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紅裙與十字架:一張紀錄加拿大原住民學童的照片,奪得今年度世界新聞攝影獎,攝影師用鏡頭讓人們看各地孩子的故事⋯⋯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圖:《Kamloops Residential School》, Amber Bracken )

在落日餘暉下,映照著一列掛著紅裙的十字架,背後的空中劃過一抺彩虹。

去年5月份,在卑斯省(British Columbia)坎盧浦斯的原住民寄宿學校(Kamloops Indian Residential School)舊址,發現了200多具兒童的遺骸。《紐約時報》的攝影師安柏∙布萊肯(Amber Bracken),從埃德蒙頓(Edmonton)駕車前往當地,看到在離目的地不遠的一個土坡旁,有一些紀念逝去孩子們的十字架。

布萊肯拍下了這齣出色的照片《坎盧普斯寄宿學校》(Kamloops Residential School),以溫柔的定格紀念那些逝去的孩子們。也讓她獲得2022年度的世界新聞攝影比賽(World Press Photo Contest)年度大獎(Photo of the Year)。

世界新聞攝影比賽由荷蘭的世界新聞攝影基金會(World Press Photo Foundation)主辦。由1957年開始舉辦,至今已是第64屆,是世界最負盛名的新聞攝影比賽之一。今年比賽有來自130個國家的4,066名攝影師參賽,當中共有 64,823 張參賽作品。

今年的比賽分為「非洲」、「亞洲」、「歐洲」,「北美及中美洲」、「南美洲」及「東南亞及大洋洲」等六個地域組別,以及「單幅照片」、「圖片故事」(由3-10幅照片組成)、「長期拍攝計劃」(包含 24-30 幅單一主題照片)及「開放形式」共四個類別。再從24位各組別優勝者中,選出全球最佳作品。

坎盧普斯寄宿學校事件,揭開了加拿大歷史的黑暗一頁。1874年至1996年間,加拿大政府推行強制同化政策,將原住民家庭的兒童送進公立寄宿學校,被迫放棄自己的母語,學習英語或法語和信奉基督教,這些學童經常受到嚴厲的的懲罰,有很多人下落不明。坎盧普斯寄宿學校是130間類似的寄宿學校之一,可容納500名原住民學生。

攝影比賽的全球評審團主席蕾娜∙艾芬迪(Rena Effendi)評價年度照片說:「這是一張能刻進你的記憶的照片,它幾乎讓人聽到這張照片中的寂靜,這是紀念全球殖民歷史的安靜時刻,不僅在加拿大,而且在世界各地也如是。」

(圖:《Palestinian children》, Fatima Shbair)

亞洲組的得奬照片,是巴勒斯坦攝影記者法蒂瑪∙沙比爾(Fatima Shbair)拍攝《加沙的巴勒斯坦兒童》(Palestinian Children in Gaza)。去年5月21日,一群巴勒斯坦兒童在參與一場兒童發起的反戰示威後,在夜幕下點起蠟燭,圍坐在在被炸毀的一幢房子。

這是照片背後的故事:2021年5月10日,以色列最高法院準備判決是否驅逐東耶路撒冷一社區的巴勒斯坦居民,觸發以色列和巴基斯坦2014年以來最劇烈的交戰,長達11日,至少250名巴勒斯坦人喪生,包括婦女和兒童。

(圖:《As Frozen Land Burns》, Nanna Heitmann)

歐洲組的圖片故事得奬作品,是德俄混血攝影師南娜∙海特曼(Nanna Heitmann)的《當凍結之地燃燒》(As Frozen Land Burns)。其中一幅是俄羅斯東北部雅庫特共和國南部城鎮Yunkyur女孩(Veronika),坐在自己的房間裏,牆上出現長長的裂痕,家人用來儲存薯仔的地牢也崩塌了。

當地在2021年間經歷多次猛烈山火,直至8月中,多達1,708萬公頃土地被山火燒毀。導致嚴重煙霧污染及凍土層融化。地基出現沉降、牆壁出現裂紋等問題。

(圖: 《The Promise》, Irina Werning)

南美洲圖片故事得奬作品是《承諾》(The Promise)。阿根廷女攝影師伊莉娜∙威爾寧(Irina Werning)拍攝了住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的12歲女孩安東內拉(Antonella)的故事,她自新冠疫情後,只能在房間裏用媽媽的手機連線上課。

2020年8月,安東內拉發誓在學校重開前都不會剪頭髮,她說願意用自己最寶貴的東西,來換回校園生活。對安東內拉來說,她的長髮代表著她的身分。她說:「當我回到學校時,他們會意識到我是不一樣的一個人,我也會覺得我是不一樣的一個人。」2021年9月25日,安東內拉的學校重開,她也在之前的週末剪掉長髮,以新形象回到學校。

此外,眾多的得奬作品,也反映了這一年世人關心的事情,包括有關希臘山火的《埃維亞島的野火》(Evia Island Wildfire);阿富汗政權易手的《喀布爾影院》(The Cinema of Kabul);緬甸軍事政變的《彈弓》(Slingshots)和南美洲熱帶雨林的《亞馬遜的反烏托邦》(Amazonian Dystopia)。

(圖:左上為《The Cinema of Kabul》, Bram Janssen;右上為《 Evia Island Wildfire》, Konstantinos Tsakalidis ; 左下為《Slingshots》, The New York Times;右下為 《 Amazonian Dystopia》, Lalo de Almeida)

延伸閱讀:
一期一會──無常觀的體現

分享: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