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只讲发心,不忌方法,会否模糊律典中的规范?浅谈佛教音乐和梵呗的分界线

文:麦农    图:Pixabay| 2021-09-11

早前《佛门网》先后刊载两篇文章:〈日本僧人结合现代音乐与佛经,以经文疗愈人心〉与〈佛经配上摇滚音乐,能否净化人心?〉。两篇内容的性质大致相同,与弘法者在化度有情时,所施设的善巧方便有关。这些弘法者都怀着同一动机——弘扬佛法,他们坚信要接引年轻年人,必须透过有别于传统的弘法方式,而他们选择的方式,便是融合佛教的经咒与节奏口技(beatboxing)[1]、重金属摇滚。

用这种弘法方式去吸引年轻人的关注,确实是奏效的。当《般若心经》的beatbox混音,以及高爆发力的咒语上传到YouTube后,旋即引起无数网民风靡,同时亦吸引众多媒体的争相报道。至于,网民会否因此而对佛教生起好感,乃至发心皈依佛教、修习佛法,则不得而知。不过,这种现象衍生出一些有趣的问题:施设方便有没有界线?单凭我们的发心,能否证明我们选择弘法方便是如法的?本文试图提出一个论点,发心或动机不能作为理由,去支持我们所选择的弘法善巧是如法的;假如我们只强调动机,忽略方便的经典依据,就会模糊佛陀教育中的根本。

从庄严的佛堂,到华丽的舞台

身穿日本僧服,手拿念珠。在表演前,他先把念珠挂在混音器上,然后戴上耳机,提起麦克风,再从节奏、和声一层一层叠加,以beatboxing作伴奏,唱出大众最为熟悉的《心经》。这是近年在网上火红的日本僧人赤坂阳月。

据悉,赤坂阳月在「出家」前,是一名beatbox的音乐创作人。直到几年前,赤坂继承父亲的衣钵,成为一位僧侣。不过,赤坂并没因为「出家」,而放下对音乐的追寻,在这两种志业之间,他找到了一种平衡的方法——在自己的音乐中诵经。他表示,日本人常将佛教和葬礼连在一起,所以佛经总给人一种悲伤、负面的感觉。此外,许多听众曾向他反应,听他的beatbox吟唱可睡上一个好觉。赤坂于是糅合了佛经与节奏口技,以试图改观大众对佛教的刻板印象,也希望令容易失眠的人睡上一场好觉。

赤坂的动机是善的,但他的动机能否作为一个好的理由,去证成他的行为(结合佛经与beatboxing)是如法的呢?或许有些人会认为,赤坂只是继承家族寺院,不是严格意义下的僧人,所以我们不必要用那么严肃的态度,去看待他的行为。

那么,让我们来考虑另一个例子。为了接引年轻群众,让这古老的佛教智慧,更趋年轻化、人间化,妙本法师于是融合了佛教经咒和重金属摇滚,企图借由金属乐的特性,传递佛心愿力。乐队的成员都是佛教徒,在表演中,他们会穿上海青,以合乎佛教的仪轨。也许正是袈裟、海青的打扮和重金属摇滚的混合,这些不同的元素凑在一起所营造出来的违和感,令这支乐队在成立后不久,便成为台湾音乐圈的新话题。

以上的两个例子,都是出于「为了弘法」。事实上,当我们去询问许多弘法者,为何他们会选择以某种方式,作为弘法的方便时,最常听见的答案也是:为了弘法。「为了弘法」是一种好的动机,但即使这动机是善的,也不足用来证明,我们所选择的弘法方式是如法的。

动机不能作为行动的理由

为了清楚阐述这一论点,我们先区分两个问题:

1. 为甚么我们要这样做?

2. 有甚么理由证明我们的这种行为是如法的?

第一个问题所谈的,是有关行动者的动机,但这不足以用来处理第二个问题——该行为是否如法。换句话说,用以解释行动者的动机,不一定能够证明他的行为是对的。譬如说打劫的目的,是为了求财。「求财」是劫匪的动机,它解释何以劫匪会打劫,但它不能作为一种理由,去论证打劫是对的。以上述两个例子来说,「为了弘法」是他们的动机,动机本身没问题,但并不能因此而证明,结合佛经咒语与重金属摇滚,当作弘法的善巧是如法的。

以上只区分「行动者的动机」和「行为本身」;同时,也说明了前者不能作为后者的行动理由。然而,有些人或许会觉得,这种语理分析只是雕虫小技,「为了弘法」的发心,虽不能证成结合佛经与音乐元素是如法的,但我们亦不能因此而说他们这样做是错的。所以要解决这问答,最好还是回归到佛典。那么,佛教如何看待这种弘法善巧呢?

佛教音乐梵呗

佛教中虽有「类音乐」的唱诵,如讽诵经文、吟咏赞偈,但佛教徒并不视之为「音乐」。佛教的唱诵,是一种修行法门。汉传佛教称这种修行法门,为「梵呗」(bhāsā)。「梵」是指清净,「呗」则指以旋律来讽诵经文。换言之,「梵呗」意指「以清净的旋律,来讽诵经文」。

梵呗与音乐是不同的,因为梵呗的清净微妙,并非可由音乐素材可得;同时,梵呗是一种修行法门,能清净我们的身、口、意。从佛教的观点来看,众生因贪、瞋、痴等烦恼(惑),而造作种种的行业,更因这些业而感招永无止境的轮回生死和痛苦。透过专注地唱诵「赞」、「偈」等,行者能清净自己的身口意三业:身如礼行仪,不作身业;口赞颂佛菩萨功德,则不起口业;最后,忆念佛菩萨的相好庄严,便不造意业。换言之,在唱诵的当下,行者的三业能得以清净。在大乘佛法中,更视梵呗为入三摩地的前方便。梵呗有如此殊胜的功德,但重金属摇滚的咒音有吗,它能达到净化身心的效果?

有些人也许会觉得,这是过分解读,他们并没宣称重金属摇滚咒音是「梵呗」,所以我们不应以梵呗的标准来看待它。事实上,就他们的本意来说,那种结合只是一种接引信众的手段。不过,这种反驳恰恰是我们要去问的——有甚么理由证明这种结合是如法的。

佛陀在《十诵律》中指出,「呗」有五种利益:身体不疲、不忘所忆、心不疲劳、声音不坏、语言易解。然而,在同卷的律典中,佛陀却告诫:不应歌舞伎乐。由此可见,「梵呗」与「音乐」在佛教中是有差别的,前者是佛陀所允许的,后者则是戒律所禁止的。或许他们未必想将「梵呗」再定义为「音乐」,而是想在自己所创作的音乐,加上一些佛教元素,并冠上「佛教音乐」的称号,以合理化这种糅合。不过,如果我们随意地接受这种善巧,便会立即模糊了律典中的规范。在弘法的过程中,我们除了要发心纯正,也要讲究善巧方便的依据;顺应潮流的方便,虽能吸引目光于一时,但却未必能引导众生趣入佛法。

这篇文章只区分两种观念:弘法者的动机,与有甚么理由证明弘法者所选择的方便善巧是如法的。本文认为,单靠动机,不足以证明某种弘法方式是如法的,而善巧方便的施设必须要以律典的规范为依据。所以我们不应该为了吸引群众,而再重新定义佛法的内容。把佛法世俗化以作为方便善巧,终究是行不通的,因为「正直舍方便,但说无上道」才是最为珍贵。再者,在演唱会上,即使有万人空巷的场景,也不代表佛法的兴隆!

 

延伸阅读

佛教徒对梵呗的几点概念——访问法鼓山香港道场谈佛教音乐教授有感

 

参考资料

陈碧燕(2002):〈梵呗与佛教音乐〉,《香光庄严》,第七十二期,香光庄严杂志社,台湾嘉义。

 


[1] Beatboxing(节奏口技),是一种人声制造节奏、韵律,以达到近似敲击乐效果的表演艺术。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