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虛公獅子茅棚拜謁記

作者(左)與悟宣法師(中)在虛公塔前留影
作者(左)與悟宣法師(中)在虛公塔前留影

2013年10月在中國江西真如禪寺禪七期間,我有緣與一位禪師相識,他的法名叫悟宣。

悟宣法師下榻的房間就在我隔壁,於是我們成了摯友。通過交流,我了解到他在陝西終南山虛雲獅子茅棚附近一座寺院常住,我問他能否有朝一日做我的嚮導去茅棚拜謁。

兩年後機緣成熟,我有機會到訪位於陝西省西安市附近的古觀音禪寺,悟宣師父是那座寺院的方丈。

1900年虛雲老和尚(1840-1959)修建了獅子茅棚,並在那裏隱居數年。

虛雲老和尚,十九至二十世紀最受尊崇的禪師、最具影響力的佛教法師之一。在他百年僧侶生涯中,為禪宗注入新活力。

老和尚的皈依弟子成千上萬,遍及亞洲數國,包括泰國國王、王子及大臣。他晚年曾受邀擔任首屆中國佛教協會榮譽主席,但以「年事已高」為由拒絕。

終南山一帶的閉關房舍
終南山一帶的閉關房舍

以下獅子茅棚相關文字摘自《虛雲自述年譜》,1952年記載於雲門禪寺:

光緒二十六年庚子六十一歲(1900年) 

巡撫岑春煖請予至臥龍寺建息災法會。佛事畢,東霞老和尚留住臥龍寺。予以駕駐西安,囂煩日甚,潛去。十月,止終南山結茅,覓得嘉五臺後獅子巖,地幽僻。為杜外擾計,改號「虛雲」自此始。

山乏水,飲積雪,充饑恃自種野菜。是時山中有本昌師住破石山,妙蓮師住關帝廟,道明師住五華洞,妙圓師住老茅蓬,修圓師青山師住後山。青山湘人也,山眾多尊之,與予住較近,多有來往。

冬至,青山老人囑赴長安市物。事畢適大雪。上山至新茅蓬,下石壁懸崖間,墮雪窟中,大號。近棚一全上人來,救予出,衣內外皆濕。且將入夜,念明日雪當封山。沒徑,乘夜撥雪歸,詣青師處。見予狼狽,嗤為不濟事,笑頷之。乃返棚,度歲。

光緒二十七年辛丑六十二歲(1901年) 

歲行盡矣,萬山積雪,嚴寒徹骨。予獨居茅蓬中,身心清淨。一日煮芋釜中,跏趺待熟,不覺定去。

光緒二十八年壬寅六十三歲 (1902年) 

⋯⋯入定不知時日。山中鄰棚復成師等,訝予久不至,來茅蓬賀年。見棚外虎跡遍滿,無人足跡。入視,見予在定中,乃以磬開靜,問曰:「已食否?」曰:「未,芋在釜度已熟矣。」發視之,已霉高寸許堅冰如石。復成訝曰:「你一定已半月矣。」

相與烹雪煮芋飽餐而去。復師去後,不數日,遠近僧俗,咸來視予。厭於酬答,乃宵遁。一肩行李,又向萬里無寸草處去。

作者攝於獅子茅棚
作者攝於獅子茅棚

2015年10月22日,我得以拜謁獅子茅棚。

登獅子茅棚那天,悟宣法師的一位弟子驅車將我們從寺裏送到一座小山村,從那裏我們繼續徒步上山。

我們穿過一條小溪,便開始爬山。起初山路陡峭,緊接著變為實打實的攀巖,好在那段路不太長,剛走完就遇到本續法師(人名,音譯)。本續法師隱居在終南山修行,我們相遇時他正要下山。我和法師短暫交談了會兒,可喜的是,他居然全然聽懂我生硬的普通話,而他回答得也通俗易懂。

悟宣法師(左)與本續法師
悟宣法師(左)與本續法師

終於能到訪這塊聖地,我難掩內心激動,一個人衝在隊伍前頭。剛踏上山路,便路過幾間帶菜地的茅棚。路上遇到些比丘、比丘尼、居士,對我的到來感到好奇,紛紛駐足詢問我的去處。

我駐足山澗,呷一口清泉提神。等了這麽久終於來到這兒,我心內迫切,容不得多停留。歷經兩個多小時艱難、危險的攀爬,到達獅子茅棚時,我早已汗流浹背。

我一到那裏,就向另一位隱居的師父介紹自己。他如此神采奕奕,同時顯出普普通通、腳踏實地的模樣。

我告訴他,自我四十年前得知獅子茅棚開始,參訪此地就成了一直來的夢想。

他邀我入室,讓出一個座位給我。那裏有兩位帶小孩的婦女,他開始為其中一位針灸。我走出茅棚,到虛公塔處打坐,直到其他人抵達。

我們帶了午餐吃的乾糧以及一些蔬菜來供養住山師父。我們在山裏待了幾小時,沉浸在寧靜氛圍中用餐、聊天、拍照,然後在虛公塔前做了簡短佛事。

這一切來得太快,轉眼已到離別時,我多希望能留下來過夜,甚至住久一點⋯⋯也許,只有等下次了。

當我首次聽說獅子茅棚故事時,曾幻想自己到訪,生活在大山裏、雲霧繚繞的情景,一如虛公當年。

我也曾想,會否像虛雲老和尚般,一不小心進入定中。

我希望有朝一日能回到這裏。這次旅程及當中相遇的有緣人給予我靈感,也教會我一個事實,那就是:在中國,禪宗依然生機勃勃。它存在於住山隱士精進苦修的重山疊巒間以及座座禪寺裏,如同虛雲老和尚所期盼那樣。

原文:The Lion Hut of Empty Cloud (Buddhistdoor Global)

分享: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