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游泳學

一位知識淵博的年輕教授乘船出遊,在船上結識一位老水手。大家在船艙上談天,年輕教授問老水手:「你研究過地質學嗎?」

「我從未讀過書,哪裏學過地質學?」老水手答。

「喔!你已浪費四分之一的生命了。」教授說。

翌日,教授又問老水手:「你研究過海洋學嗎?」

「我目不識丁,沒有學過海洋學。」老水手答。

教授皺皺眉頭:「你已浪費一半的生命。」

教授再問:「你學過氣象學嗎?」

「那是甚麼?我沒學過。」

「你甚麼都沒學過,你已經失去四分之三的生命了。」教授嚴肅地說。

老水手很沮喪,覺得自己實在一無是處。

半夜,老水手匆忙地跑到教授的艙房,上氣不接下氣地問:「教授!你研究過游泳學嗎?」

「那是甚麼?」

「你會游泳嗎?」老水手急壞了。

「我不會。」

「船觸了暗礁,快沉沒了,你可要失去生命的全部!」

§

看似平順的人生,處處隱藏暗流。

「姐,你快回來,爸快不行了。」說完,妹妹就「嗚嗚」地哭起來。

「哭甚麼?有用嗎?替爸爸念佛。」姐禁不住在心裏暗罵,平時又不見回來照顧爸爸,情急了才慌亂根本於事無補。

林伯住院一星期,日夜哭鬧,大家都被吵的快抓狂。林伯哀求道:「替我鬆綁吧!我家裏還有個老母親要照顧呢。」子女們心疼,但為免他胡亂扯掉身上的管子,都沒順從。

林伯已年屆八十,他性格內向、耿直,為人斯文、善良,一生循規蹈矩,不貪小便宜,也不惹事生非。他出身小康,家裏開中藥舖,每日聘有大夫來看診,很有規模,他也順理成章掌管財務,事業一帆風順。除了自己擅長的數理外,林伯也研究過電器,退休後還修讀文學函授課程。

直至三年前,家人發現林伯的手腳間歇性不受控制地震顫,經檢查後確診是柏金遜症。他的精神時好時壞。前一陣子他常在三更半夜吵著要人陪,只要家人走開半步他就哭鬧。有時他會像個孩子似的說:「媽媽,辛苦你了!改嫁後還回來照顧我。」

「我是你老婆,不是你媽。」太太沒好氣地說。

林伯五歲時就沒了爸爸。記憶中大人們曾說,「真苦命,小小年紀就沒有爸爸。」也有人說,「命硬啊,把爸爸剋死了。」又恐嚇說,「媽媽若改嫁,就不會要你了。」他不擅言詞,但把幼時所經歷的擔憂、疑慮、恐懼、孤單、憤慨等情緒深深埋藏在心裡。

林伯一直跟媽媽相依為命。在他卅多歲時媽媽離世了,他傷心欲絕,不能自己,還因昏厥而錯過了送媽媽上山,對此他終生遺憾,自責不孝。病後,林伯對媽媽的思念和恐懼失去的心理表露無遺,他經常把太太看成媽媽,每晚都要牽著「媽媽」的手才能入睡。

太太被折騰的快發瘋,忍不住問:「他為甚麼還不死?」

「不如送他入護養院吧!否則連你自己也會病倒。」有人建議。

「他這樣日鬧夜鬧的,肯定會被人揍。」太太卻不忍心,寧可自己吃苦。

林伯的疑心越來越重,給他服藥,他會質問「是甚麼?」或說,「想毒死我嗎?」他恐懼死亡,認為死了甚麼都沒了,經常問:「為甚麼病那麼久還不能好?」算命的人說他的壽元已盡,他卻頑強地、刻苦地熬過一關。

林伯的女兒說他倔強、固執,很難改變他根深柢固的想法。她試過無數招式──引導他向母親求懺悔,肯定他已盡了做兒子的責任,感恩他對家人的付出,提醒他好好把握自己,還誦過經、念過佛、放過生……只是到了這個時候,他不是半信半疑,就是說過就忘。

女兒很無奈:「我爸研究過無數世間的學問,就是沒學過生死學,但願他早日參透這門學問。」

女兒願意多回家協助媽媽照顧爸爸,讓媽媽有喘息的機會,也可傾訴心情。至於爸爸心底葛藤般的牽絆,還需要耐性、愛心、智慧契入要處,施以良藥。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