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晒经抄经:落实恭敬心

文:黄夏柏    图:Tim Liu| 2015-08-04
是次请到户外照晒的,是全套《大藏经》。是次请到户外照晒的,是全套《大藏经》。
晒经活动的起点和终点,原应在图书馆,因部分信众较为年长,为免大家吃力走阶梯,于是把经书先迎请到大殿中央。晒经活动的起点和终点,原应在图书馆,因部分信众较为年长,为免大家吃力走阶梯,于是把经书先迎请到大殿中央。
大雄宝殿内的法会气氛庄严,让参与者生起恭敬心。大雄宝殿内的法会气氛庄严,让参与者生起恭敬心。
在法师指导下,信众列好队伍,一双手接一双手,把经书运到户外。在法师指导下,信众列好队伍,一双手接一双手,把经书运到户外。
晒经当日,阳光颇为猛烈,法师都戴上了藤帽子。晒经当日,阳光颇为猛烈,法师都戴上了藤帽子。
经书在户外一一排好在桌上。经书在户外一一排好在桌上。
法会第二部分,大家一起安坐下来,静心专注的写经文。法会第二部分,大家一起安坐下来,静心专注的写经文。
法师手持的墨宝,合起来是一首教授握毛笔方法的诗。法师手持的墨宝,合起来是一首教授握毛笔方法的诗。
是次只抄写简单的经文,包括「慈悲喜舍」和《回向偈》。是次只抄写简单的经文,包括「慈悲喜舍」和《回向偈》。
僧彻法师认为参与晒经活动,是一个过程,其间的体会,可借抄写经文来落实。僧彻法师认为参与晒经活动,是一个过程,其间的体会,可借抄写经文来落实。

农历六月十四日(新历7月29日),阳光普照,东莲觉苑举行了别具意义的晒经法会。法师率领参与的信众,一个跟一个,一双手接一双手,恭恭敬敬的把整套《大藏经》由大雄宝殿传到户外,在温煦的晨光下照晒片刻,又逐一送回。那一来一回的当下,不仅为维护经书的保存,更期望大家能再进一步,明白到行持佛法的重要。



首次对外公开


清脆的打板声响起,数十位参与晒经法会的信众陆续就位,整套《大藏经》亦已齐集于大殿。经书穿线钉装,纸页柔软,一点不沉,透着轻柔的亲切。在众法师的念佛声中,东莲觉苑的僧彻苑长恭谨临坛主法。其后,信众在法师指示下列队,由大殿排到外边,直抵隔邻宝觉小学的操场,众法师已准备就绪,把传来的经书排好在桌上,让深藏书柜一整年的经书,吸取日光的温暖和生命力。


道场一年一度把珍藏的经书照晒,借以防潮驱虫,是一个传统。僧彻苑长指出,该苑一向重视经籍的保存,晒经是其中一个保护藏书的项目,以往内部每年都会进行一次,适逢该苑今年八十周年纪念,于是让信众一同参与,亦可说是该苑首次举办大型的公开晒经活动。


闻説佛寺晒经可追溯至唐代,苑长指出此活动历史悠久,一般会选农历六月初六举行,让经书在温和的日光下照晒约十五分钟,既得去潮之效,又不致照晒过久而令纸张脆裂。碍于今年六月初六大家仍为书展忙碌,加上其间大雨连绵,故把晒经的日子稍为移后。这天风和日丽,活动顺利完成,岂料午后下起大雨,教人格外感恩。



培养一种情操


是次照晒整套《大藏经》,共计185册,乃上世纪初由上海佛学印书局印行,属重新执字粒印刷的版本而非木刻版,该苑于三十年代特别从上海请下来的,屈指一算已有逾八十年历史,相当珍贵。因此,传送过程中,大家须戴上手套,以免弄脏或导致破损。之所以选择《大藏经》,僧彻苑长解释:「《藏经》对佛教很重要,它的分类比较丰富,含义很深,一切经典都从《藏经》而来。佛教说我们要依止三宝,其中法宝是我们要依止的。」


经籍乃佛法的载体,有机会参与传送经书,信众都谨慎行事。过程中,部分人每接到经书,定必高举以示尊敬,旁边的法师则提示只要小心传送便可以。苑长微微一笑的说,信众表达了顶礼受持经书的心意,由于这是一个集体活动,重点是把经书在寺院裏外顺畅的传送,额外的动作或会阻碍了流程,最重要还是一颗心。


「大家须以双手传送经书,不要单手。信众要怀着恭敬心去进行,佛教正是培养我们有颗恭敬心。有些信众事前会做好功夫,像拜佛、诵经,有些不懂的,在活动过程中才体会到一份恭敬心,其实两者都有得益,不懂的学懂了,下次会预先做准备。佛教仪式的气氛,令参与者当下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摄心,培养一种情操。」僧彻苑长细意解释。



抄经落实恭敬心


晒经法会历时约两句钟,并不长,但过程中培养的恭敬心,不应随这两小时的过去而消失。苑方在法会下半部分加插了抄经活动,把参与晒经的意义再延伸。苑长语重心长的说:「晒经、写经,每部分都是照顾法,同时,法亦照顾你。晒经,是行为,一个过程,让人体会到一种感觉,培养出一份情操,但要有个落实,抄经,就是落实,写出晒经的感觉,一个字一个字用心的写,并非要把每个字都抄写得好靚,而是抄写时,一直去感受这个就是法。」


为圆满这次抄经的活动,苑长和众法师都费了不少心神去安排。他们原想让大家抄写《心经》,二百余字的篇幅,不算是浩大工程,基于不太掌握信众对抄经的熟悉程度,若全属新手,二百余字或有难度,于是从基本步开始,只写佛教四无量心的「慈悲喜舍」,加上《回向偈》及写下自己的名字。


为了让大家更易入手,参加者都是以临帖的方式书写。落笔前,法师以一首诗讲解握毛笔的方法,即场鼓励大家。面对眼前的纸笔墨,参与者既兴奋亦紧张,部分人笑言已多年没有提起毛笔。一笔一横一撇,大家提笔慢书,聚精会神,纸笔墨心,融为一体。


抄写好的经文,信众既可拿回家供养,亦可以与人分享,随喜流通。僧彻苑长指出,信众亦可把抄写的经文交苑方,进行「入藏」仪式:「抄经是一种修行的方式,我们的药师殿快竣工了,到时会把经文以盒子装好,供在药师殿。」这次抄写的文字虽然短小,却是大家用心书写的,意义犹在。「『入藏』的意思,佛像会以七宝装藏,我们不用这么贵重的物品,我们所用的珍贵东西,就是大家亲笔写的经文,以法入藏,这一刻的供养心,能慢慢培养人内心的安住、自在。」



藏经阁:经不秘藏应流通


这次照晒的《大藏经》已有逾八十年历史,外观完好,没有明显破损绉折的痕迹。僧彻苑长指出,经书已微微出现虫蛀,他们会多加照料,在图书馆仍未有恒温设备下,经书的保存尚算可以。


记者留意到他用「图书馆」这个较为现代的词彚。佛寺内作为收藏经籍的地方,大概都可称为「藏经阁」。一般人受武侠小说及武打影视作品的影响,对藏经阁生起各种想像:这儿秘藏隐世经典,门禁森严,闲人勿进,每当巩卫藏经阁的沉重锁扣给打开,便引来一番打斗……


一切想像,多少源于错误读音(粤语)。僧彻苑长解释,藏经阁的「藏」,发音并非「床」,而是「状」:「经,不是要来藏着的,而是要流通。」他指出,「藏」具有多重意义,包括数量丰富之意。查看《商务新词典》,当中「藏」字音「状」的部分,其中一条的意思是「储存东西的地方」,另一条则是「佛教道教经典的总称」。





作者 - 黄夏柏
生于澳门,中学毕业后移居香港。曾任电视台编剧及报刊编采人员,2007至08年,为《明觉》(印刷版,刊于《明报》)编辑。现职自由撰稿人,曾出版有关本土文化著作数册。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