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看《刺客聂隐娘》

文:卫灵 | 2015-05-29

影片看了两回,对白文言,连台湾人都听不大懂,康城影展当然不会有中文字幕,第一回看,心的一头喜孜孜扑进了盎然古意,心的另一头在英文字幕裏挣扎着弄清脉络;第二回才懂得,流连其间,不知人间何世。侯孝贤说:电影看不懂没关系;我要补充:再看吧,回报会巨大。

唐人传奇小说《聂隐娘》的个人色彩极之鲜明,爱往女性身上着墨的侯孝贤选中这个女侠,是天作之合。原着只短短约1700字,喜欢电影减法的导演还是要砍掉情节。聂隐娘十岁被女尼带走,练成高强的武功与道术,开场一幕的黑白画面很亮眼,舒淇饰演的聂隐娘以匕首秒速杀恶人(拍黑白为的是减低血腥,熟悉侯孝贤的观众自然明白),后来看到要杀的对象抱着熟睡小孩,下不了手。师父说:该先杀其所爱;更命她自绝于人,回去刺杀青梅竹马的表兄,魏博节度史田季安(张震饰)。

影片为师父、聂隐娘与田季安之间写进了隐晦的感情和亲情,原着是没有的,不过却削去原着后半聂隐娘改投节度使刘昌裔的大片情节,这样一来,正如复古的方块银幕,令全片更聚焦,令聂隐娘的考验说服力更强,更加是大家口中「一个女杀手杀不了人」一句话概括起来的简单故事。

不简单的倒是影像故事。对白交代的情节提炼得最简约也没有,譬如舒淇全片的对白只有不到十句,观众只能用影像填满留白。虽然还是一贯的侯孝贤风格,如长镜头、大远景,但这次真是他电影语言的提升:菲林的黑白与饱和色彩;随心意转换的银幕比例;人物造型结合身体语言;外景夺目的山与水,风吹树动,虫鸣鸟语;内景的一柱一梁,一烛一帘,鼓声琴音。这些,全都成了叙事元素,或曰角色,视觉语言的丰富和份量是他未曾有过的。

侯孝贤说自己的武侠片是有地心吸力的。因此,没有卖弄原着的神怪,打斗也不花巧,注重实感。这方面的写实也和唐朝背景一以贯之,由衣饰,礼乐,建筑以至生活小节,再配合简约的镜头,古时人文风貌,呼之欲出。孤独面对命运的聂隐娘给镶嵌在林间、雾中,以至最后翩然远去的大远景田野上,铺陈她一路走来的自省自决。女侠也因此是在地的,诚如侯导所言,唐风开放不囿于传统,更有现代意义。影片流露视野不凡的人文精神世界,你不难给吸引了进去,不想回来。


卫灵:自由文字人,多届香港国际电影节中文编辑。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