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在不同跑道上歷練 發揮自我潛能

(圖:網上圖片)

徐志摩的《偶然》不少朋友都倒背如流:

我是天空裏的一片雲/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訝異,更無須歡喜/在轉瞬間消滅了蹤影/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記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這首詩的意境是回憶人生的偶然,相逢是短暫但燦爛的,剎那間令人怦然心動。雖然在這一刻相遇,但不能相愛卻是令人苦惱的。這首詩高明的地方在於點出平靜淡然中有煙花的熾熱耀眼,詩人在無奈中又嘗試提起一份灑脱。但是人受外境影響,在偶遇過後希望關係可以永遠不變。正如電影《重慶森林》的經典對白:「如果記憶也是一個罐頭的話,我希望這個罐頭不會過期,如果一定要加一個日子的話,我希望它是一萬年。」

無論是想保留愛情,還是想爭勝贏出,緣起法如實地指出「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的道理。因緣成熟時我們所愛的、所爭的結聚,因緣散時我們所愛的、所爭的壞滅。不管年輕時覺得是多麼密不可分的人和事,年長後發覺那些都會變。曾經鬥過你死我活的對手,今天已不知所蹤。有時是外在環境改變,但更多時候是自己的心態變了。

市場經濟強調競爭是進步的源頭,由不斷的比較和追求引領人類向前進步。而達爾文物競天擇的進化論,更令人覺得弱肉強食、你爭我奪是自然規律。然而大家有沒有想過,不論是相愛還是相爭,或許只是不同人在某一人生跑道上的偶遇呢?原本各不相干、各自生活的兩個人,在因緣際會下相遇相知。不論是同學、同事間的數年或數月的相處,還是親人共同分享生命的數十年,都是一份緣。另一方面,競爭對手不管只是兒時和你爭「櫈仔」、爭成績,還是長大後爭權爭利,都只是天時地利人和的結合,讓你們在同一跑道上相遇。無論是徐志摩和林徽因交會時互放的光亮,還是希拉里和特朗普互放的火藥,緣聚的時候大家應該珍惜,緣滅時亦無須有任何惋惜而作強求。正如長大後我們已經忘記小時候爭玩具的「敵人」,畢業十多年後履歷亦不會再提及大學的平均分了。

市場對競爭的重視無疑是由於資源有限,成功者會獲得較多的資源分配,所以大家要爭學位、爭成績、爭上位。小時候玩具當然重要,成長時學業、事業、愛情、健康、家庭和朋友則取而代之成為我們的新目標。人生每一階段的跑道都各有不同,但是由於現今市場強調向錢看,大家變成了急功近利的一群。雖然每人的個性、能力不一,但偏偏仍被安排在同一跑道上競賽。當大家都強調贏在起跑線時,或許我們應想想是否該受單一的跑線所局限而作困獸鬥?如果是跳高的能手,又怎麼會去比賽短跑?如果有音樂天份的,又為何要苦讀數學做投資銀行家呢?

或許競爭的意義不在於在單一跑道上尋找唯一的贏家,而是在通過不同跑道上的歷練,讓我們發展各自的潛能,不斷自我提升。筆者不少朋友的成功源自敢於踏上不同的跑線。雖然中學時大家都是讀理科,但最終慢慢找到屬於自己的一片洞天,在各行業找到發揮的機會,有的做臨牀心理學研究,有的則在廣告行業發揮,各自精彩。在這方面,蘇軾的《和子由澠池懷舊》頗有意思:

  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

  老僧已死成新塔,壞壁無由見舊題。

  往日崎嶇還記否,路上人困蹇驢嘶。

分享: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