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佛陀讲咩话?──听加州尼师诵早课

文:佛门网 | 2011-07-18
Jiyu-Kennett禅师(右)与师父Master Keido Chisan Koho(图片提供:Shasta Abbey)Jiyu-Kennett禅师(右)与师父Master Keido Chisan Koho(图片提供:Shasta Abbey)
日本曹洞宗百年来唯一的女禅师-Jiyu-Kennett(图片提供:Shasta Abbey)日本曹洞宗百年来唯一的女禅师-Jiyu-Kennett(图片提供:Shasta Abbey)
Shasta Abbey的寺僧出外化缘(图片提供:Shasta Abbey)Shasta Abbey的寺僧出外化缘(图片提供:Shasta Abbey)
Shasta Abbey的信众以食品、文具等供佛(图片提供:Shasta Abbey)Shasta Abbey的信众以食品、文具等供佛(图片提供:Shasta Abbey)
英文诵经工作坊选在人造山洞内举行英文诵经工作坊选在人造山洞内举行
来自美国加州Shasta Abbey禅院的Astor Douglas禅师(右)和Ando Mueller禅师来自美国加州Shasta Abbey禅院的Astor Douglas禅师(右)和Ando Mueller禅师
两位禅师与信众摄于工作坊两位禅师与信众摄于工作坊

全球化不是新事物,最早的旅行家都是宗教徒,佛教当然亦不例外。

真是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几位穿袈裟的比丘尼,怎么在唱圣诗?细心留意歌词──啊!原来是Heart Sutra(《心经》)。第十二届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12th Sakyadhita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Buddhist Women)会议期间,两位来自美国加州Shasta Abbey禅院的Astor Douglas禅师和Ando Mueller禅师,为会众主持了佛经唱诵工作坊,令人大开眼界。

两位禅师分别来自加拿大和英国,早在七十年代出家,依止Shasta Abbey的创办人、英裔的Jiyu-Kennett禅师(1924-1996),已属该寺组织Order of Buddhist Contemplatives 的第二代,法脉远承明古屋曹洞宗大本山总持寺的孤峰智灿禅师。[1]

要跨越种族与语言障碍,追随一种陌生的宗教传统,Jiyu-Kennett禅师的出家因缘也颇传奇。Jiyu-Kennett禅师生于英国,原是基督徒,毕业于Durham University,主修音乐,对西方早期音乐,尤其唱诵(plainsong)最感兴趣,是教堂里的管风琴师。她成长于二战期间的伦敦,目睹战争的残酷,遂对生命有什么意义、人类为什么要彼此相残等问题产生疑问;当时佛教在西方国家并不普及,她透过London Buddhist Society开始接触佛教。1950年代,她决心出家,先跑到马来西亚马六甲青云亭(Cheng Hoon Teng Temple),由该寺主持释金星法师(Seck Kim Seng)剃度。1962年辗转赴日,追随Master Keido Chisan Koho习禅,接法脉并获印可为禅师,成为日本曹洞宗百年来唯一的女禅师,加上来自英国,可谓例外中的例外。她在日修习期间非常精进,深得师父爱护和器重,更获师父授予一间小寺。然而因为寺请制度与社会文化差异等种种原因,Jiyu-Kennett禅师最后还是回到西方。为了方便在西方弘法,她的师父亦特别准许她破例为男女众授戒。现在其创办的Order of Buddhist Contemplatives在美国、加拿大、英国、荷兰、德国都有分会;Shasta Abbey现时常住众约25人,以女众居多。

既要迎合西方文化及现代社会,又保留宗派特色,变与不变应如何取舍?曹洞宗──Soto Zen,英语翻译为Serene Reflection Zen Meditation。翻开Shasta Abbey的日课诵本──Full Morning Service, Evening Office,不就是早、晚课吗?只是都借用了基督教用语。因为同属大乘道场,诵本亦包括对观音Kanzeon的礼赞──「Homage to all the Buddhas in all worlds; Homage to all the Bodhisattvas in all worlds; Homage to the Scripture of Great Wisdom…」Shasta Abbey的日常作息跟汉传寺院大同小异,也是天亮之前起床,早课、静坐、出坡、晚课、讲经──看见两位禅师,感觉就像遇上远房亲戚。

Ando与Astor禅师初出家时,唱诵都用日语,后来才改用英语。回忆当时,她们的师父其实也有种种顾虑。Jiyu-Kennett禅师想到把佛经谱读入西方人脑袋,那么不是别出新裁,便是旧曲新词,把经文谱入耳熟能详的基督教音乐;无论前者或后者,也意味着她要重拾故技,而出家前专修的西方神圣音乐正好大派用场。对富有神秘色彩和重覆冗长的唱词,她也有所删减;不过改编过程分外小心翼翼,因为唱诵并不是个人作品,无我、放下执着、利益众生才是目的。毕竟禅宗传统强调直观与智慧,不在语言文字,而佛教被翻译成不同语言后,也因应语音与音乐传统蜕变出不同风格,例如:巴利文语音本身已富于音乐感;而中文唱诵讲求板眼和规律;梵文则旋律丰富;至于日文则是凝重的单音调。由Jiyu-Kennett禅师一手翻译、重谱或写作的课诵共有62首,多用风琴伴唱,并维持钟、木鱼、锣等敲撃法器的礼仪提示作用,效果非常特别。Jiyu-Kennett禅师虽已不在,但她的笔记巨细无遗地记录了寺院礼仪与生活起居的每个细节,加上越来越多佛经被翻译成英语,现在该寺的僧俗弟子均可以英语了解佛教要义并进行所有仪式。而在旧有的基础上,寺院还会继续谱写新曲新词,包括借用爱尔兰、俄罗斯甚至印地安的音乐传统。然最重要的是,唱诵其实是一种日常修持,旨在身口意合一、僧团和合。

除了唱诵外,她们的僧袍样式也作了修改:把原来的阔袍大袖改窄,腰间系上与基督教修士一样的环带;胸前挂上「迷你袈裟」(kesa),然剪裁仍依照福田衣式样(正式袈裟作七条状,小袈裟作五条),背面则多由戒师写上训勉说话;背后领位也依旧制用线绣上寺徽。为迎合强调理性与平权等现代意识,日本的长幼、僧俗传统及男尊女卑秩序,也得加以淡化,例如主持都经由选举及共识产生,男女众地位平等。日本明治维新时期强迫所有成年男子结婚娶妻而衍生的寺妻(temple wives)制度,虽模糊化了寺院的僧俗分野,却又使寺院承嗣以世袭方式稳定下来;而Order of Buddhist Contemplatives虽远承自日本,却没有继承这种现代变种,反而是复归传统。该寺男女众在修行、日常生活与等级制度享有平权,但必须恪守独身承诺。

Shasta Abbey位于距离三藩市三百公里的 Shasta山脚,日常供给全由俗家捐助护持;他们在当地非常低调,不会主动弘法,但24小时中门大开。日本传统僧人会托钵化缘(dana),以去除我执及为在家众提供机会供养三宝。然深受新教伦理影响的美国人一般都厌恶任何乞讨行为,所以寺僧到了前几年觉得时机成熟,才开始到附近小镇化缘,而且事前更在报章上刊登广告以避免不必要的误会。现时寺院每月大约化缘两次,只是静静地站在街头一角,安静庄严,渐渐为当地人接受。曾经有驾着大货车的司机看见他们,也特地停下来,请求他们为在医院的亲人祝福;也有居民把食品、文具等放在佛像前供奉。现时寺院除了定期举办退修营与佛法讲座外,逢周日下午还有茶会。

近年佛教在北美大行其道,达赖喇嘛与一行禅师可谓功不可没。不同于 Ando与Astor禅师当年追慕东方文化的嬉皮时代,近四、五年对佛教感到兴趣的青年人特别多,Ando禅师认为这可能与美伊战争有关──理想幻灭,精神找不到出路,而佛教讲的业力、无分别心亦令人耳目一新;另一方面,禅宗身心合一的修持方法,非靠超越存有而当下解脱,正好对应现时的困境。现时到Shasta Abbey习禅的,并不限于特定族群,以能操英语者居多,除欧裔美国人外,还有越南、泰国和日本的信众。

Ando与Astor禅师的工作坊选在人造山洞内举行,加上与会的梅村僧团也善唱,佛音悠扬,虽置身泰国的热带园林,感觉仍如沐身心。


Ando禅师(左)与Astor禅师用西方宗教乐韵唱诵英文佛经 (佛门网制作)

延伸阅读:

Shasta Abbey网页:http://www.shastaabbey.org,资料非常齐备,还有大量声音档案 。

该网站内连系到期刊上的唱诵专论,对音乐感兴趣的值得一看:http://www.shastaabbey.org/pdf/theHymn2009.pdf

 

[1]          Jiyu-Kennett 禅师在1970年于美国创立加州Shasta Abbey禅院,专弘曹洞宗禅法,并在同年创立Zen Mission Society之国际性佛教组织,该组织于1978年易名为Order of Buddhist Contemplatives。参见网页:http://www.obcon.org/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