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湖北男子收留聾啞老人12年,照顧起居飲食並助他尋親。近日,老人終於跟失散親人團聚⋯⋯

圖左為八十後男子陳小峰,以及聾啞老人都紅江住的房間。圖右為都紅江(圖:澎湃新聞)
圖左為八十後男子陳小峰,以及聾啞老人都紅江住的房間。圖右為都紅江(圖:澎湃新聞)

11月16日,湖北老河口市薛集鎮上,從河北走失的聾啞人都紅江終於和家人團圓了。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在走失的整整十二年裏,老人非但沒受什麼苦,反而活得「很滋潤」。而這一切都源於一位名叫陳小峰的八十後男子。

街頭偶遇流浪漢

2009年冬天,陳小峰看到路邊有個人,大冬天穿著短袖趿著雙涼拖鞋,背上背個破布袋,而且不會說話,只能用手比劃。陳小峰起了憐憫之心,便帶著他去餐館吃了飯。

此時,陳小峰已確定這是個聾啞人。當時他在一家工廠打工,月薪2,000元,還住在公司宿舍,把他丟下吧,又不忍心。於是,他騎著摩托車把人帶回了三十公里外薛集鎮的家。

陳小峰的母親孫金蓮說,當看到兒子領著這麼個人回家時,一開始也不接受。「他自己有老婆孩子,一家人的負擔大得很,還多管閒事。」但是,當天晚餐,他們還是準備好一桌飯菜將漢子請上了桌。

就這樣,聾啞漢留了下來。這一留,就是十二年。

腿腳潰爛肚子疼    為他治病花光積蓄

沒過幾天,陳小峰發現,聾啞漢的小腿處好幾處傷口,化膿潰爛,就帶他到村衛生室去治療。小峰要去打工,臨走前,跟村衛生室的交待,所有花銷記他賬上。

後來,聾啞漢又生過幾次病,陳家人帶他到醫院檢查並住院一個多月,因為沒有身份證沒有醫保,所有醫藥費陳小峰都負責。

「我們都勸他們不管算了,跟你家非親非故,自己都顧不上還管別人。他們家心好,一直留著。」村民陳會兵說。

在上海打工的妻子,還不知道家裏多了個人,當問小峰家裏有多少錢時,他支支吾吾地說「沒有錢」。等春節妻子回到家,這才全明白了。

善良的妻子儘管生了氣,但看到聾啞漢懂禮節不惹事,還會主動幫家裏種菜做家務,也接受了他。

 
不懈尋找十幾年

聾啞漢對恩人跪地磕頭

十幾年來,陳小峰從未放棄為聾啞漢尋親。

聾啞漢聽不見不會說話,但會寫都和江兩個字,還會寫四川。於是,陳小峰到派出所報案,想查查是不是四川人,卻一無所獲。問得多了,聾啞漢就用拳頭砸自己的頭,想著可能受過刺激,陳小峰也就不再問。

11月初,眼看大家都打了疫苗,陳小峰也想讓聾啞漢去打。苦於沒有身份信息,小峰再次動起了尋親的念頭。11月12日,在民警和口語老師的引導下,聾啞漢在紙上歪歪扭扭地寫下「都紅江」三個字。通過查詢人口信息,發現河北泊頭市四營鎮有一人信息與他高度相似。 15日,民警手機連線對方家屬,當看到屏幕那頭的女子時,聾啞漢激動得「撲通」一下跪到地上連連磕頭。 16日,家屬從河北連夜趕到老河口。當都紅江看到車上下來的四妹時,兩人飛奔到一起抱頭痛哭。

失散十二年的親人終於團圓。(圖:澎湃新聞)
失散十二年的親人終於團圓。(圖:澎湃新聞)

都紅江的外甥穆海明說:「太感謝湖北的好人了,陳小峰太偉大了。把我舅舅照顧得這麼好。代表我們全家感謝他。以後陳家也是我們的親戚。」他說,當年舅舅騎自行車去姑奶奶家走親戚,可能喝了酒迷路了,身上又沒錢。在流浪到湖北之前,很可能還捱過別人打受過刺激。

他提到,16日帶舅舅回家當天,發現舅舅房間還放著一紙箱子的新衣服,都是陳小峰陸續買給舅舅的,舅舅一直沒捨得穿。陳小峰抹著眼淚說,相處十二年,最近才知道他的名字叫都紅江,1968年生,比他大十四歲。家人帶他走的當天,吃飯的時候,都紅江突然放下碗對他跪地磕頭,後來車子開出院子,都紅江又打開車門下來,對著他再次跪地磕了幾個頭才上車。

「有很多的不捨,希望他在河北過上安穩日子,我家大門隨時為他敞開。」陳小峰說。

衣衫襤褸的聾啞流浪漢,遇到善良的八十後男子。十二年的幫助,讓平凡的時光開出了溫暖的花。


轉載自澎湃新聞: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5477734

延伸閱讀:
談正念修習的「心船」──布施之舟

分享: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