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截肢者足球隊用一條腿追求足球夢

9月的一個黃昏,位於大西洋邊的非洲國家安哥拉首都羅安達(Luanda),夕陽西下,在市內的科凱魯斯球場(Coqueiros Stadium),傳來一下下「咔噠、咔噠」的聲音。

這些聲音來自場上的球員,因為他們全是截肢人士。雖然他們仗著拐杖,但仍能在場上奔跑、熟練地傳球、射門,在汗水中盡情享受著足球的樂趣。

這支球隊是安哥拉截肢者國家足球隊,他們正積極操練,衞冕這一屆截肢者世界杯(Amputee Football World Cup)。

隊員之一、三十二歲的賽萊斯蒂諾‧埃利亞斯(Celestino Elias)說,五歲那年,他在中部萬博省(Huambo)一條村落踏中一個地雷受傷,左腿需要截肢,無法再參與足球比賽。他說:「我曾視足球為人生的使命,但自從要以拐杖走路,大家都說我無法再踢足球。我常因無法參與運動而落淚。」

後來有人介紹埃利亞斯參加截肢者足球。他司職後衞,獲挑選入國家隊。安哥拉2018年在墨西哥舉行的截肢者世界杯,在互射12碼球以5比4擊敗土耳其隊,奪得冠軍,埃利亞斯更獲選為最佳球員。他希望今年能再次取得這項殊榮。

今年,四年一度的世界杯足球將於11月在卡塔爾舉行,但截肢者世界杯已率先今年9月30日至10月9日在土耳其伊斯坦堡(Istanbul)舉行,共有24支球隊參與。結果土耳其隊在總決賽以4比1擊敗安哥拉,首次取得這項賽事的冠軍。

三十三歲的安哥拉隊長希拉里奧‧庫夫拉(Hilario Kufula)12歲時因火車意外失去右腿。他說:「感謝上天,我可以在這裏參與比賽,讓我可以為國家出力,也提升了這項比賽的知名度。更重要的是贏取冠軍,帶領國家闖上高峰。」

安哥拉體育運動的表現未見突出,該國從未取得任何奧運奬牌,國家足球隊亦僅在2006年打入世界杯決賽週。2018年取得截肢者世界杯,可說是該國運動史上最大的成就。

庫夫拉帶領的這支球隊共有15位隊員,其中大部分因地雷、意外或受傷而需要截肢,另兩人曾先天性畸形,另外一位因小兒麻痺症(polio,或稱脊髓灰質炎)而不良於行。他們需要使用手杖協助走路,但仍能在球場上馳騁。

截肢者足球由美國人唐・班奈特(Don Bennett)於1982年發起,他1972年因船隻意外,右膝以下被切除,到1982年,他卻成為了第一位扶著拐杖登上北美洲第二最高山峰──華盛頓州雷尼爾山(Mount Rainier)的截肢人士。

英國哈里王子2019年到訪安哥拉,呼籲關注殘留地雷問題。

截肢者足球的打法跟英式足球大同小異,但球場面積只有標準足球場的一半,每隊有七人,除守門員外,其他六名球員均失去一腿,需要持拐杖跑動,也不能使用義肢。守門員下肢健全,但其中一條手臂截肢。截肢者世界杯由世界截肢者足球協會(World Amputee Football Federation)主辦,每四年一屆。

安哥拉原為葡萄牙屬地,1975年爆發獨立運動,由蘇聯和古巴支持的安哥拉人民解放運動(People’s Movement for the Liberation of Angola,簡稱MPLA)、美國和南非支持的爭取安哥拉徹底獨立全國聯盟(National Union for the Total Independence of Angola,簡稱UNITA),展開了長達27年的內戰,持續至2002年。莫西科省(Moxico)是軍隊佈雷的地區之一。

1997年,美國華盛頓「越南美國退伍軍人基金會」(Vietnam Veterans of America Foundation)的「體育新生命」(Sports for Life),計劃在安哥拉東部的莫西科省開設一所康復中心,為地雷受害人提供復康活動。

康復計劃的創辦人之一奧古斯都‧巴普蒂斯塔(Augusto Baptista)眼見有大批因地雷而斷肢的傷者,他認為參與運動可以讓截肢者宣洩悲哀,對社會建立歸屬感。他說:「從1997至2014年間,球隊八成以上的隊員都是地雷傷者。」後來戰火平息,地雷傷者球員由於年長而退出,在球隊中所佔比例才漸漸下降。

然而, 根據總部設在英國曼徹斯特的「排雷諮詢組織」(Mines Advisory Group,簡稱 MAG)的資料,雖然安哥拉內戰已結束了二十年,國內仍然殘留大量未爆的地雷,至少有88,000人因地雷受傷。

世界截肢者足球協會目前有五十個成員國,其中巴西、土耳其和部分歐洲國家更有職業聯賽。安哥拉國家隊其中有五位球員,現在成為了國外聯賽的職業球員。

三十歲的和諾‧古希美(Heno Guilherme)和另一位隊友正效力土耳其伊蒂梅斯格隊(Etimesgut Amputee Sport Club),該隊剛在今年5月贏得歐洲聯賽冠軍杯。

古希美說:「我的親友都以我們的成就為榮,特別是我能代表安哥拉比賽。」

延伸閱讀:
越南德明法師七年來維修上千部舊輪椅,助殘疾人士重獲新生。這是他七年以來的堅持⋯⋯

分享: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