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她將父親所傳的藏語密咒,與創新的旋律和現代樂器結合--「神妙之時」:藏人音樂家德欽·夏克-達格賽的新作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德欽·夏克-達格賽(Dechen Shak-Dagsay)是一位來自瑞士的藏族音樂家和作家。在過去幾十年間,她將父親達格賽仁波切所傳的藏語密咒,與創新的旋律和現代樂器結合,開創了自己的音樂事業。

德欽現時在瑞士定居,是現今歐洲其中一位傑出的藏族歌手。曾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演唱過她的專輯《寶石》和《明天》中的歌曲,參與了和其他靈性音樂家的合作專案,並多次獲得各種音樂獎項,得到了全球性的認可。 除此之外,德欽也是Dewa Che慈善組織的創始人。

她的最新專輯《emaho – The Story of Arya Tara》於2021年10月發行,講述了金剛乘女性本尊度母的度化事業,並包含對「二十一度母禮贊文」的音樂演繹。 BDG(Buddhistdoor Global)最近有機會與德欽對談了她的最新專案。

BDG您之前的專輯也有關於度母的作品,這張新專輯是專門為她的故事而作的。您覺得這位女性菩薩有甚麼鼓舞人心的地方?

德欽:多年來,我一直希望分享度母非凡的故事,這位溫柔而不屈的公主成為了一位女菩薩。 這個神話故事可以追溯到古印度的年代,當時有位Jhana-Chandra公主,意為「智慧之月」。 在藏語中,她的名字是Yischi Dawa,深深觸動我的是,出於慈悲之心,在將數十萬眾生從三界中解救出來之前,她甚至不吃早餐。她是微妙聲如來(Dundubhisvara)的弟子,備受其所在群體的仰慕與尊重。

有一天,僧侶們勸她發願(vyakarana),希望下輩子轉生為男人,以達到開悟成佛。 公主對這種性別敦促的勸告嗤之以鼻,並回答說「這裏既沒有男性,也沒有女性;區分男性和女性是狹隘 的——沒有男人和女人,沒有自我,也沒有眾生。 她發願生生世世以女性身份,救度所有眾生脫離痛苦,並最終以女性的身份開悟。 也正因此,她的上師稱呼她為「度母」(Tara),意思是 「迅疾救度者」(swift liberator)。

度母的故事每天都在提醒我們,我們都是同樣美麗的生命,被賦予了偉大的內在品質,如愛、慈悲、善良與明淨——這些品質正等待著我們去重新發現和培養。

BDG您的專輯《emaho》捕捉到了一個值得深思的角度——「心靈覺醒的那一刻是多麼驚人、奇妙的」。您認為音樂是如何創造一種情緒和氛圍,讓聽眾得以實現這個時刻?

德欽:“Emaho”(藏文:ཨེ་མ་ཧོ་)確實不是一個普通的詞。 它出現在古老的文獻中,那是當被遮蔽之心得以覺醒並體驗到內在純潔、清晰和明亮的光輝時生發的喜悅與讚歎。 

就我個人而言,這八首作品都為聽眾帶來了這樣美麗的“emaho”時刻。和我以前的專輯一樣,我從我親愛的父親達格賽仁波切那裏,得到了優美的「二十一度母禮讚文」的傳承,這是一個巨大的祝福,具有強大的加持力,這個禮讚文是藏傳所有的傳承都會修持。 我還有幸與瑞士製作人Helge van Dyk合作,他也擔任了我此前的兩張專輯《寶石》和《明天》的作曲和製作工作。

我對Helge說,我希望用四首音樂作品來代表度母的四種度化事業,感謝Helge,他創造了最崇高的音樂來表現度母的四種善巧的度化事業:息災、增益、懷愛和降伏。

聆聽這些作品時,我希望你也能進入度母美妙且獨一無二的佛性空間,並通過音樂感知她。

BDG你認為「emaho」的精神如何能說明治癒我們這個支離破碎、飽受傷害的世界,尤其在當下新冠肺炎肆虐,危機四伏的時期?

德欽:我們相信佛法的巨大治癒力,特別是當世界正經歷磨難。 我們仍然處於世界性的大流行病中,不斷面臨著自然災害和其他危機的威脅。

在過去的兩年裏,整個世界都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我們仍在努力尋找如何這些問題的解決方案。 從世俗的角度來看,這些問題是毀滅性的,給每個人帶來了巨大的痛苦。但是從佛教的觀點來看,這些挑戰正是我們所說的「寶貴的時刻」,讓我們的思想覺醒,鼓勵我們完全重置自我的內部世界。這些時刻之所以珍貴,是因為它使我們對佛法敞開心扉,正如諸行三相,回顧它們總能立即讓我得到自癒:

無常(anitya):沒有甚麼是永恆的,一切都在不斷變化;

苦(dukkha):我們所經歷的都帶有某種苦的印記。只要我們以堅固的自我意識來認知自己,我們就會一直受苦;

無我(anatman):我們周圍的一切,甚至我們自己這個人都是空的,沒有一個實有的我。

我們與Helge和其他音樂家一起創作的《Emaho》,即是希望它能成為幫助人們共同度過這個充滿動蕩的時期。

我們希望能夠將平靜帶給人們。或許我們無法擺脫新冠肺炎,也無法擺脫它所造成的經濟、社會和政治影響,但承載著度母祝福的音樂,將有助我們克服恐懼、悲傷、沮喪和痛苦,在心中創造一個能使我們得以平衡、自洽的空間。正是在這個平靜的空間裏,我們將能夠找到與生俱來的力量——每個人都需要通過轉化痛苦和消極,平靜地面對困難,充分感知自我的內在品質。

新專輯發行後,我的新書《密咒、音樂與神奇時刻》(Mantras, Musik & Magic Moments)也於2021年12月發行,我在書中寫到了古老的西藏咒語的治療作用,以及為甚麼我選擇音樂作為接觸人們心靈的工具。我還談到,幾個世紀以來,西藏的治療符號如何承載著神聖的力量。 我大約在二十年前開始製作密咒音樂,希望聽眾會喜歡我通過作品提供的這種新視角。

BDG您的音樂在世界範圍內受到了廣泛的認可,知名度在亞洲也逐漸打開。您是否將您的音樂歸類為非教派的,其包容所有的佛教傳承,即便它深耕於您的藏族傳統?

德欽:雖然我紮根於藏傳佛教(金剛乘佛教),但我接納所有的佛教宗派。我的父親達格賽仁波切住在成都,他總是提醒我們,佛法的精髓是非暴力和培養對眾生的愛和慈悲。所有的佛教傳統,包括藏傳,都在遵循這條道路。我希望有一天能來到亞洲,與我所有的亞洲朋友見面,並與寶石樂團一起在亞洲表演我的音樂。

在專輯的第三首作品「心靈的寧靜」中,我用漢語和藏語唱了一首〈頂禮二十一度母〉,我深深希望創造一個和平、尊重與和解的美好空間。

BDG您和不同的藝術家走到一起,創造了一種融合性的音樂。這些藝術家的作品也往往是有靈性的。您是如何決定與一個藝術家合作的?

德欽:謝謝你感受到我們音樂中的這種非常特別的能量。我非常感謝Helge,他在尋找合適的藝術家合作上有獨特的才能,這種合作不僅需要技術性的音樂技能,還需要有一顆開放的心,能充分激發我們的創作。他精心挑選了傑出的音樂家組成寶石樂團,我們已經與他們在世界各地舉行了許多音樂會。感謝寶石樂團的成員,以及與蘇黎世室內樂團(Zurich Chamber Orchestra)合作時的其他音樂家。

我想藉此機會感謝寶石樂團的樂手和來自世界各地的客座樂手,感謝他們對於專輯的貢獻。 能與所有這些傑出的藝術家合作是如此的榮幸,他們為這張專輯投入了心血。我也要感謝BDG邀請我分享度母的故事。我會非常高興,如果你們能在亞洲也聽到,我要感謝所有的音樂家,我的製作人Helge,以及我親愛的父親達格賽仁波切,感謝他們讓我創作出如此珍貴的音樂。我希望它能有助於提醒世界各地的人們,去發現他們自身內在的美與力量。

文章譯自BDG“An Amazing, Wondrous Moment”: Tibetan-born Musician and Artist Dechen Shak-Dagsay’s emaho

分享: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