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文藝創作者傷春悲秋,中西皆然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這是畫家John Atkinson Grimshaw 的作品Liverpool from Wapping (1885) 。Alexandra Harris 書中有引用這一作品。
這是畫家John Atkinson Grimshaw 的作品Liverpool from Wapping (1885) 。Alexandra Harris 書中有引用這一作品。

在一般人印象中,英國人聊天似乎總喜歡以天氣打開話匣子。這應該是實情──英國一位文化歷史學者Alexandra Harris今年九月出版的新書《Weatherland》,正是探討為何英國人喜歡天氣這個話題,特別是為何這會成為作家和畫家的靈感泉源。

該書開始時就說,兩個互不認識的英國人,在火車站可以為一場驟雨聊上好幾分鐘這種事例,在現實生活中確會發生──英國人真的執迷於天氣的微細變化。

說到英國作家和畫家看待天氣的態度,這位在利物浦大學任職英文系高級講師的Harris認為,文藝創作者不單觀察和記錄天氣的微細變化,很多時會因應自己特殊的視野而「虛構天氣」。她解釋:「在作品中,我們令天氣變得比其實際效果更富意義。」

Harris以下雨為例子:「下雨本來應該只是豐收的象徵,因為雨水可以滋潤大地,令農作物得以成長。而我們卻為雨水建構了整套的神話:雨水可以比喻為眼淚。這根本沒有實際作用,只會令我們傷感──這正是我們虛構出來的。」在西方流行音樂中,信手拈來就有相關的例子:《Rain and Tears》和《Crying in the Rain》都是用上這比喻的名曲。

Harris更指出,不同時代的作品中,天氣所代表的意義或意象有所不同。在最早可以追溯到有英文文字作品的盎格魯─撒克遜時期(約公元410至1066年),作者極為喜歡以天氣作為自己情緒的類比。當時的文學作品嚴肅樸素,經常用上冰雪的意象來表達沉鬱的感覺。但是到了1066年後的諾曼第王朝,由於國王來自法國,文學作品就開始展現經由法國而來的地中海風情,充滿陽光、春天和溫暖的氣息。再到十七至十八世紀的啟蒙時期,配合講求理性和實證的精神,文藝作品中出現的大多是陽光、晴朗的氣氛,十八世紀著名風景水彩畫家Paul Sandby的作品是最佳例證。直至十九世紀的兩名畫家John Constable和J. M. W. Turner,就開始捕捉到天氣變幻不定的特性,表現出風向和雲層變化的狀態。

回看以農立國的中國,文化中自然重視天氣和季節,早已制訂觀察氣候變化的二十四節氣,季節更替也用以象徵代表世事變遷,此所以孔子編寫的歷史名為《春秋》,成語中也有不少牽涉季節的,像「傷春悲秋」。

中國早期的文學作品中,例如《詩經》,已不乏以天氣為題材的作品,如「春日遲遲,卉木萋萋」。國畫中固然有「烘雲托月」之說,詩詞中也經常運用天氣渲染情調,不論是孤清的「楊柳岸,曉風殘月」,還是開朗的「三月三日天氣新,長安水邊多麗人」,都是如此。當然,中國騷人墨客更擅於以天氣變幻,興世事無常之嘆如「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又如「寵辱不驚, 閑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漫隨天外雲捲雲舒」則是抒懷之詞;甚至到了看透世情,欲語無言的境界,還是要用天氣作話題推搪過去:「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

這就是天氣的魔力!

分享: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