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天地与众生:《一代宗师》的武学道次第(下)

第297期明觉   文:林碧君| 2013-03-06

(续前文

相比于王家卫以往的电影,《一代宗师》具有更宏观的视野,他企图以武学的境界去解释追求「真理」或「道」的次第。虽然同样深刻的主题,亦曾经见于周星驰《功夫》一片,但艺术形式却有分别:周星驰用较隐晦的喜剧形式,以剧中人所成就的不同武学境界,暗喻人追求自我成长之路;而王家卫则借着剧中人物的言谈及际遇,以较诗意的方式表达他们如何习武求「道」。相比之下,王家卫的探索比周星驰更深一层:周星驰没有进一步探讨时代环境如何影响个人求道之旅(这亦是喜剧的先天限制,因为喜剧必然以一个较抽离的角度冷眼旁观世事的荒诞),但王家卫却做到了,因而在哲理境界上达到港产片从来未有的水平。

王家卫借着宫若梅的口,说出她父亲——八卦掌一代宗师兼中华武术会会长宫宝森对武学境界的体会:「习武之人必有三阶段,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这和大乘佛教的思想有暗合之处,而王家卫则透过剧情编排阐释其心目中的「武学道次第」。当打遍天下的宫老爷欲金盆洗手时,他南下广东约叶问作「收山战」的对手,然而比武的内容却不是一般的拳脚,而是「想法」——思想的境界;宫老爷以「人有南北,拳也有南北吗?」的中国大统一思想挑战叶问,叶问却以「世界一家」的大同思想回应,最后宫老爷承认自己落败,并赞扬叶问的思想比自己更开阔……此一段表明武艺拳脚只是形而下之物,形而上的思想意念才是决定武学境界高低的关键。

习武的第一个阶段是「见自己」,就要了解自己的弱项和强项,就算自己欠缺反思能力,和别人对打时对方的拳脚也会令自己「痛切地」理解自己的不足。剧中宫宝森的大弟子马三,个性好强冲动,拳脚刚劲快走,却只会出不会收,不懂留手,不愿留后路给对手。宫宝森为调伏他的个性,刻意为他取名「三」,是希望他时时记得谦逊(北方人自称「三」是自谦,就像「不才」之意) ,但马三却敌不过自己好强爱出头的性格,终于受不了诱惑而被日本人招为汉奸。宫老爷示马三绝招「老猿挂印」的重点是「回头」(即留手莫「去尽」),暗示马三学武和做人都要知道「回头」,但马三不理,宫老爷只好清理门户,最后就是用「老猿挂印」打伤了马三,可是亦由于他希望马三「回头」而不是想杀他,出招时留手,结果自己反被马三所重伤,临终时留下一句「不问恩仇」的遗言给女儿便去世了。

其后宫若梅要为父报仇,跟马三在火车站决战,双方本成均势,在出最后一招时马三用「老猿挂印」,但因为他出尽全力而不懂「回头」,招势一老反被宫若梅将他撞上火车而受重伤……直到这时,他才明白宫老爷当初向自己使这招时,并不是因为年纪大、力不从心而「慢了」,而是刻意留手放他一条生路,让他日后有机会浪子回头,可惜一切已经太迟……马三不是败给宫若梅,而是败在不能「看自己」。

反之,宫若梅则胜在能「看自己」。当她知道父亲被杀,同门长辈又不愿主持公道,便明白她只可靠自己的力量去复仇。她知道自己力量还不足,便在佛前起誓:不结婚不留后不传艺,一方面她要斩断对未来幸福的期望,把心念集中在练武(相反马三则杂务繁多,多少会影响武艺的进步),另一方面只要她一天不出嫁,她便可以一直保持「宫家女儿及传人」这个身份,可以代表宫家去讨回给马三夺去的一切。经十年苦炼,为了「宫家」这个「大我」而牺牲个人幸福这个「小我」的宫若梅,因为能「见自己」而打败不能「见自己」的马三。

能「见自己」,更高的层次便是「见天地」。复仇后的宫若梅信守誓言,斩断对爱情生活的盼望(喜欢叶问却放弃对他的情意,把叶问送给她那枚传情的钮扣送回给他);也不授徒,宁愿让宫家六十四手那些绝顶的武学失传(用宫若梅自己的说话:古往今来多少绝学失传,也不差在宫家六十四手) ……与其说她心灰意冷,倒不如说她已到达「见天地」的境界——天地已完全超越了世间的成败得失、悲欢离合,世事仿佛已跟她脱了关系。到此境界,武术变成「不住一物」的澄明心境,亦表现于人生悲喜和遗憾的全盘接受——宫若梅对叶问最后的赠言是:「都说人生无悔,那是赌气的话。人生若真是无悔, 那该多无趣啊!」也只有曾经见过「天地」的人,才说得出这话。

但王家卫却认为「见天地」之上,还有「见众生」的最高境界,即使出了世间成圣,还是要重新回凡渡众。剧中的宫老爷和叶问都是达到此一境界的绝顶人物——他们的武艺不一定是最高的(宫老爷曾败给叶问,叶问又曾败给宫若梅,故推断片中各主角应以宫若梅武功最高),但心胸必定最广博,视野必定最辽阔——他们的追求已完全地超越世俗的名利之争,但还是心怀众生,愿意帮助众生从习武中学习做人,从而成就更高的精神境界——这也就是「一代宗师」和「武林高手」之间最大的分别。

当叶问在香港开始授徒时,面对众多门派的竞争,他却拒绝搞一些其他武馆常搞的噱头玩意,例如气功点穴、舞龙舞狮等招徕,只回归最基本的技击——他认为「功夫,两个字,一横一直。错的躺下,站着的才是对」——抛弃无用的花招套路,重拾基本,就像做人一样容不得花俏。与此同时,叶问亦不重门派之别,他融会贯通各派的长处,不拘泥于「咏春」与否。也正因为这种博大的胸襟和重视实用的性质,叶问最终徒弟遍天下;弟子之一的李小龙,更进一步创出「截拳道」,有「道」无「招」,彻底地抛开了中国武术传统的招式套路,把武术的「实用性」发挥到了极至,将中国武术弘扬国际。这正呼应了叶问和宫老爷比武时,以「世界一家」的思想超越了宫老爷「全国一家」的思想,叶问对「众生」二字的理解比宫老爷更开阔,所以他成了最后还「站着」的那位一代宗师。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