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0佛学研究文学硕士-AD

浮光掠影 兰卡沧桑 - 阿努拉达普拉 (Anuradhapura) 文化宝藏丰富(二)

佛门网明觉   文.图/崔中慧| 2010-10-26
古城阿努拉达普拉步道两旁有许多长方形不等的土方,与许多只露出半截的石柱与雕像,亟待考古发掘与保护。古城阿努拉达普拉步道两旁有许多长方形不等的土方,与许多只露出半截的石柱与雕像,亟待考古发掘与保护。
僧伽密多Sanghamitta随后也来协助建立比丘尼僧团,并携来佛陀悟道处菩提树新苗。僧伽密多Sanghamitta随后也来协助建立比丘尼僧团,并携来佛陀悟道处菩提树新苗。
多宝罗摩塔(Thuparama Dagoba)是斯里兰卡最早的佛塔,最初建于公元前三世纪。多宝罗摩塔(Thuparama Dagoba)是斯里兰卡最早的佛塔,最初建于公元前三世纪。
鲁班瓦力塔(大寺塔)(Ruwanweliseya Dagaba)兴建于西元前二世纪,现整体均已重新修建。鲁班瓦力塔(大寺塔)(Ruwanweliseya Dagaba)兴建于西元前二世纪,现整体均已重新修建。
夕阳映照着黄铜殿,其周围的1600根石柱特别壮观。夕阳映照着黄铜殿,其周围的1600根石柱特别壮观。
无畏山寺塔整座塔身均密布着杂草树丛,现在由联合国协助下进行修复。无畏山寺塔整座塔身均密布着杂草树丛,现在由联合国协助下进行修复。
位于阿努拉达普拉东方不远处的圣山密兴达列Mihintale是孕育斯里兰卡佛教的摇篮。位于阿努拉达普拉东方不远处的圣山密兴达列Mihintale是孕育斯里兰卡佛教的摇篮。
古城阿努拉达普拉占地400英亩。古城阿努拉达普拉占地400英亩。
圣菩提树(Sri Maha Bodhi Tree)被尊为国宝,全天候24小时由军方守护安全,并且只有僧侣可为此树浇水。圣菩提树(Sri Maha Bodhi Tree)被尊为国宝,全天候24小时由军方守护安全,并且只有僧侣可为此树浇水。
圣菩提树入口处台阶前的半圆形月石,虽经岁月磨损但仍见其雕饰精美,走过月石具有清净身心与吉祥如意的象征。圣菩提树入口处台阶前的半圆形月石,虽经岁月磨损但仍见其雕饰精美,走过月石具有清净身心与吉祥如意的象征。
栏杆与围墙阻挡不了朝圣者的虔诚,信徒们无不面向着圣树诚心默祷,似乎佛陀就在眼前!栏杆与围墙阻挡不了朝圣者的虔诚,信徒们无不面向着圣树诚心默祷,似乎佛陀就在眼前!
圣菩提树寺院的围墙一角,雕刻得非常精美的守护神雕像Nagaraja (Cobra King)。圣菩提树寺院的围墙一角,雕刻得非常精美的守护神雕像Nagaraja (Cobra King)。
残破的佛像、石碑等千年国宝就如此任意摆放而成了群猴嬉耍栖息之处,令人惋惜!残破的佛像、石碑等千年国宝就如此任意摆放而成了群猴嬉耍栖息之处,令人惋惜!
鲁班瓦力塔(大寺塔)四周围还有部分残存砖砌基座遗迹与雕像。鲁班瓦力塔(大寺塔)四周围还有部分残存砖砌基座遗迹与雕像。
夕阳映照着黄铜殿,其周围的1600根石柱特别壮观。夕阳映照着黄铜殿,其周围的1600根石柱特别壮观。
无畏山寺遗址范围很大,包括有佛塔、菩提树、佛殿、餐厅、藏经阁Chapter House、浴池、象池等。无畏山寺遗址范围很大,包括有佛塔、菩提树、佛殿、餐厅、藏经阁Chapter House、浴池、象池等。
无畏山寺遗址中最着名的一尊石雕三昧坐佛(约公元四世纪)。无畏山寺遗址中最着名的一尊石雕三昧坐佛(约公元四世纪)。
努拉达普拉古城考古出土古代的医学外科手术刀剪努拉达普拉古城考古出土古代的医学外科手术刀剪
斯里兰卡古代医学相当发达,阿努拉达普拉古城的密兴达列遗址中有建于公元前100年的医院。斯里兰卡古代医学相当发达,阿努拉达普拉古城的密兴达列遗址中有建于公元前100年的医院。
斯里兰卡在「文化金三角」范围的古城有阿努拉达普拉Anuradhapura、波隆那汝瓦Polonnaruwa、丹布拉Dambulla、西吉里亚Sigiriya、与康堤 Kandy。而其历史发展也大致以阿努拉达普拉、波隆那汝瓦、康堤三个首都区分:
阿努拉达普拉初期─自公元前500至公元300年;
阿努拉达普拉晚期─自公元300至公元1000年;
波隆那汝瓦时期─自公元993至公元1235年;
国土分裂时期─自公元1232至公元1597年;
康堤时期─自公元1480至公元1815年
 
从首都可伦坡向北行约四小时的车程,到达古城阿努拉达普拉。通过了入口处的安全检查,眼前是一片占地400英亩的遗址区。步道两旁有许多长方形不等的土方,与许多只露出半截的石柱与雕像,都显示了太多的遗迹还在地底下等待考古挖掘呢! 根据近年考古报告,这里有5000年前人类活动的文化层,是南亚世界文化遗产中面积最大、而目前仍继续使用的古城,也是斯里兰卡最古老、最庞大与有最多寺院遗址的古城,兴盛时期有多达三万的僧众于此修行。想像当时佛教兴盛的景象,庞大的僧团活动时,成千上万的僧侣们身着红色、橙黄色袈裟,那照映到天际的灿烂光辉,最令人生慕道心怀。
 
阿努拉达普拉辉煌的历史可追溯自公元前四世纪,由庞度卡巴雅国王(King Pandukabhaya)建立的王朝作为首都开始,此后有一百多位国王皆定此为国都。直到公元1073年首都转移至波隆那汝瓦(Polonnaruwa),阿努拉达普拉城开始衰退,多年来被丛林湮没覆盖,直至十九世纪被英国人发现,才将古城的风貌重现于世。但在多数佛教徒的心中,来此朝圣唯一的目标就是礼拜圣菩提树与佛塔,这也是一般朝圣之旅的第一站。
 
菩提因缘 广植法脉
 
 
公元前三世纪印度孔雀王朝的国王阿育王,派遣摩哂陀长老 (Mahinda) 赴斯里兰卡弘法,摩哂陀一行七人,携带第三次结集的巴利圣典来斯里兰卡,当时国王天爱帝须(Devanampiya Tissa,公元前247~207年)十分欢喜领受佛法并皈依佛教,在短短一周之内,影响朝中的大臣与人民有8500人归信佛教,天爱帝须王布施其位于首都阿努拉达普拉的皇家花园,改建为大寺(Mahavihara)作为弘法中心,建立僧团组织,于全国各地设立戒坛传授戒法,此传戒制度一直延续至今,这里后来即发展为上座部大寺派。
 
摩哂陀的妹妹僧伽密多Sanghamitta随后也来协助建立比丘尼僧团,并携来佛陀悟道处菩提树子所发新苗移植于此。圣菩提树 (Sri Maha Bodhi Tree)一直为佛陀的象征,历经了将近2300年的岁月,其分枝也遍植于国内各地,于1982年列入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被尊为国宝,全天候24小时由军方守护安全,并且只有僧侣可为此树浇水。
 
随着众多朝圣者进入寺院区,首先是一道白色宫殿式大门,门上雕着僧伽密多持菩提树苗的雕像。入口处台阶前的地面上有雕饰美丽图案的半圆形月石,走过这个月石具有清净身心与吉祥如意的象征。台阶两旁是守护风调雨顺的Nagaraja神只,代表了保护寺院、避除恶灵、预防水灾之外,还象征四时丰收。目前圣菩提树已被栏杆围绕保护,许多较细长的枝干也以铁架支撑着,栏杆与围墙阻挡不了信徒朝圣的虔诚,信徒们无不面向着圣树诚心默祷,似乎佛陀就在眼前!
 
圣菩提树寺院的围墙一角,堆放几尊残破的佛像与石碑,其中一对守护神雕像Nagaraja (Cobra King),以优雅的姿势站立,一手持着象征丰饶的宝罐 (Purnaghara)、一手持果实累累的植物,身边围绕着欢喜的侏儒Gana,精美的千年国宝就如此任意摆放而成了群猴嬉耍栖息之处,实为可惜!
 
绕塔发愿 勤求佛道
 
斯里兰卡的佛塔建筑约自公元前三世纪由印度传入,阿努拉达普拉古城遗址中,现存几座斯里兰卡最古老的砖砌佛塔:多宝罗摩塔(Thuparama Dagaba)、鲁班瓦力塔(Ruwanweliseya Dagaba)、与只园山塔(Jetawanarama Dagaba)。
 
 
其中多宝罗摩塔是斯里兰卡最早的佛塔,始建于公元前三世纪,当时的国王天爱帝须(247-207BC)建此塔供奉佛钵与佛陀颈骨舍利。于1862年重新修建,现呈钟形,高19公尺,此塔四周还残留有许多石柱,上覆以塔盖,塔盖现已不存。
 
大寺塔是由积极护持佛教的国王度陀伽摩尼Dutthugamini (约 161-137 BC) 兴建于西元前二世纪,地基深十五尺,直径有三百尺。历经两千多年来,建筑体多已残颓,塔身周围还有部分残存砖砌基座遗迹与雕像,现整体均已重新修建。
 
公元一世纪以前还未造立佛像时,佛塔、佛足印、菩提树、与法轮都象征着佛陀与的佛法,朝圣者绕塔巡礼、念佛经行时的气氛,也很自然的令人生起感念佛恩与思慕佛陀的教诲,进而提起正念与精进之心。所以在宗教修行里,当超越物质表象意义时,心灵的空间是不受时空约束而可无限度存在了! 随着大众绕塔时,心中默默地祈愿:
「右绕于塔,当愿众生,所行无逆,成一切智。」
「绕塔三帀,当愿众生,勤求佛道,心无懈歇。」─《大方广佛华严经‧净行品》
 
黄铜千柱 古今辉映
 
 
国王度陀伽摩尼还在大寺塔附近建黄铜殿(Brazen Palace),殿高、广、长各约150 英尺,四方形,共有九层。下一层全用花岗石的柱子,行、列各40根,共1600百根石柱,铜盖的屋顶,所以叫铜殿。现在这些大石柱几乎还是完整无缺地保留在这个遗址上。
 
匆匆巡礼了圣菩提树与几座重要古塔,向着古城北方而行,接着前往属于大乘佛教的无畏山寺。
 
无畏山寺 兴盛一时
 
公元前一世纪时,佛教教团开始分裂,摩哂陀长老所创的正统佛教为大寺派,而摩诃帝须(Mahatissa)长老被斥破戒逐出大寺,当时的国王毗多加摩尼(Vatte Gamini Abhaya,89-77BC)建无畏山寺供养摩诃帝须,而成立无畏山寺派Abhayagiri-Vihara。此派于公元三世纪时逐渐发展壮大,摩诃斯纳Mahasena 国王接受吠多利耶(Vaitulyavada)的大乘经典教义。至公元四世纪初,无畏山寺派又再分出只园寺派,形成三派鼎立局面,其中无畏山寺最大,有五千僧众,大寺住三千僧,只园寺有二千僧众。法显抵斯里兰卡时(AD411-413)正值大乘无畏山寺派兴盛之时。
 
无畏山寺可容五千僧人,从旅游地图看,寺院遗址包括有佛塔(Stupa)、菩提树(Bodhighara)、佛殿(Image House)、餐厅(Refectory)藏经阁(Ratnaprasada, Chapter House)、美丽的浴池(Twin Ponds)、象池等,规模相当庞大。寺院遗址现仅存佛塔与四周的石柱,而无畏山寺塔令人印深刻,整座塔身均密布着杂草树丛,散发出一种特殊的苍凉,现在由联合国协助下进行修复。
 
无畏山寺遗址中着名的还有一尊石雕三昧坐佛(约公元四世纪),佛像偏袒右肩,简练的以一道刻线象征自左肩垂下的袈裟,佛像的雕刻风格受到南印度阿玛拉瓦蒂(Amaravati)、与龙树山(Nagarjunakonda)地区影响,手印与坐姿则是斯里兰卡特别常见的。
 
密兴达列─孕育锡兰佛教的摇篮
 
 
距离阿努拉达普拉东方不远处的圣山密兴达列Mihintale,位于1000公尺高的山上,登上1840台阶可眺望整个阿努拉达普拉古城。这里是公元前247年时摩哂陀长老与天爱帝须王首次见面的地方,摩哂陀长老于此为国王首度宣说佛法,故历来被称为孕育锡兰佛教的摇篮。
 
斯里兰卡古代医学相当发达,密兴达列有建于公元前100年的医院遗址,医院规模之大与设计之完善堪称当时世界之最,包括病房、药剂室、浴室、药草浴池等。可伦坡国家博物馆陈列的出土文物中,有医学外科手术器具的刀剪与药罐等,可见当时佛教如何全面照顾人身心灵的健康。两千年后的今天,古印度与斯里兰卡人的药草浴与阿育吠陀Ayurveda 的药草自然养生法,都成了现代人追求的时髦。
 
阿努拉达普拉古城在十世纪以前是斯里兰卡的佛教中心,据学者考证,大乘佛教与密教皆曾兴盛一时,考古出土了许多大乘佛教与密教的佛像、菩萨、文物等,纪年都在公元七、八世纪左右,例如可伦坡国家博物馆展示一件八世纪的密教法器〈鎏金铜金刚杵〉,还有从只园山塔寺出土,公元九世纪刻于长方形金箔片的大乘佛教经典。
 
在斯那一世时(约公元831-851) ,印度的波陀耶国(Pandya)国王带领大军入侵斯里兰卡,大肆破坏古城阿努拉达普拉长久以来建立的政治经济文化传统,古城建筑饱受摧残,国王只好迁都波隆那汝瓦Polonnaruwa,从此阿努拉达普拉发展一蹶不振。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