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因家中狗狗而發願茹素護生,羅寶文居士分享學佛歷程:陪伴狗狗走過老、病、死,啟發了她走上菩提路⋯⋯

羅寶文居士(圖:香港佛教聯合會)
羅寶文居士(圖:香港佛教聯合會)

近日,由香港佛教「此岸—彼岸」弘法會主辦,中華佛教文化院、觀音講堂、準提緣林承辦,旭日慈善基金、安達國際贊助的「佛教與人生智能」系列之(四)在觀音講堂舉行。香港佛教聯合會會長、西方寺方丈寬運法師,富豪酒店集團副主席、智慧明心慈善基金創辦人羅寶文居士,以「煩惱即菩提」為主題展開對話。與大家分享瞭如何與有情眾生相處,如何珍惜眼前人,如何轉化各種煩惱,如何把悲傷轉化為動力,又如何處理情緒,最終去享受喜悅的人生。

寬運法師:各位法師、各位居士、各位觀眾,今天真是一個殊勝的因緣,讓我和羅寶文居士有一個座談。

羅寶文居士:大和尚您好!

寬運法師:寶文好!

羅寶文居士:大和尚您好!

寬運法師:主題叫「煩惱即菩提」。其實佛教一直強調「淨而不染,覺而不迷,正而不邪」。「迷」就有煩惱,「覺」了就沒有煩惱,所以菩提和煩惱之間是一不是二。我們也經常說「轉煩惱證菩提」,把煩惱轉好了就是菩提。覺煩惱就是菩提,或者說「轉煩惱成菩提」,斷煩惱就是證菩提。所以這個關係都是一不是二的關係。

這麼多年來,寶文很優秀,十四歲可以說是高中畢業了。而且也拿到了「香港傑出學生」。十九歲在美國杜克大學畢業,還是一級榮譽的心理學。得到了三個殊榮,第一個是「香港傑出學生」;第二個是「香港傑出青年」,還拿到了「世界十大傑出青年」。可以說集榮譽、智慧、聰明、美麗於一身。

這麼一個又有聰明、又有智慧、又有美麗、又有福報的人,她學了佛。很多人會覺得詫異,當然現在很多人都很熟悉,因為她學佛很多年,做了很多事情。但很多人好奇,她是甚麼樣的因緣造就她學佛的呢?可不可以跟我們來分享一下?

羅寶文居士:好的。大和尚太誇獎了。我從小都知道自己有多幸運,生長在一個很好的家庭。爸爸媽媽也非常疼愛我,給我各種學習發展自己興趣的機會,我也覺得需要努力,有上天給我這個平台。但是,我必須說,我小的時候即便一切都非常順利,讀書也沒有太大困難,各方面都很如意,朋友也很多。我也是一個特別活躍的人,還記得中學的時候,十幾個學會我都當會長。辯論會我也是聯合的會長,各方面都好像比較圓滿,但我還是有一種迷失的感覺。

寬運法師:為甚麼有迷失的感覺?

羅寶文居士:因為我覺得我自己很幸運,但我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是很多人在受苦。我不知道到底我能做甚麼,可以給他們一個真正解決痛苦的方法。覺得如果我們捐錢,好像也只是給他一個短暫的方式解脫,但不是一個最終的解脫。到了我畢業之後,大概十九、二十歲,我非常幸運遇上佛法,那時候簡直就好像「叮」一聲,我終於明白了,一切都是因果。

之前我無法理解為甚麼有些人比較幸運,一生出來就會有錢、有美貌,聰明。有一些可能一出來就要受苦,有病,各種苦。其實是因為我們的現在、現狀,反映我們過去生的業。但佛教其實是很積極的,因為我們現在所做的一切,是絕對能改變我們的將來。

因為「因果」,我明白到苦的「因」,其實很多人怕的是苦的「果」。我們沒有真的去了解,到底這個苦是從哪裏來,佛教就講的很清楚。 「四聖諦」裏面,「苦」其實都是我們的心,我們的貪、瞋、痴起的,只要我們可以減少這個苦的因,其實是佛教給我們一條很清楚的一個道路。

因為有了「離苦得樂」的路之後,我覺得人生是充滿使命感的。人生,如果你有一切,就像我小時候我可以享受一切,但我也沒找到真正的快樂。是因為我不知道人生到底意義在哪?當我知道佛祖成佛以後,給我們很清晰、有次第的一個方法去解脫的時候。覺得我們真的應該要好好把握,要學佛。不光是為了自己能解脫,也可以有機會帶領所有跟我們一起在受苦的眾生去彼岸。

寬運法師:寶文講得非常好。其實我們很少人有這種認知。貧窮也好、富貴也好,佛教說「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果,今生作者是」。果從因生,而且萬法皆空,因果不空,任何事都是累積而來的,果從因生。

但剛才你說了,你讀書回來以後認識了佛法,剛才說佛法給你這麼多啟示。但是人人都有,有錢有錢人的煩惱,聰明有聰明的煩惱,怎麼樣把煩惱化為菩提,就好像今天的主題一樣「煩惱就是菩提」。

羅寶文居士:是!其實我就想,我那時候為甚麼會有煩惱?到最後是因為有「我」這個無明而來的。

寬運法師:有這種認知已經很難得了。

羅寶文居士:而且很多人我發現,尤其當一切是順境的時候,我們沒法知道,一切其實是無常的。一切的感受,包括你開心其實都是煩惱,只因為它是無常的。我今天也特別想講的,就是我跟我的狗狗Bodhi。

寬運法師:是,你十六年的一個Bodhi,也給牠成立了一個基金,十六年來也有苦與樂,所以也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你和Bodhi的因緣。

羅寶文居士:是,其實從2003年起,Bodhi就進入了我的生命。牠是一隻貴婦狗,很可愛。那時候開始,牠好像成為了我快樂的泉源,是我的心肝寶貝。然後,我發現很多人會覺得,欸!養寵物可能是一種煩惱。比如不是佛教徒,他會覺得要花很多時間、金錢。佛教徒也會覺得養寵物可能會帶來一些修行方面的障礙,寵物也要吃肉等等。

但對我來講,這十六年來,我們一起面對各種煩惱,一起面對生老病死,其實是真的啟發了很多。我對怎麼樣去面對煩惱,怎麼可以轉化煩惱為菩提,啟發了我的領悟菩提之路。

寬運法師:欸!我知道小狗Bodhi,牠已經離開你了。

羅寶文居士:是的、是的。

寬運法師:人家說「想到百年今年都是古人」,「睡到三更名利都是幻影」。百年的時間是人生,但寵物十六年,有的可能長一點,有的短一點,十六年其實也不長不短了,好像我們人生有八十歲、九十歲這樣。因為牠的壽命不超過二十年左右,但這十六年裏,你的苦與樂是怎麼樣呢?

羅寶文居士:我還記得Bodhi的出現,真的讓我感覺到緣分的奇妙。那一年,牠是在一個寵物店,我在寵物店裏找到牠的。我也沒想過要養寵物,那天是跟同事午飯後,我對購物沒甚麼興趣,他們吃完飯去買東西,我就走進一個寵物店,看到那時候還那麼小的Bodhi,我就說我必須要帶牠回家。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一見鍾情,就是緣份,然後牠從那天起就跟著我,基本上是一步不離的。

很不幸,回家牠開始生病,牠不願意吃東西,我就帶牠去寵物店。我說,欸!怎麼在你那邊那麼活潑,來到家就不吃、不動的。我很擔心,我覺得他們可能在糧食裏下了一些藥,讓他很興奮。但其實那時候牠得的是腸炎,兩個月,醫生說99.9%是不能治的,但是很奇妙的牠活下來了。

那時候我帶牠去寵物店,我說為甚麼會這樣?他們說,唉呀!那你覺得不好,換一個新的給你。我說牠不是貨呀!牠是我的寶貝。所以從那天起,我就知道其實生命真的很脆弱,很無常。Bodhi是真的讓我對快樂有另外一種領悟,我小的時候特別努力,我也比較好勝,通常這種快樂都是因為得到甚麼成績,甚麼獎項會開心,但也比較短。但是跟Bodhi一起,只要在一起就已經很開心了,那種喜悅是非筆墨可以形容的。

牠也教會我活在當下,我們真的很珍惜每一次遇見。比如我上班回家,或者是出去一會三十分鐘回來,牠也一樣的開心,我相信很多寵物的主人都會有這一種體會。其實快樂可以很簡單,不需要在甚麼特別的地方做甚麼,只要在一起,你珍惜對方,就已經很開心。

寬運法師:是啊!所以說狗是我們的好朋友!只要你對牠好,牠一定會對你好。

羅寶文居士:對,而且緣分真的是非常奇妙。就等於佛說500次的回眸才換來這一輩子的擦肩而過,我相信Bodhi來,是為了啟發我需要學的一些課堂。

寬運法師:牠也吃素,因為你已經吃素很多年了,這個跟Bodhi應該也有關係。

羅寶文居士:是的,所以都說牠是我老師。因為牠從小腸胃比較敏感。有一天應該是牠一歲多的時候,突然間我估計是吃錯了甚麼,我帶牠去獸醫。獸醫就說,唉呀!牠可能甚麼食物中毒,很嚴重。我就很害怕,當下我就發願,我說我一輩子都會吃素,希望牠好起來。結果牠第二天真的好起來。

那時候我其實覺得,我吃素是因為這個事情,當然主要是因為養了牠之後,我發現萬物,所有眾生都是有佛性的,都是有情的。牠是一隻狗狗,牠生病的時候我會那麼心疼,其實其他眾生也可能是我們之前的父母、我們的兒女。我們不可能為了幾秒鐘舌頭上的享受就去殺生,所以從那天起我就發了願,必須要吃素,然後護生,一轉眼十五年了。

寬運法師:太好了,可能也是不容易。佛教說戒殺、茹素、放生、護生,戒殺就是不殺生。茹素在儒家思想裏也有,惻隱之心人皆有之,佛教說一切眾生都可以成佛,只因為妄想執著而不能證得。妄想執著,這都是我們眾生性。但是成佛的因緣,成佛的機會是一樣的。所以說佛教讓我們愛護眾生,特別是「菩薩道」精神,讓我們如何把眾生愛護好。因為眾生歡喜,諸佛也歡喜。十五年吃素,覺得對身體有甚麼影響,很多人對素食有這樣那樣的看法。

羅寶文居士:其實我覺得吃了也沒有太大的改變,反正我心裏肯定是自在多了。很多人會擔心不夠營養,只要你每天有充份的蛋白質,有充分的蔬菜,不同的顏色,其實是不會有問題的,我覺得是要用心的去吃得健康。

寬運法師:要吃得健康,我們不能說單純吃菜,也有像很多穀類,很多豆類,很多的東西其實可以吃的,現在營養應該是沒有問題的。羅小姐吃了十五年的素依然還健康,依然還美麗。所以,我覺得吃素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羅寶文居士:健康也確實非常的寶貴。在我陪著Bodhi這十六年,我真的是在一起面對生老病死。但是大家也知道,寵物牠的生命也就十幾年。所以,對著牠變老,是會對我,對無常是有一定的啟發作用,因為特別快。

寬運法師:是啊!只有十六年的生命,就在這裏生老病死。在這十六年裏就已經經歷了。

羅寶文居士:是,所以這十六年,我也覺得需要去把握,每一個可以替牠,比如跟大德結緣,或者是一些功德的機會。

寬運法師:只要你轉念頭,一切都是心想中生,人家說不怕念起,就怕覺遲。通過一個Bodhi,你還成立了一個基金,專門去關心寵物。其實你充滿愛心,又給寵物做皈依。聽說你也跟寵物相處得非常好,有時候也經常帶牠到郊野。我一直強調,我們首先要自己和自己相處,我們要和其他有情相處,跟牠有情相處的時候,我們要善待牠。聽說你就很善待啊!

羅寶文居士:那是必須的。因為牠們的生命就這麼短,其實你是牠的一切,牠的生命就是圍著你轉。所以我們作為寵物的主人,當然要照顧好牠的身體,但也希望可以種下一個佛的種子。

寬運法師:這句話太好了。首先,提醒那些養寵物的人。寵物,既然你要養牠,就給牠從生、老、病,到死,都要給他善終,關心牠。很多人好的時候養,生病了就不願意照顧,死的時候不願意管,這個不好,這是責任的問題。我覺得要有責任心,寶文這方面的責任心就很具足,養就始終如一。

羅寶文居士:那是肯定的,而且我覺得養寵物是了解無常很好的一課。因為在牠老的時候,我也無時無刻在提醒自己無常,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我跟牠一起真的很快樂,但我也必須要讓自己記得,這個快樂不是永恆的,必須要在快樂當中去參裡面的苦。牠生病的時候,我覺得作為一個寵物的主人,甚麼都不比你看著你最愛的寶貝受苦,你甚麼都做不到。所以真的讓你了解到「求不得」苦。

人其實真的很渺小。錢,我願意付出一切去幫牠治病,但我找中醫、西醫,全世界去找醫生,但最後「萬法皆空,因果是不空」。所以我覺得這是讓我學習到,人是有多渺小,因緣和合的時候,你也無法去避。也會學得比較謙卑,因為我發現,我去很想做一件事情,比如幫Bodhi解脫,減少牠的病痛。但是,我也很多事情是真的做不了的。

但這段時間我也必須要向一些,可能我在言語上無心得罪過的人,因為我會很緊張,我希望牠可以好起來。但我現在明白了,人必須要謙虛,牠死了,這也是最痛的一刻,最後的一課「愛別離」。其實我們在這十六年,真的學到各種各樣的課題,死亡就是我們佛教徒最終的課題。對於Bodhi來講,我相信牠最大的課題,是牠的老婆,牠叫Tara,四歲的時候突然間就離開了,是一個急性糖尿病。

我們想也沒想過,因為Bodhi比牠大十年多,牠突然的離世,我覺得讓Bodhi真的改變了。牠以前特別頑皮,Tara突然的離去,牠有幾個月晚上睡不了,不開心。後來牠好像突然間變得很平靜了,性格完全改變了。我們再回想,牠最後死於一個荷爾蒙的病,叫「Cushing’s」。其實我覺得跟牠的性格,性格帶來情緒上的壓力是有關的,是這個病因。

我覺得Bodhi就像我的一面鏡子,牠很多方面我們特別像。我跟牠一樣都比較執著,我會很緊張,我愛的我就很緊張。我也比較黑白,但我們需要學習「中道」。牠走的時候,我也真的是非常感恩。因為牠沒有進過醫院,我們都知道牠一早就已經有一些,我的寵物傳心師說,牠讓我有心理準備,所以我是知道的。牠臨走那個星期,我也讓大家去為牠念經,我自己也有比較好的準備。

還記得最後那幾天,牠基本上主要就是睡覺。有一天,牠好像是怎麼說呢?就是「迴光返照」。我身邊的人就說Bodhi想吻你,然後我就吻牠,那是我跟牠最後一個吻,我永遠都會記得。因為我跟自己說,欸!其實這個吻,是讓我真的生了出離心,是因為我覺得這是我一生最後一個有情的吻。

我以後可能會吻其他的小狗狗,但我希望是一種大愛,我希望我以後不會再有這種有執著,有「我」的愛。我覺得我們之間已經夠了,好像啟發了我對有情的愛的理解。我知道其實是夠了,我一輩子,我跟牠有一個承諾,承諾在淨土相見。我跟牠說完這段話,牠就很安詳的走了。

因為一家人都在,都會看到,好奇怪的,牠走的時候本來眼裏面是有點朦的,牠走了之後全清了,還是帶著笑容走,那個容貌好像回到牠以前年輕的時候。我跟牠說最後一句話是:「你不用擔心我,我會努力的,我會記得我們的約定,我會承諾用我一輩子剩下所有的時間去發菩提心,希望可以在淨土跟你相見。」我覺得是牠給了我很大的啟發。

(圖:香港佛教聯合會)

寬運法師:我覺得這個非常好。佛教裏說,因生假,相續是假,相待是假。因本來就是假的,相續還是假的。十六年的生命,我覺得讓寶文體會了很多。剛才你說你有讓他,一、淨土相見。二、有了出離心,還有了覺悟的菩提之心。

羅寶文居士:這十六年來,其實我無時無刻都在幫牠準備。因為從第一天就知道,只有十幾年的時間。但是我真的非常感恩,我懂得佛法。因為像我剛才說,我其實是一個比較用情深的人。我也比較執著,我承認我比較執著。所以如果我沒有佛教的情況下,Bodhi對我是如此的重要,我肯定是崩潰的,是受不了的。

但因為有佛法,我那四十九天,其實沒有甚麼哭過,或者流眼淚,因為集中力都不會再放在我自己。很多人可能在親人離開的時候,都會哭到天要塌下來了。但是我希望大家都可以盡量用這四十九天的時間為我們的親人,為他們做帶來最大利益的事情。比如念佛、持咒等等,迴向給他們往生淨土。我覺得你是可以把悲傷轉化成為一個動力的。

寬運法師:我非常讚歎寶文這種對寵物,從寵物身上得到啟發,因為牠的生命很短暫。剛才說因是假,相續假,相待假。我們都知道了,而從牠身上更反省到我們自己的無常。無常以後,我們自己的生命又有不同的看法。我也希望所有養寵物的人,我覺得寶文就是一個很好的榜樣,不單養的時候愛護牠,還到臨終關懷的時候,一路將來到淨土,讓牠去脫離,佛教講「六道輪迴」,不讓牠在六道裏輪迴。

因為我們都知道餓鬼道、畜生道、地獄道是苦的。地獄更苦,八寒八熱苦。餓鬼道的咽喉很小,肚子很大,吃東西吃不了。畜生,只有「欲」和「食」,但是現在很多寵物也很接近。雖說我們人是高等動物,牠是稍微低等動物,但牠也是有思想的。只是牠思想比我們可能是更單純一些,但這種單純,有時候也是讓我們得到一些啟發。牠很專一,對主人很專一,因為牠要得寵,牠也知道怎麼去得寵。

所以,我覺得從這裏頭很多人,香港據說是有五、六十萬家庭都在養寵物,而且貓和狗就最多了。我覺得每一位養寵物的人都要善待寵物,從始至終照顧牠,最終的時候給牠一個好的、真正的,人家說在淨土相見。你說要跟你的Bodhi在淨土相見。

羅寶文居士:是的、是的。狗狗牠給我們是無條件的愛,最單純、最真的愛。其實我明白寵物可能很多方面跟我們無法以語言去溝通,但是養過的人,你會感受到牠對你的真、你的愛。牠真的可以專注活在當下,比如我們很多時候出去走路、吃飯,我們可能在忙這個、忙那個,看著手機。但是寵物跟你在一起,牠真的每分每秒都跟你在一起。

寬運法師:因為你是牠的一切,寵物不是我們的一切。但我們愛寵物的時候,跟牠相處的時候要好好相處。人家說相應,否則的話可能還辜負狗狗了。

羅寶文居士:對。因為有佛法,我們其實在寵物走之前或者之後,是可以幫牠做很多的。牠用了一生來陪你,我們也有責任除了照顧牠的身體以外,怎麼樣可以為牠的來生盡一份力。

寬運法師:從寶文身上,我有另外一番體驗。剛才說了,自己的寵物死了很哀傷,如喪考妣,不知道如何是好。但你在牠臨終的時候幫牠去唸佛、持咒、誦經、做功德,迴向給牠。讓牠離苦得樂,讓牠脫離六道或者脫離畜生道,轉到其他的善道裡去。我覺得這種關懷比一般人單純的難過、哀傷要好得多。

羅寶文居士:是,就是要轉煩惱、轉悲傷為菩提的一個機會。

寬運法師:是啊!我覺得,我們如何從其他的身上來影射我們。人會反省,三省吾身。從一個十六年的生命裏,可以反省到我們人生是100年。十六年是這麼短暫,100年也不是很長,在歷史的長河裏,也是很短的。而且我們一期的生命,每個人都有應化身,我們的一生都是轉眼之間就沒有了。

我們如何珍惜眼前人,珍惜身邊的人,也珍惜有緣的人。有緣的動物、寵物還要珍惜,這也是延伸到如何跟自己好好相處,和其他人怎麼相處,和大自然要好好相處,和動物世界寵物怎麼相處。我覺得這一方面你相處的就很好,以後養寵物的人要關心牠,臨終也要關心牠。你還成立「寶狄」基金,關心這些動物。

羅寶文居士:是。因為Bodhi非常的幸運,牠也為我做了那麼多。所以我也希望為其他的動物,不光是「戒殺」,也可以為牠們,給牠們一個機會結上佛緣。我們很鼓勵寵物的主人都可以帶牠們去做皈依。以後當牠們走的時候,也可以為牠們多做功德、念佛、超度。

節錄轉載自鳳凰網佛教:
https://fo.ifeng.com/c/8DhX6QL2dCw

延伸閱讀:
「與其放生,不如復生。」一念的轉變,讓台灣清水岩寺成為了野生動物的舒適家園⋯⋯

收容數千頭流浪動物,報恩古寺成為了貓狗的「福地」!住持智祥法師:好好對待生命

「每個生命都是無價的!」每次有流浪動物被安排安樂死,他總會趕來拯救,十多年來救過上千頭動物,人稱「毛小孩的活菩薩」⋯⋯

分享: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