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未曾有一法,不从因缘生」——从世纪疫情反思环保和经济机遇

文:明觉洞见    图:网上图片| 2020-05-21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肆虐全球,虽然疫情在香港及台湾有缓和的情况,然而病毒在多个地方仍持续造成严重的人命伤亡和经济损失。当前的疫情危机尚未解除,不过所谓「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有危必有机,我们应当思考,如果在困境中寻找并创造新的机遇。

我们与众生缘起相互依存的关系

纵观全球众多现代化国家,都是以资本主义为基础发展而成的。伴随资本主义而来的经济型态强调物质、繁荣向上、发展,这些看似正面的概念背后是一把双刃剑,成为造成众多问题的根源,而这些问题最后往往以破坏、剥削、掠夺等形式呈现。这些无数追求「效率」和「最大化」的经济活动,反而导致世界各地出现贫穷、战争、生态危险。印度副总统温凯亚‧奈都(Venkaiah Naidu)在今年4月曾撰文,指出人类的福祉与地球上的众生关系密不可分。

印度是佛教的发源地,相信奈都对佛教「轮回」、「因缘」、「众生平等」和「因果报应」等义理并不陌生。其实早在疫情出现之前,人类已漠视其他生物的福祉。回想一下,人与大自然、人与一切众生、一切动物,是否能和谐共处、相安无事?先不说对大自然的污染,单是我们对各种肉类的渴求,足证人类对自己以外的众生并不十分友善。有人认为今次疫情与海鲜市场买卖的野味有关,也有观点分析是因为人类过分侵略野生动物的生活空间所促成。佛陀在菩提树下觉悟「缘起」思想,教导我们世间万物的存在都建立于缘起相互依存的关系中。又如中观学派的开创者龙树菩萨在《中论》中说:「未曾有一法,不从因缘生。」这说明宇宙万物没有任何一者能够独立存在,全仗众缘和合。这种理论已获得西方近年盛行的深层生态学引用。若人类因口腹之欲而造杀业,套用因果轮回的道理,我们剥夺其他众生的生存权利,冤冤相报,互相残杀,最后只会无有了期。

以保护大自然为出发点,重新检视佛教义理

同时,佛教不单主张不仅要对各种生物有爱心,也要爱护山河大地,所谓「大地众生,皆有佛性」。如星云大师提出,环保工作做得最好的就是佛教的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是「环保专家」,极乐净土极尽庄严清净,不但没有空气污染、水源污染,也没有噪音、毒气、暴力、核能等公害,因此净土为人所向往。反观这个娑婆世界,虽然现今大家常讨论气候变化、自然资源的可持续发展,但归根究柢这是因为我们已对整个自然环保作出几近无可挽回的伤害。例如已故生物学家科蒙纳(Barry Commoner)早于1971年已提醒世人:「所有事物都是互相连系的。」到2006年,一群生物学家发现生态系统出现重大变化,显示大自然以至人类正处于危机中。不过,各国政府对这个警告置若罔闻,继续埋首经营更大的城市、更先进的科技、更快速的汽车和铁路。这个过程制造出大量废料,空气和食水也更为污染。

伤害既已造成,再来讨论补救的方法,岂不是本末倒置?不过若我们从今天起醒悟过来,恐怕还不算太迟。

斯里兰卡的强帝玛法师(Ven.B.Chandima)指出,佛教对发展的态度迥异于前述的西方态度。佛陀认知到自然资源的有限,因此他在有限资源与无限需求之间为众生提供另一项选择,也就是将欲望缩减到与有限资源相符的程度。佛陀教导我们从戒、定、慧入手,来对治人类的欲望。也就是说,佛弟子要利用制约式的生活,来应当有限资源所带来的影响和挑战。因此,佛弟子会追求简约生活,而不是贪婪地掠夺物质。佛陀同时又提倡充满环保意识的事业──要我们从事与肉类、武器、有害物质无关的职业,就是佛陀教导的八正道中的「正业」。肉类买卖直接牵涉杀生,武器与有害物质会伤害环境和生态。正业某程度上可说是在提倡及实践环保。

以印度为例,该国有源远流长的尊重环境传统,甚至以多种动物和雀鸟作为膜拜的对象,虽然这些都与佛教信仰并无直接关系。例如有供奉象头神和神猴的寺庙;而赤颈鹤则获视为忠诚和爱心的象征,其他如乌鸦、孔雀和栗鸢也各有其象征意义。至于树木和其他植物,也在宗教中有其地位:在印度各种宗教绘画中出现的Kalpavriksha寓意是「生命之树」,佛教称为「如意树」、「劫波树」。《起世因本经》第一卷记载:「复有劫波树,亦高六拘卢舍,乃至五四三二一拘卢舍者,如是最小,高半拘卢舍,悉有种种叶花与果。从彼果边,自然而出种种杂衣,悬在树间。」由此可知,劫波树能够产生衣服等日常资具,所以佛教典籍也依此比喻如来能够应一切众生心意,依其禀性给予不同的教法,令众生心生欢喜。

若放大来看,这正正呼应了缘起论中的相依性及平等性两个重点。而据辅仁大学宗教学系庄庆信教授分析,这又与挪威哲学家奈斯(Arne Naess)所提出深层生态学两大终极规范(Ultimate Norms)相互辉映:第一个规范是「自我实现」(Self-realization),当一个人要寻求自我的成熟、成长、实现时,并非小我一人独自修养可成的,世界性的宗教均有类似的灵修或修持观点,而是大我或社会我也一起成熟及实现其自我,甚至连非人类的动物、植物、无生物(土壤、河流)也同步趋向自我实现。第二个规范是「生命为主的平等性」(Biocentric equality),在生态环境的万物,从内在价值来说,都是平等的,因此除非生存的需要,任何一物种(尤其人类)都不可以随便残害异类。既然在生态界之中,物物彼此相关连,就应让万物照自己的方式自我实现,世界性的宗教也都有类似的灵修观点。而佛教就是典型的例子,此二规范均与佛教的缘起论的特性相似。[1]

「有危就有机」──不同国家面对的机遇与挑战

时至今日,很多传统拜祭仪式虽得以保留,这些物种对当地人民生活的价值却已遭遗忘。我们早已置这种互相依存而生长的观念于不顾,而随着急剧而没有仔细规划的城市发展,这些仪式又引发了一些骇人听闻的行径。举例来说,当地的习俗相信,在十胜节见到猫头鹰会带来好运,因而导致一些动物贩子会捕捉猫头鹰,然后将它们放进袋里,供人付钱观看。同样道理,有大量孔雀遭到宰杀,剥下来的羽毛给摆放在寺庙中。另一方面,路旁又不断涌现非法建筑的「寺庙」,于是原本种植在那里的菩提树就遭砍伐清除。

除此以外,某些国家(特别是中国)近年重新兴起「传统」医药的热潮,但很多坊间传说的偏方却不一定在典籍上有根据,特别是壮阳药,令到不少动物受害,包括白猫头鹰、蛇、驴子和豹子。

印度传统文化深明与地球上其他物种和谐共处之道,但是过去几十年间大城市急剧发展,超过三成国民居住于城市中,却令大众忘却了这种道理。自1950年至今,孟买的人口已增加六倍,而德里更增加二十六倍,这种人口密度自然令印度成为全球最为污染的地方之一。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导,在肺炎疫情仍未得到控制之际,有研究显示,严重的空气污染可能会增加患者死亡的风险。其一是美国哈佛大学的研究,数据显示甚至在疫情大爆发前数年,即使当地悬浮微粒污染水平稍有上升,都会导致现在肺炎死亡率增加15%。原因是,PM2.5悬浮微粒对人体伤害最大。它的直径大约为人头发的三十分之一,可以导致包括呼吸道感染以及肺癌等,跟人体健康直接相关。与此同时,菲律宾呼吸护理从业者协会表示,他们的初期数据显示,该国几乎所有死于肺炎的人之前都有跟空气污染有关的基础病。[2]

2019年世界空气质量报告表明,印度是城市空气污染严重最集中的国家。事实上,相关研究也显示,长时间吸入污浊空气的人对其他传染病的免疫力也会同样减低。印度过去四年曾出现逾六十万宗登革热个案,其中超过一千人死亡;猪流感爆发同样对该国的卫生部门造成沉重压力。除了空气问题外,人口过于稠密和城市污秽也令病毒和传染病易于传播。

值得我们引以为鉴的是,印度为遏止疫情在国内蔓延,于3月24日起实施封城。在大部分经济活动及交通停顿后一个多月,首都新德里的空气显着改善。有市民接受法新社访问时说︰「这像是三十年前的新德里。」印度空气污染监测机构更发现自封城后,首都及其他主要城市的污染水平大幅下降。印度能源及气候专家辛格(Siddharth Singh)表示,尽管人们知道当工业活动停止后,空气会得到改善,但今次改善程度的成效之高,还是令人感到惊讶,现在的空气质素绝对是近年来最好。

回到佛法的教导,与其他人类为本的宗教不同,佛教总是以生态环境为中心。释迦牟尼不认同人类至上,毕竟人类只不过是构成生态环境诸多因缘中的一环而已。强帝玛法师也指出,各种领袖滥用被赋予的权势去摧毁自然资源。释迦牟尼认知到这点,于是他教导弟子说,领袖不是自然资源的拥有者,他们不过是代表大众管理自然资源的监护人,有责任为下一代保护自然资源。空气、动植物、山川大地,无一不是对我们弥足珍贵的自然资源。

英国已故首相邱吉尔等都相信,在政治上「有危就有机」。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IEA)在2018年曾预测,印度煤炭需求到2040年将增长一倍以上,成为防止全球气候恶化的一大挑战。现任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在去年纽约举行的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United Nations Climate Action Summit)上,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承诺2030年前印度会加速发展再生能源,供电量的目标将会是现时的两倍。外电分析,防止新型冠状病毒扩散的航空禁令正加速印度从煤炭转往再生能源的步调。专家更认为疫情将加速印度能源部门产业的代谢,让它们提早减少对煤炭的依赖。

虽然多个国家因肺炎而「封城」,成就了空气质素大幅改善的契机。可是才刚出现的曙光很有可能旋即回复暗淡。根据芬兰环保智库「能源与清洁空气研究中心」(CREA)的最新数据,中国3月的空气污染状况,虽比去年同期减少40%。但这短暂的改善却在4月开始因复工政策受到阻碍,到了5月,污染情况更是变本加厉,超越了去年同期的污染比率。与此同时,英国科学期刊《自然气候变化》(Nature Climate Change)日前公布研究,指全球3月的碳排总量虽然锐减了17%,但各国政府若不能加紧制定新策略,因防疫而改变的交通、商业及工业习惯,恐会带来更长期而严重的冲击。[3]

在情况走到最差的一步之前,我们还有改善的机会。我们今后新的生活模式必须汲取疫情的教训,考虑法律与秩序、卫生、零排放、新能源发展等因素,最重要的是能够将环境融合于整体设计之中,确保我们的空气和食水都是洁净的,同时能保育泥土、植物和其他自然资源。佛教明确教导我们,恶业的起因是恶行,而恶行又是为三毒──贪欲、瞋恨及愚痴驱使。我们不能再一如以往,漫不经心的摧毁环境。 正如星云大师所指出,要建立人间净土(或者说是和谐的生态环境),要从人心开始做起,单纯强调外在物质世界的工程设计要注重环保并不足够,心中的清净才是最大的环保。因此,我们反思全球社会和经济在疫情过后要如何改革,也需要先行反省自己的想法和行为,在日常生活中必须身体力行,爱护生命和物资、推行资源回收、尽量减少污染等。更重要的是,我们不要给贪欲、瞋恨、嫉妒、邪见等负面情绪盘据内心,要做到「心中有众生」的境界。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