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佛教的正见与止观--禅修止观推广的经验与反思(一)

文:明海法师    图:网上图片| 2021-06-06

太虚大师有一句名言经常被引用——中国佛教的特质在禅。当然他所讲的「禅」,也就是我们传统所说的止观。依照佛教修学次第来说,当我们持戒清净,有充分的闻思之后就可以进行止观——也就是禅的修行。汉传佛教主要修行方式,一个是念佛,一个是参禅,但其实也都是止观,最后我们修学的核心就聚焦在比较简易、具有可操作性的止观修持上。宋朝以来禅宗逐渐衰落,衰落的原因有来自于外部,有来自于内部。家师净慧法师在《禅宗六代祖师传灯法本》序中,分析到禅宗衰落的内因就是我们修学不重视对经教学习,闻思不够。重视止观的修行是汉传佛教的特色,也是我们的优势,但是如果我们忽略了止观修行在佛教完整修学体系中的基础部分,忽略这一点,特别是忽略闻思正见的确立和持戒熏修的情况下,一说修行,就是止观,更多是坐禅,反而会成为我们的劣势。因此学人也就容易在禅修修行过程中出现各种各样的流弊,这跟忽视基础修学,违背佛法修学的完整性规律而伴生的流弊。

因此我一直在思考,释迦牟尼佛教法最不共的是甚么?我想最不共的应该就是树立正见,正见的获得需要通过止观修行的辅助。从止观修行的本身来说,佛陀教法最不共的,也不是「止」,「止」是通常所讲的四禅八定。真正佛教禅定的修行,应该是以佛陀正见开展的正观。释迦牟尼佛作为太子离开王宫到山里修行,六年苦行中间也参访过很多外道,当时印度很多重视禅定修行的宗派法门,他也到达过、进入过禅定修行的最高的境界。但是这些都没有让他满足,他最终是以观察的力量洞察到缘起法的法则,在菩提树下开悟。

现在不管是在禅堂裏面坐禅,还有很多念佛的佛教徒们,特别是居士们,由于没有闻思的基础,所以在禅修方面,不管是修持念佛法门还是其他的法门,都有各种各样的弊端和误区。由于进入禅修的信众他们个人的生活背景不一样,他们把从生活里面带来的人格倾向和各种利益诉求、欲望诉求带到修行中,所以产生一系列的问题。这几年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念佛法门,我们认为非常简洁易行,修行以念佛为稳当,但是在推行念佛的领域裏面也出现了很多非常明显的、偏差的现象。比如有些地方一味提倡般舟三昧,念佛白天黑夜不睡觉,有的人身体不好,希望通过这样把身体搞好,结果不仅没搞好,反而可能把性命丢了。凡此种种乱象,我觉得都是来自于对禅修的一些误读。

在禅宗丛林的禅堂裏面,我们也看到一些现象,有的人在禅堂裏住很多年,他有多年的禅修经验,但是好像并没有从根本上对他的性格有甚么改善的作用。所以总的来说,这样的禅修偏差,应该是忽略了佛教禅观最核心的不共正见。这个正见要通过闻思,先在认知上树立,之后在禅修的实践中去进行观察。这个观察要有三摩地的基础,有专注力培养的基础,但是最终的落脚点还是在正见的观察。由于这样禅修的基础不够,往往会造成修行和做人、和生活脱节。我们会普遍感受到很多佛教徒在学佛修行以后,他们的生活反而增加了更多困扰,他们平时的工作、家庭环境会出现很多纠结。

另一方面我们又知道,现代社会非常忙碌、喧闹,特别都市生活中的人很难有片刻的宁静,所以工商阶层、主流人群都向往到寂静的深山,到寺院裏面去通过禅修让自己静下来,这是普遍的社会大众对佛教寺院的一个期待。这也应该是现在佛教界、出家人接引大众,使佛法进入社会的一个重要的切入点。当我们从这裏下手的时候,就要思考刚才的问题,即怎么样让禅修,让最复杂最不共的观察思维修,在禅修中成为主要的方法,然后使禅修者的人格、性格、生活能够在禅修中得到改善和提升。我觉得首先应该在人天乘善法这个层面做的,树立一个健康、健全的人格,一个基本有序的生活;达到这样一个前提,然后再进入更深入了生脱死、转迷成悟的禅修。

 

 

编者按:此为法师于北京什刹海书院、2014佛教思想建设研讨会上的发言

 

(待续)

作者 - 明海法师
一九六八年生,俗姓肖,湖北潜江人,一九九一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

一九八九年开始留心佛学,一九九○年于北京广济寺结识禅宗巨匠净慧上人,从此归心佛门。一九九二年九月,于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净慧上人座下披剃出家,一九九三年于洛阳白马寺受具足戒。二○○○年于净慧上人座下得临济宗第四十五代法脉传承,二○○五年得曹洞宗第四十九代法脉传承。

现任柏林禅寺住持。多年来参与柏林禅寺的兴复工作及生活禅的弘扬。着作《禅心三无》简体版(三联)及繁体版(天地图书)分别于二○一○年及二○一七年在中国内地与香港出版,其佛学与禅修开示亦散见于佛学网页及报章期刊。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