不打算再收養,豈料有天太太收到電話,得悉某個貓場結束營業,有大批貓咪即將被人遺棄,於是在同情心驅使下,又再收養了一批,但沒想到新接收的貓咪,當中不少已經懷孕,一時間使我們大失預算。」

由於貓兒的繁殖速度實在太快,而預約獸醫做絕育手術又有數額限制,胡氏夫婦家中的毛孩不斷以倍數增加,令他們應接不暇,幸好其後找到愛護動物協會幫助,才能走出困局。「起初經獸醫診所安排,每周只能替兩三隻貓做絕育手術,後來愛護動物協會讓我們帶貓咪到流動絕育車做手術,那就快得多,但前前後後也折騰了兩年。其實我們都有物色領養者,多年來亦有數十隻貓被領養,但條件合適的家庭始終不多,所以大部分貓咪還須由我們照顧。」胡先生說。

圖﹕羅佩明
夫婦倆共收養了超過一百隻貓,每隻都有名字,全都與他們同住在一幢三層高的樓房內。

視貓如同修,互相扶持跨越難闗

雖然曾遇到無數考驗,但胡氏夫婦從沒想過棄養,更覺貓兒是同修,讓他們學懂很多東西。「有那麼多貓咪來到我家,與我們一同生活,當中必有因緣。由最初收養一、兩隻貓到現在過百隻,從開始時的不嫌棄、接受,繼而感受到箇中樂趣,甚至覺得有所得著,對我來說,就像一個漸悟的過程。」胡先生解釋道。「但由始至終,我從來不覺得牠們是我的負擔,即使歷盡艱辛,也不過是一場經歷。人生總有難關,正如《西遊記》中唐僧師徒也經歷過九九八十一難,才能取得真經,只是在我身上,這些難關是通過貓去顯現而已。」

他補充說﹕「佛教提倡眾生平等,沒有高低之分,貓也有佛性,只是未必人人看得出。我曾飼養過一隻母貓,因為中了風,行動十分困難,但牠臨終前仍出盡九牛二虎之力走到孩子身邊,抱著牠們才安然離開。那是一份很純粹、很無私的愛,換了是人,可能父母中風後就不願照顧。據我多年觀察所得,貓性與佛性也有相近之處,所以我覺得牠們到來,其實是與我們共修的。」

圖﹕羅佩明
胡氏夫婦對毛孩愛護有加,特意在家中設置一個平台,讓貓咪棲息。

養貓十多年,學會感恩與堅持

對於丈夫的說法,胡太也大有同感,自覺貓兒讓自己領悟到很多道理,套用佛教的語言,就像是指引她的菩薩。「貓很有感恩心,只要你善待牠,牠就會以真心回應,反而人未必懂得珍惜,很多時候會把幸福看成必然。這些年來,我察覺到收養回來的貓咪相比於在我們家中出生的毛孩,大都更為懂事、更加溫馴,就算起初不那麼聽話,但當你對牠們愛護有加,牠們就會變得很乖巧,所以貓兒來這裏其實有其使命,就是喚醒我們要感恩。」

養貓十多年,胡太深感她與丈夫的得益比貓兒還要多,除了學懂感恩,還學會忍耐和堅持。「比方說,十三年前我們收養的那隻小貓,初來時滿身傷病,連獸醫也不肯醫治,但畢竟是一條生命,我們無權決定牠的生死,所以最後也沒遵照醫生指示讓牠安樂死。要不是我們和小貓一起堅持,牠絕不會活到今天。即使是中了風甚至癱瘓了的貓,我們也從沒放棄醫治和照顧,只要牠想活下去,我們都會繼續與牠同行,過程雖然辛苦,但苦中有樂。」

貓兒是導師,教曉你如何面對生死

然而,胡太強調,堅持不等同勉強,假如貓兒真的要走,也會讓她安詳地離開。「養貓讓我學會如何面對生離死別,猶如上了一課生死教育。回想起第一隻貓離世時,我非常傷心,十分不捨,但到了現在,我明白一切都要順其自然。為何貓兒比我們早死?皆因牠們要教導我們怎樣去面對這件事。若非經歷過與毛孩的別離,我們又怎會學懂捨得?正因為上了這一課,先父離世時,我才能以較從容的態度去接受事實。」

作為生死教育的導師,貓兒那種不畏生、不畏死的天性,更給胡先生留下非常深刻的體會。「曾有貓咪年老病重,不忍牠受苦,於是跟牠說﹕『不要再苦撐了,想走就走吧!』沒多久牠就安詳離開了,過程中沒顯露出絲毫恐慌。相反,很多人都懼怕死亡,或者臨終時還有很多事情放不下,但貓兒卻不會這樣。面對死亡,貓往往比人更加豁達,通常只會躲到一角,靜候死亡來臨。」

胡先生不諱言,他也期望自己離開的時候,能像貓兒一樣灑脫。「儘管佛法告訴我們世事無常,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經階段,但最終能否安然面對,還須看自己的修為。如能把心修得安定,就可以做到。」

「你覺得自己能做得到嗎?」我問道。

「到了那一天,相信我能做到的。」胡先生笑著說。

分享: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