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唐朝皇家用以供養舍利的香料,來自何方?中國考古團隊最新研究揭開謎團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法門寺作為唐代皇家寺院,其地宮內供奉的香料緣自本土還是來自何方?長期以來備受關注。不過,因香料難以長期保存,遺址少有實物出土,對其成分、來源的分析工作亦不多,相關謎團一直待解。

中國科學院大學、故宮博物院與法門寺博物館組成的研究團隊,最新完成對唐代皇家寺院法門寺地宮出土的三類香料的分析與研究,初步揭曉唐朝皇家供養舍利的香料成分、來源以及「和香」之謎。

這項考古研究成果論文,已於北京時間5月17日凌晨獲國際學術期刊《美國科學院院報》(PNAS)在線發表,對於探究唐代皇室和佛教用香,以及古代「和香」技術如何演化發展等具有重要意義。

法門寺地宮後室遺物出土時的情況。(圖:法門寺博物館)
法門寺地宮後室遺物出土時的情況。(圖:法門寺博物館)

論文通訊作者、國科大考古學與人類學系楊益民教授介紹說,香料廣泛用於宗教、禮儀等精神信仰和醫療健康領域,以及諸多世俗生活之中,自古以來就為世人所重。中國唐代穩定開放的社會環境造就對外交流空前繁榮,大量外來香料經由陸海絲綢之路運抵中國。法門寺唐塔地宮出土的香料為研究唐代香文化、香料貿易,以及佛教用香與舍利供養等提供了難得的實物資料。

法門寺塔基地宮平面圖。(圖:法門寺博物館)
法門寺塔基地宮平面圖。(圖:法門寺博物館)

法門寺位於陝西西部,因供奉佛骨舍利而常受到唐朝皇室禮敬,在中國佛教史上具有重要地位。唐代法門寺內建四級木塔,於明代改建十三層磚塔。考古人員1987年發現唐代塔基、石室地宮建築,以及佛指骨舍利和大量製作精美的金銀器、漆木器、琉璃器、秘色瓷、絲織品、石刻、香料等珍貴文物。

佛教對香極為推崇,在各類佛事活動與修行儀軌中都離不開香的使用。佛教在唐代發展隆盛,迎逢與供養舍利時,香料更是不可或缺。咸通十四年(公元873年),唐懿宗舉行規模最大也是最後一次迎佛骨活動,翌年唐僖宗將舍利送還於法門寺地宮,皇室貴族以及佛教僧眾供奉的物品均隨佛骨埋藏於塔下地宮,1987年考古發現的文物中,不乏瑰麗華美的熏香、盛香器具以及珍貴香料。

三份香料樣品均發現於法門寺地宮後室

論文第一作者、故宮博物院文保科技部任萌博士說,本次研究中的三份香料樣品均發現於法門寺地宮後室。

樣品一為黃色塊狀,取自「鎏金四天王盝頂銀寶函」,是唐懿宗供奉的舍利容器「八重寶函」之第七重。「八重寶函」是地宮內最重要的供奉物之一,八個寶函層層相套,最外一層是木製,出土時已殘損。

香料樣品一:黃色香料「欖香脂」。(圖:中國新聞網)
香料樣品一:黃色香料「欖香脂」。(圖:中國新聞網)
「八重寶函」之第七重。(圖:法門寺博物館)
裝有香料樣品一的寶函: 「八重寶函」之第七重。(圖:法門寺博物館)

樣品二呈植物根幹狀,取自「智慧輪壼門座盝頂銀函」,函體正面有鏨文,顯示其為大興善寺智慧輪於咸通十二年(公元871)八月為盛佛真身舍利而造的一組舍利容器(共二重,金函、銀函各一),「智慧輪」為晚唐密教高僧,參與和主持了法門寺最後一次迎佛骨活動。

香料樣品二:木質香料沉香。(圖:中國新聞網)
香料樣品二:木質香料沉香。(圖:中國新聞網)
智慧輪壼門座盝頂銀函內的香料。(圖:法門寺博物館)
出土香料樣品二:智慧輪壼門座盝頂銀函內的香料。(圖:法門寺博物館)

樣品三取自「雙鴻紋海棠形銀香盒」,盒體狀如海棠,盒內裝有棕褐色粉末,較為鬆散,從其斷面的顯微照片中,可以觀察到部分淺黃色顆粒,暗示該樣品可能由多種香料混合而成。

香料樣品三:以沉香木與乳香磨成粉後混合製成。是目前中國古代較早的「和香」物證。(圖:中國新聞網)
香料樣品三:以沉香木與乳香磨成粉後混合製成,是目前中國古代較早的「和香」物證。(圖:中國新聞網)
「雙鴻紋海棠形銀香盒」內香料。(圖:法門寺博物館)
雙鴻紋海棠形銀香盒(圖:法門寺博物館)

任萌表示,研究團隊通過現代科學儀器,分析三份香料樣品,結果表明,唐懿宗供奉的「八重寶函」之第七重內,放置的黃色香料(樣品一)為橄欖科橄欖屬植物所產的欖香脂,此類香料為目前中國首次發現。

欖香脂的來源較廣,以生長於菲律賓地區的呂宋橄欖樹所產的「馬尼拉欖香脂」最為常見。印度尼西亞、越南等地的爪哇橄欖樹也可以獲取欖香脂。中國福建、台灣、廣東、廣西等地也有白欖、烏欖等橄欖樹。欖香脂呈不透明的淺黃色,香味濃郁,類似松樹和柑橘,適合在佛教儀式中使用,但唐代古籍中未見有關「欖香」的明確記載,暗示這一時期中國較少使用欖香脂。

法門寺地宮出土的欖香呈淺黃色,雜質少,可能來自菲律賓、越南、印度尼西亞等東南亞地區,也不排除來自中國福建、台灣、兩廣等南方邊地的可能。樣品在初出土時曾被誤認為是乳香。

任萌稱,由於樹脂類香料缺乏植物形態特徵,又多產自域外,常常會給考古研究帶來困難。這次研究提供了中國首次發現欖香脂的證據,也是欖香脂在中國用於佛教供養的最早物證,唐懿宗將其置於規格極高的八重寶函內,用於供養佛骨舍利,足見其珍貴。

乳香及其製品最晚在唐代已輸入長安

另外兩件香料樣品研究結果如何?任萌介紹說,晚唐密教高僧智慧輪供奉的銀函內放置的木質香料(樣品二)為沉香,由於該樣品內部沉積大量樹脂,致使其形態特徵不明顯,難以通過顯微觀察鑑別其種屬。研究團隊利用有機溶劑萃取其內樹脂,在萃取物中檢測到大量沉香結香部分的特徵化學成分——「2-(2-苯乙基)色酮類化合物」。

沉香是瑞香科沉香屬植物,來源既有中國海南、廣東、福建等地的國產沉香(又稱白木香),也有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越南、緬甸、柬埔寨、印度等地的進口沉香。根據《唐六典》等文獻,在唐代時期,國產沉香(白木香)作為土貢已被列入制度。此外,通過朝貢、貿易等方式,亦有大量進口沉香不斷輸入中土。

至於雙鴻紋海棠形銀香盒內放置的香料(樣品三),研究團隊從中同時檢測出木質素的裂解產物、沉香的特徵標記物以及乳香的特徵標記物,由此可見,樣品三是將沉香木與乳香磨成粉後混合製成,也是目前中國古代「和香」較早的物證。

任萌指出,乳香是橄欖科乳香屬植物所產樹脂,主要分佈於紅海沿岸的索馬里、埃塞俄比亞、阿拉伯半島、以及印度等地。乳香也是佛教中十分常見的供養香料,廣泛用於佛事活動中。關於乳香何時開始傳入中國,仍有待進一步的研究與考證,不過,此次樣品三的研究充分表明,乳香及其製品最晚在唐代已輸入長安。

見證唐代絲路暢通香料貿易繁榮佛教發展

楊益民指出,唐朝時期中外交流頻繁,進入中土的香料品種增多,在外來香料大量輸入後,中國出現複雜多樣的「和香」方式。「和香」即為混合多種香藥,以其芳香的特徵做成多種形式、多種用途的加工品,而且許多「和香方」是由佛經中習得。

他表示,唐代以前關於「和香」的史料記載寥寥可數。這次法門寺出土香料研究首次揭示唐代「和香」的主要原料,而所使用的沉香與乳香,均為佛經中的重要香料。其沉、乳二香的組合,也成為後世「和香」的基礎,這對於探究佛教用香,以及古代和香技術的發展都具有重要意義。

香料是絲綢之路上朝貢、商貿以及宗教活動的重要代表,對絲綢之路的發展具有深遠的影響。楊益民說,這次考古研究發現的欖香、沉香、乳香以及唐代「和香」製品,多產自域外。「它們經陸上或海上絲綢之路運抵古都長安及東都洛陽,並由帝王、高僧等將其獻於地宮,用於供養舍利,是這一時期絲綢之路暢通、香料貿易繁榮、佛教發展的歷史見證。」

轉載自中國新聞網:
https://www.chinanews.com.cn/cul/2022/05-17/9756443.shtml

延伸閱讀:
何須爭上頭炷香?十供養之首──香

分享: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