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善心加善心Share比赛

或入猛火焚烧,或在铁镬煎煮--从日本地狱绘画观地狱思想(一)

文:邝志康 | 2020-03-04
《地狱草纸》(局部),一卷,纸本着色,墨书 ,26.5cm x 454.7cm,十二世纪,奈良国立博物馆藏。(图:奈良国立博物馆)《地狱草纸》(局部),一卷,纸本着色,墨书 ,26.5cm x 454.7cm,十二世纪,奈良国立博物馆藏。(图:奈良国立博物馆)

三恶道以地狱为最苦

因果与轮回,是佛教的核心思想。有情众生因所造善不善业,死后随业受报,于六道中轮回。六道分别是天、阿修罗、人、畜生、饿鬼、地狱。后者我们称为三恶道,《法华经》〈方便品〉有云:「以诸欲因缘,坠堕三恶道。轮回六趣中,备受诸苦毒。」佛弟子赞叹佛陀,因为他是甚为希有的觉者。觉者不受贪嗔痴及各种烦恼困缚,断除了生死轮回之苦。凡夫则未能自觉、觉他,无始劫以来,受业力的牵引及束缚,生生世世无休止于六道中流转。

三恶道又以地狱为最苦,造业最重最恶的人,会投生该处。地狱众生所受的苦痛,不同经典有不同的描述。例如《地藏经》形容在无间地狱者,「⋯⋯碓磨锯凿,剉斫鑊汤,铁网铁绳,铁驴铁马,生革络首,热铁浇身,饥吞铁丸,渴饮铁汁⋯⋯日夜受罪,以至劫数,无时间绝。」他们日夜接受诸般刑罚加身,如切断身体、下油鑊烹煮、饮燃烧过的铁汁,每天如是,其历时之久,要以「劫」这个单位方能计算。佛经但凡提及劫,可以分小、中、大三种,小劫换算约为一千六百多万年,中劫约三亿多年,大劫更是多达约十三亿年!其「无时间绝」之感,可想而知。

从佛教传播的角度来看,地狱思想可谓深入民心;即使我们没读过《地藏经》,也曾听过「无间地狱」、「十八层地狱」、「牛鬼蛇神」、「十殿阎罗」这些词汇,当中有些是经中所出,有些则结合民间信仰演变而来。佛教自东汉时传入中国,及至魏晋南北朝越趋兴盛。当时译出的经典,如《长阿含经》、《大楼炭经》、《正法念处经》,当中有若干篇幅,详尽描写和解说地狱与业报相对应的种种关系。而随着后世僧侣引入及翻译其他大乘佛经,地狱思想逐渐在民间与儒家、道家思想融合,趋向本土化,内容也变得复杂,出现如唐末五代的《佛说预修十王生七经》及《佛说地藏菩萨发心因缘十王经》这两部疑伪经。这两部着作衍生的十王信仰与地藏信仰,同时风行东亚一带,影响深远。

地狱变相,转迷为悟

唐代义净翻译的《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杂事》,首次提及「地狱变」这个概念[1]。缘起是,舍卫城的给孤独长者买地以造僧园献给佛陀;园建成后,长者心想,应该以彩画庄严僧园,便向佛陀请求允许。佛陀于是说:「长者!于门两颊应作执杖药叉,次傍一面作大神通变,又于一面画作五趣生死之轮,檐下画作本生事。佛殿门傍画持鬘药叉,于讲堂处画老宿苾刍宣扬法要,于食堂处画持饼药叉,于库门傍画执宝药叉,安水堂处画龙持水瓶着妙璎珞,浴室火堂依天使经法式画之,并画少多地狱变[2],于瞻病堂画如来像躬自看病,大小行处画作死尸形容可畏,若于房内应画白骨髑髅。」这段记述,虽不见于相应律藏,然而不难想像,寺院在当时已有壁画,内容可因应场所配置有所不同,地狱变相也常见其中。

事实上在中国,艺术创作的成就和佛教思想传播往往相辅相成,互为表裏。朱景元《唐朝名画录》便有如下记载:「又尝闻景云寺老僧传云,吴生画此寺地狱变相时,京都屠沽渔罟之辈,见之而惧罪改业者往往有之。」[3]吴生即大名鼎鼎的唐代画家吴道子,有「画圣」之称,其生花妙笔竟能令观者畏惧所造杀业,心生忏悔,除了符合时人对他「独步当世」的评语外,更让后世窥见佛画对众生心灵教化、转迷为悟的作用。可惜吴道子大部分作品均为壁画,致使几乎并无真迹传世。当今少数归类为吴生之作,艺术史学者普遍认为未能断定为出自本人手笔,最多是其弟子或后人临摹所传。这类为了劝恶人行善、俾使大众知因识果而描画地狱惨状的古代佛画,在历经三武法难及朝代更迭后,早已不再复见。相反到了宋代,十王与地藏信仰结合,相关的艺术创作开始增加,后来又配合净土信仰的阐扬,发展出别具特色的「十王图」,当中不少保传在敦煌石窟中,至今仍散见世界各地。

日本《往生要集》的地狱观

回到六世纪中期,佛教经中国传自朝鲜半岛的百济,再辗转传往日本。日本人按着固有的风土习俗,对佛教义理作出诠释,加上他们对罪与罚、身后世界等课题的关心,因此特别对地狱思想感兴趣,加以广泛地流布。有趣的是,日本接触六道轮回之初,他们喜欢把地狱与极乐并在一起讨论,认为这是死后世界最具代表性的例子。这点从平安时代的天台宗僧侣惠心僧都源信(公元942年-1017年)的代表作《往生要集》可见一斑。源信撰写《往生要集》的其中一个出发点是,当时佛教信仰仍是知识分子的东西,一般民众更关心的是来世的问题,故他除了在书中传扬易行的念佛法门外,更着重对地狱世界的描述。书中开宗明义点出「厌离秽土」,即铺陈地狱种种细节。源信鉴于《正法念处经》、《起世经》、《地藏经》等对地狱的介绍各有不同,遂以集大成方式整合诸经,将地狱世界分为八层,分别是等活、黒绳、众合、叫唤、大叫唤、焦热、大焦热及无间。

图2:《往生要集》(图:佛教大学附属图书馆)图2:《往生要集》(图:佛教大学附属图书馆)

一层等活地狱从大地之下一千由旬[4]深起计算,面积是纵横各一万由旬,头七层地狱的空间是一样的,最后一层的无间地狱则纵横各八万由旬。此外,八大地狱中又各自有十六小地狱,种类繁多,大抵按众生所造恶业而分别。故地狱总数达一百三十六之多!用来衡量应投生哪一层地狱的恶业,主要是按犯了杀生、偷盗、邪淫、饮酒、妄语、邪见、破净戒众[5]、五逆罪中的哪些来厘定。例如只杀生而没犯其他的便会堕进等活地狱,在那裏接受刀割、用铁爪而互相彼此割裂决斗的惩罚;有杀生和偷盗的便会堕进黒绳地狱,他们须背负极重铁块,在滚烫的大锅上沿铁绳行走;如此类推。可以这样说,源信在《往生要集》整理并塑造出的地狱观,从艺术、宗教、民间信仰、道德思想各方面为日本带来震撼性的影响。

「或入猛火焚烧,或在铁鑊煎煮」

在十三世纪的鎌仓时代,后人根据《往生要集》创作了《六道绘》。这一系列共十五幅画作,因其具极高的历史及艺术价值,于1963年获指定为国宝,现藏于滋贺县的圣众来迎寺[6]

《六道绘》有十二幅是从《往生要集》中「大文第一厌离净土」开始,按次序描画等活、黒绳、众合、无间四个地狱,之后是饿鬼道、畜生道、阿修罗道、人道不净相、人道苦相(两幅)、人道无常相及天道。另外三幅分别是「大文第七念佛利益」有关的《譬喻经诸说念佛功德图》、《优婆塞戒经所说念佛功德图》及《阎魔王厅图》[7]

《六道绘》(局部),155.5cm × 68.0 cm,绢本着色,十三世纪,圣众来迎寺藏。(图:网上图片)《六道绘》(局部),155.5cm × 68.0 cm,绢本着色,十三世纪,圣众来迎寺藏。(图:网上图片)

在《众合地狱》,牛头马面站在铁山上追赶着罪人,准备送他们上山顶,然后再用铁块打碎;而较早前给打死的那些,现在已给拿到一个大铁臼中,磨成砂浆。另一方面,有貌美女子坐在刀叶树上,引诱男子爬上树上,可是他们全都给刀刃插穿。这些男子都曾造业,或奸淫妇女,或对妻子不忠而犯淫行,或曾诱拐他人儿女。

《六道绘》(局部),155.5cm × 68.0 cm,绢本着色,十三世纪,圣众来迎寺藏。(图:网上图片)《六道绘》(局部),155.5cm × 68.0 cm,绢本着色,十三世纪,圣众来迎寺藏。(图:网上图片)

而另一幅则展示出无间地狱的灼热景况。无间地狱又称阿鼻地狱,是八大地狱的最下层,犯五逆罪的众生在这裏所受之苦比对上七层要惨痛万倍、亿倍,他们要在一个中劫的时间内,持续在狱犬口中吐出的烈火裏焚烧。除此之外,狱卒亦会用铁钉击打他们的舌头,又强逼他们吞下灼热万分的铁丸。

圣众来迎寺的《六道绘》,在每幅画上方均抄录了《往生要集》的经文,精要解释了所牵涉的佛教名相。画作明显可看到受宋代山水画风的影响,例如以俯瞰视角呈现惨厉的场面,还不忘加入伴衬的山林草木;这种美与丑交融的处理手法,笔触虽略带粗犷,但在表达细节方面毫不马虎,反而有相得益彰之感,这对当时日本画坛来说也是颇具新鲜感的。下期我们时序会向前回朔一点到十二世纪的平安时代,观赏由后白河法皇下令制作的一系列《地狱草纸》,其残酷凄惨的画面,如沸屎地狱、剥肉地狱、血肉与屎尿秽物横飞,比后来的《六道绘》反而又过之而无不及了。

(待续)


[1] 的确,在隋朝时由法经等撰的《众经目录》卷四已有「比丘法藏见地狱变经一卷」,唯原经已佚,到底此经何意、说于何地、出于何时,暂时无法再作考据。同时,我们亦不应现解为要到唐代才出现地狱画。

[2]变者,以佛经中事,变为图绘,便利大众趣入佛法。又称经变、变相。

[3] 同朝张彦远所撰《历代名画记》,亦载吴道子在景公寺及福先寺所绘地狱变,相信他是看过真迹的,至于朱景元则不肯定他有没有。景云寺是唐朝时名称,原寺已全部损毁,今为宁夏须弥山石窟。

[4] 由旬,梵文yojanā,是古印度的长度量度单位,若换算成十进制,按古代各家说法会得出不同理解。有十一、十四、十六、十九公里各种说法。

[5] 与净戒人犯奸淫之意。圣严法师《戒律学纲要》:「在一切邪淫戒之中,以破净戒人的梵行者,罪过最重。所谓净戒人,是受了比丘、比丘尼戒、式叉摩尼、沙弥、沙弥尼戒,乃至受持八关斋戒于其斋日的佛弟子。破净戒亦称污梵行。」

[6] 根据正和二年(公元1313)的一道碑铭,可得知此画原藏于比叡山横川灵山院。

[7]《阎魔王厅图》,其实反而是受《十王经》的影响,我们之后会谈到。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