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在疼痛中念佛号

第239期明觉   文:小西| 2011-03-30

花了一连几期的篇幅谈佛号,让我想起了一些有趣的往事。

台湾法鼓山圣严法师晚年罹病,先因左肾恶性肿瘤,开刀将左肾割除,后因右肾严重钙化,肾功能严重恶化并引发贫血,必须洗肾,一度住进台大医院治疗,此后固定每周洗肾三次,定期回台大追踪治疗。根据当时长期随着圣严法师进出医院的常宽法师忆述,「无论是被推进加护病房手术或在洗肾的过程中,圣严法师的身心都能保持一贯的清楚平和,面对死亡的威胁没有恐惧或不安。」(http://www.ddc.com.tw/epaper/C/2010/20100202.htm )记得最初听到圣严法师圆寂前的这一则逸事,啧啧称奇于一代高僧修为之高,竟然在手术或洗肾过程的痛楚与劳累中,仍然能够气定神闲,并一如往昔,打理道场种种繁重之事务。或许,更多的是不解,那时我心里满是疑问:「难道禅修真的有无尚的法力,就算色身败坏,人仍然能仗着禅修,仿如置身事外?」

记得圣严法师说过,他在洗肾的过程中,并不是完全没有痛楚,而是尽量不让自己由得皮肉之痛牵着鼻子走。道理说来好像并不费解,但愈听下去,愈是觉得不可思议。夹杂着羡慕与疑惑,我总是幻想着,色身疼痛但身心仍能保持一贯的清楚平和,会是一种怎样的神妙境界。

后来,有一段日子,因为患了轻度的脚石,需要接受推拿师的「刮石」治疗。跟一般的治疗不同,由于推拿师需要用牛骨,直接刮碎附在脚掌骨上的钙化物,在半小时的疗程中,可谓痛得死去活来。于是,我想起了圣严法师的故事,心想:「何不念念佛号,看看有没有减去一分半分的痛楚?」

结果,推拿师给我「刮石」时,我心里虽然不断默念佛号,但还是很痛──很痛很痛,没有增一份,也没有减一分。后来想,如果临急抱佛脚不对,脚痛念佛号,也自然不会凑效。因为禅修是为了让心安定,而非止痛。心不正,不要说止不止痛了,连真正的禅修也谈不上。

后来再想,在那仿佛很漫长的短短半小时中,念佛号却又确实让我能够不作妄想,在死去活来的痛楚中高度集中。或许,肉身之痛很多时终不可免,但由此而引发的种种妄念,却可免,仗的正是经年累月的禅修。很记得曾经有人问圣严法师:「若果头很痛,应否继续打坐?」圣严法师的答案倒是简单直接:「若果头真的太痛,就应该先去找医生,把病治好。」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