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微阅録:无微不惧

第209期明觉   文:小西| 2010-09-01

上次提到「恐惧」,题目太大,意犹未尽,再续。    

对于人类的本质,中外文明历来都有不同的界定,例如「人是政治的动物」、「人是理性的动物」、「人是道德的动物」, 但若果要我作出界定,我会说:「人是恐惧的动物」。当然,要界定一个物种的特性,要看那一些特点是为这个物种所独有的,别家所无。就此而论,恐惧似乎不是为人类所特有。猫会恐惧,狗会恐惧,牛会恐惧,猪会恐惧,你到屠宰场看看,便一清二楚。我猜,人类的恐惧之所以独特,在于其复杂性,无奇不有,特别难懂。那么,人到底害怕些什么呢?她/他又为什么会害怕?这个不易回答,但就我的观察所得,人类似乎普通极大和极小的东西恐惧。由于篇幅所限,今次集中谈人们对极小的东西的恐惧。

对极小的东西的恐惧,最普遍的例子便是蟑螂,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总会不时碰到有女士、小孩甚至男子汉,对着一只体积上比他小太多的小昆虫尖叫,而且声音往往波及途人,让人有如身陷二战战场。反过来说,某些人面对蟑螂,总可以气定神闲。记得小时候,由于租住的房子中央设有共用的天井,而旧式大厦天井往往是糟水渠所在之地,蟑螂、老鼠等昆虫动物总是少不免。跟一般小朋友差不多,那时我跟年幼的妹妹见到蟑螂,总是大声尖叫起来:「 甴曱呀! 甴曱呀!」但同样(在乡间)见惯老鼠甴曱祖父却二话不说,一手把甴曱捉住,然后再把这只小昆虫一口骨碌的吞掉。我跟妹子见状自然是呆了一呆,但更令我好奇的是,为什么祖父对甴曱一点也不怕?若反过来怕,我跟妹子又害怕些什么呢?是甴曱本身可怕,还是我们的恐惧,其实跟甴曱本身无关?

对于这个问题,我没有一定答案。正如同样是面对甴曱,小时候我跟妹子怕得要死,但祖父却毫无惧色,我猜人们之所以恐惧甴曱,也是千差万异。固然,甴曱身体呈啡色、大多在坑渠出没、与垃圾为伍,都「自然」给人一种「脏」感觉。在人类的文化想像中,这一种「脏」跟文明,尤其是讲求工具理性的现代都市文明对立。那是文明与自然、人与非人之间的界线。但有趣的,从人们对于这些微小之物、近乎非理性的反应,我们又可以看到这条界线是多么的脆弱。或许,蟑螂这所以令人这么恐惧,更在于它的微小。它总是神出鬼没、如影随形,见不到,捉不着。正因为如此微小,我们对它们的恐惧反而给不成比例的放大了。而由于它们总会在你的意想的地方出没,那条脆弱的「文明vs.自然」界线,更脆弱。我们固然害怕给偌大的大自然吞噬,但我不是同时也害怕给不知躲在一角的微物突袭、逼疯吗?

延伸阅读

蟑螂──环境守护者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10560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