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CUSCS-ads

慈心禅:从别扭到接受

文:曾宪冠    图:Maseedis Kay| 2015-07-17

禅修导师海迪‧波恩(Heidi Bourne)撰文介绍她修习「慈心禅」的经验。她说,起初她觉得这种禅修有点古怪,但怪不在把心念引导向善,而在重复又重复的念诵同一些语句:「愿我快乐,愿我平安,愿我祥和……」还有就是为我以外的一切人,凡我所爱的,知与不知的。而尤有甚者,则是把凡我所憎恨的也包括在其中:「愿他快乐,愿他平安,愿他祥和……」然而,这却是佛陀的教导──一个都不能少。


感觉别扭

波恩表示难以想像,修「慈心禅」的人每天起来就念诵这些语句,那未免有点荒谬。禅修冥想不就是要把心安下来吗?怎么又刻意去搅动自己的心念,把自己弄得像一张不断跳线的坏唱片?但在2011年,她决定面对自己的抗拒心理,尝试投入「慈心禅」的修习之中。结果,她不但喜欢上了这种修行法门,也强化了自己原来的修行,敞开了自己的内在信仰和价值观。

波恩自2005年起担任正念禅修导师,除每星期开设禅修班外,也为个人和团体提供辅导和咨询服务,着重营造理想的工作间。她做过护理工作,也当了三十年小商人,余暇时间多与丈夫到野外远足,作背包旅行探险,也撰写关于正念禅修的网志。投入「慈心禅」,刷新了她的修行经验。她此前的禅修聚焦于呼吸,对心念毫无所求,而「慈心禅」反之,不是观照呼吸,却是让心念有所作为。她说,三年的「慈心禅」经验,深深改变了她。


放下巨石

她选择了父亲作为她的「慈心禅」对象。她和父亲关系复杂,已经二十年没见过一面。当她尝试把善意回向父亲时,她感到噁心了,她知道自己还没有准备好。第二年,她在导师的临场指导下,觉得自己勇气充实,那不可接受的人开始顺利进入,心灵平静而开放,而且满怀慈爱。较早前,她决定改变一下已经用了一段时间、让人感到索然无味的语句,而这一改变又丰富了她的修行。她说,她打坐时是那么集中专注,心无旁骛。然后,那新鲜的语句便从无可名状之处浮现,轻易的把她携着走,她开始哭了,泪流披面。当她鼓起勇气把那语句回向父亲时,她听见成年的自我向童年的自我说:「你做得到的。」并且看见当前的自我挽着年轻的自我的手,仿佛要帮她站起来。

这过程也并不是全无窒碍的,因为她竟吝啬于给父亲新的语句,而只是把那旧东西掉给他。但当她知道自己这样做的时候,几乎笑了出来,而这时她背负了三十年的那块悲伤痛苦巨石,一下子消散了。她回到了自己的呼吸,按住地板稳一稳身子,然后,才真正的把善心的祝愿回向父亲。

波恩的「慈心禅」经验让人不期然想起心理分析的治疗方法。当然,由治疗师引导和诊治,乃至恋父恋母情意的理论根基,心理分析与禅修都不可随便相提并论,但是,突出自我克服,鼓起勇气面对创伤的精神,彼此却无疑有可以相通的地方。如果佛洛依德学说的旨趣在于肯定理性的力量,那么佛陀的义理也许便在于指点慈悲的怀抱了。


实践宽恕

禅修结束,波恩走进房间裏躺下,一边休息,一边恍然而悟了,她终于切切体会到何谓宽恕。在往后的几天,她开始释然,是深刻而美好的释然。她的经验其实也不就此终止,这样未免太唯心主义了吧。一星期后,她打电话给父亲,打开了已经关上十二年的话匣子。父女俩天南地北的,一谈就是半个小时。她很喜欢那次谈话。


资料来源:
http://www.lionsroar.com/no-big-deal-metta-forgiveness/#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