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踏實的活出生命尊貴的價值,才是真實的富貴——「百喻人間」系列之三

圖:網上圖片
圖:網上圖片

原典

譬如伎兒,王前作樂,王許千錢。後從王索,王不與之,王語之言:「汝向作樂空樂我耳,我與汝錢亦樂汝耳。」世間果報亦復如是,人中天上雖受少樂亦無有實,無常敗滅不得久住,如彼空樂。–《百喻經》卷三第五十二「伎兒作樂喻」(CBETA:T04, no. 209, p. 550c25-29)

《百喻經》中有個關於樂師被拖欠酬勞的故事。一位樂師為國王演奏,國王許諾會給他一千塊錢作酬勞,惟演奏過後樂師向國王索取時,國王卻不肯給他,並說:「你所演奏的音樂,是給我的耳朵聽著時快樂嘛。我許諾給你千塊錢,也是讓你的耳朵聽著時快樂呀。」這故事比喻世間的現象,不論是在天上還是人間的的實相本是如幻虛無的。

杜甫有詩云:「丹青不知老將盡,富貴於我如浮雲。」近代中國佛教中的弘一法師(1880-1942),其一生充滿傳奇,或許是看透世事的如虛如幻,他願意放棄生活優渥的富家子弟身分,毅然出家,嚴持戒律,雲遊苦行,身體力行,終生以淨其身、口、意業的身教方式,弘揚戒律之精神,故被尊為律宗第十一代祖師。弘一法師俗姓李,名叔同,他的父親是清同治四年進士,後經商成為天津鹽商鉅富。李叔同生於官宦富商之家,加之學識廣博、才華非凡,故他常與社會上文人雅士交流;又曾到日本留學,回國後從事藝術教育工作,是著名音樂家、教育家,書法家,戲劇家,文藝編輯等。李叔同先後在南京師範、杭州師範等學校任教,講授國文和音樂,培育了多位中國近代藝術界的優秀人才。其間他更結識了他的學生兼好友夏丏尊,是其出家的重要助緣之一。

圖:毅仁
圖:毅仁

李叔同亦是當時中國新文化運動的先驅。身經革命、軍閥等亂世,深感眾生疾苦而無法解脫,與當代的佛教學者馬一浮探討人生哲理,漸深入佛理並有所悟,於1918年大勢至菩薩誕,他到杭州虎跑定慧寺依了悟和尚披剃出家,法名演音,號弘一。出家後,弘一法師受印光大師的啟發,操行至苦,律己甚嚴,慨嘆出家人被世俗之誤解及輕視皆因未有緊守戒律之故,發願致力研究戒律,在泉州開元寺辦「南山律學苑」。抗日戰爭艱苦年代,他提出「念佛不忘救國」的口號,到處以墨寶廣結善緣,表示自己「以護法故,不怕炮彈」的決心,稱自己住處為「殉教堂」,甘願以身殉國。

弘一法師出家廿多年,完成多種關於律宗的著作,其中《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記》及晚年所撰的《南山律在家備覽》,現已被收入大藏經中。弘一曾說:「我身後不必建塔、做功德,只要此書得以流傳,我願已得。」足見他對此書的重視。另有與學生豐子愷共同創作《護生畫集》等,以簡潔畫風並予以題詩,提倡護生惜福的精神。

從多采多姿的在家生活到出家後刻苦淡泊,弘一法師的德行廣受世人崇敬。

有著傳奇人生的英女皇伊利沙伯二世早前離世,英國全國上下廣泛報導她的生前事蹟。生於皇室之中,流著貴族的血,九十多歲的她,當了七十多年的女皇,一言一行皆受關注。縱使離世,仍難免外間各種言論關於遺產數量、價值、承繼人等,眾說紛紜。新聞中見她的靈柩上擺放著一頂皇冠及一支權杖,據說是隨著女皇下葬的物品,不禁感慨,生前擁有風光富貴,最後可帶走多少?她走過了看似富貴無憂的幸福人生或是充滿危機挑戰的如履薄冰?只有親身經歷才是最真實。然而見螢光幕上播放著英國國民對她的尊重和敬愛實在是由衷的,充滿懷念之情,可見她是備受愛戴的;她生前與丈夫菲臘親王相敬如賓,互相扶持,執子之手的關心及愛護,才是最寶貴。

沒有事物能永久不變,一生精彩過後,如同悠揚的音樂隨即消逝在空中,世有成住壞空,心有生住異滅,明白佛教中的無常苦空的真理,不執著未能掌握的事情上,珍惜人身,踏實的活出生命尊貴的價值。

延伸閱讀:
以人為本的教育方法,有助煉成精英——「百喻人間」系列之二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