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涵泳於禪淨密的Chocolate Monk──心宏法師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心宏法師表示一向不接受媒體訪問,這次因著東蓮覺苑仝人的盛意,慨允與佛門網聊天。感恩法師的信任,並特此鳴謝東蓮覺苑悉心安排。
心宏法師表示一向不接受媒體訪問,這次因著東蓮覺苑仝人的盛意,慨允與佛門網聊天。感恩法師的信任,並特此鳴謝東蓮覺苑悉心安排。

在機場迎接的時候,我吃了一驚:心宏法師不是東蓮覺苑很多法師的老師嗎?竟然會那麼年輕?

後來又發現,法師另有別號Chocolate Monk(巧克力和尚)──台灣小孩對法師的暱稱,緣由來自身上一襲咖啡色的僧袍。

原來,心宏法師出家之前是小學老師,好喜歡小孩。「看見小孩,就會看見生命的力量。」說著,法師孩子般的眼睛閃了一閃,展現會心一笑。原來,法師今年五十歲,修佛三十年,卻如眾人所言越修越年輕。「《華嚴經》裏的善財童子五十三參,孜孜不息向善知識請益。看起來年輕,大抵是因為我有一顆赤子之心吧!」

Chocolate Monk來了!
Chocolate Monk來了!
東蓮覺苑仝人特意到機場迎接
東蓮覺苑仝人特意到機場迎接

博採眾長,深入淺出

早前,台北桑耶精舍創辦人心宏法師應東蓮覺苑邀請,擔任淨土法門講座系列的講者之一。聽法師講話,是要追聽的;法師腦筋轉得特快,話說節奏也快,而且旁徵博引,內涵豐富。聽著法師講經說法,自會明白為何他是法師們的老師;多接觸不同的善知識,也會明白為何他們被奉為「僧寶」。

心宏法師參觀東蓮覺苑
心宏法師參觀東蓮覺苑

從學問而言,心宏法師多門兼擅,的確讓人想起善財童子。「這與我的內在性格和外在因緣有關,我喜歡變化和融合,就像做菜,不同的菜式我都喜歡做,在過程中嘗試upgrade(提升)它們!」這次,法師來東蓮覺苑宣講淨土宗的大悲心法門,但這不是他唯一的專長。法師兼收並蓄,先研習《華嚴經》等大乘經典,後接觸南傳佛教,學習《阿含經》、《清淨道論》,又涉獵淨土、禪宗。「禪修重要,六度波羅蜜也重要。誰說念佛不用禪定的呢?念佛三昧所指的三昧,就是禪定。」

廣學多聞固然有益,但是,一門深入不是很重要嗎?「固然重要,『四弘誓願』其中一句卻是:法門無量誓願學。出家人要四處弘法,心量可要廣大一點呢!」法師又引用夏蓮居老居士的話──廣學原為深入,專修即是總持──解釋「深入淺出」的道理,「經論可以多讀,但在修持方面該專精一兩個法門。解門上要廣學,行門上要專精,兩者並無矛盾。」

除了北傳南傳佛教之外,心宏法師也修習藏傳教法,表示《華嚴經》內容顯密圓融,先顯後密進入金剛乘,也是順理成章的過程。另外,法師弘揚念佛法門時也重視禪修,藏傳佛教保留了很多關於禪修「觀想」和「觀像」的教法──法師曾於英國及紐西蘭攻讀佛學碩士課程,故附以英語解釋:object of visualization for one’s meditation。

法師指出傳統淨土宗強調持名念佛,在觀想方面比較忽略。「念《大悲咒》的時候,怎樣去觀想觀音菩薩呢?」法師補充,唐代初譯的《大悲心陀羅尼經》裏面也有觀想的指引,現在卻都以拜懺為主。「南、北、藏傳並無衝突,只是修行者偏好的重點不同而已。」

法師在寶覺小學講授「修持大悲心法門的十種特質」,主張必須文殊、觀音、普賢兼修,理論根據來自《華嚴經》。除了智慧(文殊)與慈悲(觀音),還需要無有窮盡的願行(普賢),「有些人今天慈悲明天不,只對自己喜歡的人慈悲,這樣就做不到大慈大悲;不是大與小的分別,而是universal compassion(無選擇性的慈悲)。」

山西省崇善寺大悲殿內,右為千手千鉢文殊菩薩(代表大智),中間為千手觀音菩薩(大悲),左為普賢菩薩(大願)。(圖:桑耶精舍網頁)
山西省崇善寺大悲殿內,右為千手千鉢文殊菩薩(代表大智),中間為千手觀音菩薩(大悲),左為普賢菩薩(大願)。(圖:桑耶精舍網頁)

像孩子見到母親

在藏傳佛教傳承之中,觀世音菩薩化身的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是心宏法師其中一位上師,法師曾與法王單獨見面八次。「有云見過法王一次,七世不會墮三惡道;算一下,我五十六世也有保證了!」法師哈哈笑著說。法王的表裏如一,compassion in action(以行動體現慈悲心),最教法師感動。「見到法王就像見到媽媽,不管我做得好與不好,法王永遠給我鼓勵。當我遇到困難時,常會夢見法王為我灌頂,慈悲地說:『Good boy! Well done! Carry on!』(好孩子,幹得好!繼續幹!)」

對於觀世音菩薩,法師覺得特別親近。他在講座裏分享了一次經驗:他的弟弟年前遇上車禍命危,母親致電通報,哭得厲害,「我著媽媽不要害怕,定下心來,專注持念觀世音菩薩的名號,祈請護佑。」最終,弟弟逃過一劫,至今仍健在,家人自此更信靠觀音菩薩。法師又展示了1959年台灣八七水災期間,觀音在空中顯聖的照片,希望增加會眾對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的信心。「大寶法王就是觀世音菩薩的真實化身,大家真的毋須懷疑呢!」

談到師徒關係,法師跟我們一樣,一生中也有很多老師。「我今天當了法師,但絕不會瞧不起以前的老師。」法師一位小學老師今年八十歲,他也跟同學一起替老人家賀壽。飲水思源、尊師重道,是法師信受奉行的道理。除了顯密二教的高僧大德,心宏法師也敬佩南懷瑾、黃念祖等在家居士。「有些人尊重法師但不尊重居士,這是不對的。」法師不忘補充。

如何度眾生?

時移世易,今時今日度眾生,殊不容易。「非常感恩世間教育對我的栽培,我讀過中國哲學與心理學,對我現在講經說法很有幫助。」法師主張出家人要學的東西很多:除了基本的戒定慧,須專注個別宗派的修持,畢竟人的精神體力有限;還要讀心理學,因為現在人心太複雜;在實務方面,也要學習寺廟行政,統理大眾。「傳統須與現代結合,要在中間找個平衡。善巧(skillful means)很重要,否則怎樣度眾生呢?」

與心宏法師談天確是賞心樂事,因為他的熱忱和投入,予人「充電」的感覺。與地藏菩薩法緣深厚的法師,相信也受到「眾生度盡,方證菩提」的宏願感召,但不會有疲憊的時刻嗎?

「也會有的,最累人的就是喜歡鬧情緒的信徒。現在的人太critical(喜歡批判)、太sensitive(敏感)。」 法師認為我們該先嘗試獨力處理自己的問題,用佛法去轉化情緒,若不得要領,才有權利向別人求助。「不應該一開始就把問題丟給師父!」

要對治情緒,當然與修持的品質有關。很多佛弟子都精進用功,外在形式與內在效果卻往往有很大的落差。「宗教儀式有存在的價值,但是佛法有沒有進入你的心,轉動你的身、口、意?比如拜《大悲懺》,完成之後心有沒有變得柔軟?還是一樣那麼急?」法師強調這是修持的重點。

善巧法門之一:硬知識與軟技巧的聰明結合
善巧法門之一:硬知識與軟技巧的聰明結合

佛在人間

解行並重的心宏法師不但精通經論,同樣注重佛法在人間的實踐。他崇拜太虛大師和星雲大師,除了個人修持,也重視教育、文化和慈善事業。2004年,心宏法師在台北創立桑耶精舍,以「學習、關懷、奉獻」為宗旨弘法利生,從尼泊爾義診等活動,可見法師很重視社會參與和建設。「最重要還是菩提心,本著利益眾生的發心做事,否則蓋醫院也不一定跟佛法有關。」

近月,歐洲爆發難民潮,中東國家很多人民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我們在香港、台灣這些福報那麼好的地方,從遠方誦經迴向有用嗎?法師強調我們集體的善念,可以改變地球負面的磁場能量,「難民其實好簡單,一心只想活下去。他們逃難時,有些人蛇集團很殘暴,會在緊張關頭把他們殺死。我們可以為他們誦經,希望他們會遇上願意幫助他們的人。」在眾多歐洲國家當中,德國最樂意伸出援手。法師曾到德國弘法,發覺德國人因為曾經發動侵略戰爭,現在反而更有人道精神,「這個世上有很多行菩薩道的大善人。」法師由衷的讚歎。


輪迴中的勇士

要推廣人間佛教,法師認為佛教徒對眾生不應冷漠和消極;面對不義之事,在必要的時候該講就講。比如馬來西亞曾發生假僧人騙財的風波,當地的佛教會也開了說明會,「不說明解釋會給人家利用,正信的佛教徒也會選擇遠離和放棄,這是很實際的問題。」

面對複雜的人情世情,夾於傳統與現代之間,出家人公開表達意見也是需要勇氣的。「藏傳佛教對菩薩的定義是『輪迴中的勇士』!有一句閩南話叫『先出頭先死』,稻草長的越高越容易被割掉。中國人明哲保身的觀念強,不講話卻不一定代表有智慧。」被問及自己的優點缺點,法師表示以前說話挺直白的,得理不饒人,比較性急;最大優點則是never give up,但凡決定了要為眾生做的事情,即使條件尚未具足,也永不放棄!

「好慚愧,我不敢說自己很好,好多方面還在努力;我只想做一個釋迦牟尼佛教出來的、有菩提心、如理如法的弟子。成佛是很遙遠的,但是永不放棄!」

「《大悲懺》裏面說:南無大悲觀世音,願我速度一切眾。慢慢的,把心量放寬,從蠟燭變成燈塔,再變成三千大千世界的太陽……」心包太虛,量周沙界──這是法師法名的意涵。


如欲了解心宏法師的弘法事業,請瀏覽桑耶精舍網頁:www.sbaweb.org

分享: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